外賣

香港的外賣市場近年慢慢形成,呈現出Foodpanda,Deliveroo和UberEats三足鼎立的狀態。為了搵兩餐,一班騎手穿插於大街小巷送外賣,就算是紅雨等風雨交加的日子仍然會被平台要求上工。而近來反送中運動的最新情況,則是騎手要在催淚煙之中繼續工作。不少人吸入毒氣後不懂自救,但平台除了提醒「注意安全」外並無提供任何實質支援。對此,一眾外賣騎手的想法如何?對於反送中運動的來龍去脈,騎手們所知多少,又是否關注?《惟工新聞》刊出這篇講述外賣騎手在反送中運動中工作情況的投稿。標題為編輯所擬。


今個夏天,在香港送外賣

【惟工新聞】上月底,於香港上市、主要經營中國內地餐飲外賣平台的美團點評公布了次季業績,首次錄得純利,由去年勁蝕77億轉為賺8.77億人民幣,馬上受到不少財經報道吹捧。這些報道指美團的「餐飲外賣業務具有強大的規模經濟效益」,「降低每張訂單的平均配送成本,加上人工智能提高配送效率,餐飲外賣分部的毛利率按年及按季得以大幅提高」。

然而,真實的情況恐怕跟規模效益沒甚麼關係。美團這類外賣和速遞平台的盈利來自增加對運輸工人的剝削。透過降低工人的單價、壓縮配送時間等各種手段,外賣平台得以減少訂單配送成本。而平台的各種措施使工人鋌而走險,產生大量交通事故。

中國外賣行業擴張 死傷數字同步飆升

12月1日上午,飲食及酒店業職工總會與八位Honestbee車手到Honestbee上環的辦事處抗議。八名車手負責九龍西的送貨服務,今年七月入職,十一月突然被解僱,才發現公司一直以「假自傭」方式欺騙他們。
 


八名Honestbee車手與飲食及酒店業職工總會到公司位於上環的辦事處抗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