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

編按:隨著意大利簽署一帶一路備忘錄,成為首個加入一帶一路倡議的G7國家,中國經濟向外擴張的勢頭更是一往無前。時事評論者對一帶一路計劃的看法向來頗為兩極,受固有政治觀點分歧影響,在香港亦鮮見各方就此深入爭辯。 到底一帶一路是對經濟困難國家伸出的橄欖枝,抑或只是攫取天然資源、同時輸出過剩產能的謀略?計劃使哪些人獲利、又使哪些人付出了代價?透過採訪遠赴柬埔寨工作的中國工人,以及柬埔寨本地的勞動階層,內地網媒《土逗公社》嘗試從一般民眾的所見所感尋找上述問題的答案。


中國農曆正月的柬埔寨,恰逢旱季,溫暖乾旱,即便在熱帶雨林中,亦無雨水侵擾。這樣的氣候,正好給那些到訪的中國來客化去身上的寒氣。只不過,那些或許期待擺脫繁複的年事,到一個陌生的、非現代化的文化環境中釋放一番的中國旅客,恐怕卻要被一種熟悉的熱鬧打破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