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行業

早前,Google多份洩漏的內部文件指出,該公司聘用的臨時工人數已超過全職員工。在2019年3月,該公司的巿值為7,980億美元(約6萬2千億港元),僱用了12萬1000名臨時工和10萬2000名全職工。

不少Google的現職和前臨時工均表示,雖然他們不時與全職員工一同工作,但大多由中介公司聘請。他們的薪金較低,福利有別於全職工,也沒有有薪假期。

分析師指,Google透過非正式僱用員工,可在每個職位上節省多達10萬美元(約78萬港元)。但這種依賴臨時工(通常被稱為「臨時服務承辦商」)的政策,已在全職員工之間產生爭議。全職員工開始為臨時工同事的工資差距、缺乏有薪假期和工作保障發起抗議。

博士生做臨時工 加班只望轉全職

編按:近日,中國的程序員發起一場名為「996.ICU」的線上抗議,反對每天由早上9時工作至晚上9點,每周工作6天,捱不住直接送ICU(深切治療部)的工作條件。中國的科技公司長期以來都有嚴重的超時工作問題,行內更有員工猝死、有孕在身員工加班時子宮大量出血身亡的例子。

科技公司經常標榜創意、靈活,企業下的員工可以擁有更多彈性自由工作。但事實證明,程序員、軟件工程師只是另一種在新興行業被剝削的工人。惟工新聞轉載土逗公社的文章,講述美國的程序員在意覺到自己的社會身份後,如何組織工會抗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