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

上周,入境處被爆出無理拘禁印尼移民工作家Yuli Riswati近一個月。Yuli在港工作十年,是一名熱衷寫作及攝影的移工。在反送中運動中,她寫文章向同鄉講解運動,對抗媒體和領事館發放的偏頗和錯誤訊息。9月底,Yuli因未續工作簽證被捕,及後雖然被撤銷控罪,卻仍被拘留,期間更被虐待。事件曝光後,入境處於本周一將她遣返回國,無視其僱主仍願意為其提供居所,以及聲援人士的要求。然而,Yuli並未因此氣餒,她希望尋回公義,與及為其他同在青山灣羈留中心受虐的朋友發聲。Yuli的支援組發表聲明,呼籲各界人士參與星期六15:00在愛丁堡廣場的集會。惟工新聞轉載該聲明。


她以血肉之軀硬撼石牆,我們如何才不辜負她?

聲援被逐印傭作家Yuli集會之聲明

編按:10月5日,華裔政治漫畫家/異見藝術家巴丟草來到倫敦,與民間團體Democracy for Hong Kong在倫敦塔橋搞了一場人鏈行動和遊行,聲援香港的抗爭者。作為一場「國際連線」的行動,示威者究竟如何看待英國與香港之間的關係呢?這篇訪問記錄了巴丟草、一名美聯社記者和三位展示港英旗的香港留學生的想法。他們都不約而同地談到各自眼中的香港地位、尋求國際支持的目的,以及這些判斷背後的歷史認識。本地媒體比較多報道香港示威者尋求國際支持的原因,但「被尋求」的那一方又是抱著怎樣的想法支持香港的行動呢?訪問也探討了這個問題。本篇訪問為〈來自遠方的聲援:倫敦反送中遊行參與者的想望(上)〉的下篇。


【惟工新聞】遊戲製作商暴雪(Blizzard)的一班員工昨天發起短暫罷工,抗議公司打壓在直播中支持香港民主抗爭者的玩家Blitzchung。人稱「聰哥」的香港選手Blitzchung在爐石戰記比賽後的訪問中高呼「光復香港、時代革命」,被暴雪取消資格,褫奪其1萬美元(約7.8萬港元)的獎金,同時需禁賽一年。

「暴雪對付選手的行為極其惡劣,但並不令我驚訝。它在中國賺了很多錢,但公司不能持守其價值,這種立場令人尷尬。」一名長期在該公司工作的員工說。中國科技巨頭騰訊擁有暴雪5%的股權,而根據收益報告,該遊戲商上季度12%的收入來自亞太地區。

剛過去的星期六,華裔政治漫畫家/異見藝術家巴丟草來到倫敦,與民間團體 Democracy for Hong Kong在倫敦塔橋搞了一場人鏈行動和遊行,聲援香港的抗爭者,參與者包括一眾駐英港人及相當數量的歐洲人。究竟這一群在遠方支持運動的人如何分析這場運動、解讀香港的政治形態、理解國際連結和構想民主?惟工新聞收到了一篇集會參與者的投稿,記錄了數位來自不同背景的人對這場運動的想望,將以上下篇分別刊出。


烽煙掩蓋了我們的天空,但掩蓋不了我們的未來。

中港政府、統治階級、官商士紳、權力日益膨脹的警隊及各方既得利益,固然對人民面對的不公和香港今天的亂局責無旁貸;但香港未來的面貌卻是取決於運動的視角、走向、價值觀、政治取態和語言等等。「生於亂世,有種責任」,指的正是介入社會,譜寫未來的責任。香港的未來,只能由我們自己譜寫。

何韻詩周日在台灣參加遊行時遭到兩名統促黨黑衣人潑紅漆,卻同時引起了媒體質疑持觀光簽證的何是否有權參與遊行。對此,台灣移民署聲稱集會遊行是人權,外國人的參與不會受限,又稱尊重人權自由的普世價值。

然而,沒有媒體關注,特別是窮苦的外國工人看來不在台灣移民署的人權之列。2015年,南韓Hydis工人來台抗議台資公司永豐餘單方面關閉工廠、解僱員工,工廠資方更威迫恐嚇使工會領袖自殺。但工人卻被台灣移民署暴力遣返。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這篇文章指出,〈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早在2009年便在台灣施行,但根本被移民署當作廢紙。不只工人被遣返,有德國人參加台灣反核運動亦被禁止入境。這次香港反送中運動力量巨大讓移民署轉彎,但移民署的說法十足虛偽。《惟工新聞》特此轉載。


文/吳嘉浤(桃園市產業總工會秘書)

昨日(9月20日),約400人於遮打花園集會,聲援因為組織工會而被匯豐銀行解僱的梁禮邦。梁受聘於金巴斯集團,於匯豐工作已一年半。自8月5日三罷起,梁便在中環呼籲組織銀行業工會,以更大的力量對抗威權統治,並因此接受了傳媒訪問。然而,此舉卻遭匯豐打壓。匯豐向外判公司施壓,禁止其再在公司上班,並迫令其放無薪假。梁形容這種限制與解僱無異,並且剝奪了員工組織工會的權利。

員工憂經濟危機造成裁員潮 梁:望工會行動能令工人感受自身力量

梁禮邦受聘的金巴斯集團主要從事飲食、員工餐飲及到會服務。梁被派往匯豐銀行工作已差不多一年半,主要從事僱客服務,包括在匯豐舉行會議時作後勤支援,例如接待、帶位、協助集與者能夠順利到達會場等。

In recent years the take-away delivery market has gradually established itself in Hong Kong, with Foodpanda, Deliveroo and UberEats emerged as the three major players. The riders’ wages are hard earned: they biked through roads and narrow lanes to deliver the meals, and they are required by their platforms to work even under Red Rainstorm Signals and other severe weather conditions. Under the months long anti-extradition bill protest, this means the riders need to continue their work in teargas-filled streets.

香港的外賣市場近年慢慢形成,呈現出Foodpanda,Deliveroo和UberEats三足鼎立的狀態。為了搵兩餐,一班騎手穿插於大街小巷送外賣,就算是紅雨等風雨交加的日子仍然會被平台要求上工。而近來反送中運動的最新情況,則是騎手要在催淚煙之中繼續工作。不少人吸入毒氣後不懂自救,但平台除了提醒「注意安全」外並無提供任何實質支援。對此,一眾外賣騎手的想法如何?對於反送中運動的來龍去脈,騎手們所知多少,又是否關注?《惟工新聞》刊出這篇講述外賣騎手在反送中運動中工作情況的投稿。標題為編輯所擬。


文:Joy Lam

今個夏天,在香港送外賣

星期一(9月2日)是各中小學及大專院校的開學日,分別有團體於中文大學及中環愛丁堡廣場舉行罷課集會。繼2014年罷課集會後,中文大學百萬大道再次擠滿大專生。據中大學生會估算,是次集會有達三萬人出席,當中有來自全港各大專院校的學生,甚至有中學生到場聲援。《惟工新聞》與中文大學基層關注組同學合作,在集會現場合共與35名大專學生訪談,了解他們在對於兩個多月來運動發展的看法,以及對於持續抗爭的展望。

焦點由修例擴展至警權
本次大專學界集會的「主場」在中文大學,《惟工新聞》本次接觸到的大專學學生當中,亦以中大學生為多數,35人當中佔12人,其餘分別來自浸會大學、香港大學、教育大學、城市大學,亦有來自香港專業教育學院(港專)及香港專業教育學院(IVE)的大專生。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