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審記事

【勞審記事】假期任由僱主發落?

【惟工新聞】打工仔女們可能都會有一個疑惑,到底年假的分配是否由僱主自行發落?或者大定都知道僱傭條例有規定有薪年假,但是,總有無良僱主用盡一切手段,嘗試避開法例安排,令到打工仔女損失僅有的法律保障。然而,這些手段都只是僱主「自以為」合法的手段。最近惟工新聞旁聽了有關被炒工人追討假期錢的荒謬案例,本文想透過此案例作引子,希望大家可以更認清自己的假期權益。

有兩名建築工友入稟勞審處,指他們遭到僱主解僱,向僱主追討有關解僱的代通知金及年假薪金。根據僱傭條例,如僱員受僱滿整個假期年而仍未放取有薪年假,則不論以任何理由終止僱傭合約,僱主須支付工資給僱員以代替未曾放取的年假。兩位建築工友可謂「出師有名」。然而,僱主一開始向審裁官辯稱,在僱傭合約中訂明每週工作五日半,然而,兩位工友每週實質只工作五日,那麼「半天」的累積就與年假相抵,然而,當審裁官查閱工人所呈的合約時,則發現並沒有有關條款。而僱主隨後改稱,這一點在口頭協議中得到雙方確認,工友對此連忙否認。

各位打工仔事否會有疑惑,為什麼老世會以「方便出糧」、調職之類的原因,要求自己與另一間公司簽訂合約?而用另一間公司與自己簽訂僱傭合約,會否令自己離職時應有的保障,例如長期服務金等,消失得無影無踪?惟工新聞最近旁聽了一則勞資審裁署的案件,正正就是有僱主嘗試以用另一間公司的名義去避開員工應有的保障。

事主陳小姐,在被解僱時為百本專業護理服務有限公司的市場銷售部經理(Marketing Manager),指百本拖欠其長期服務金約八萬元。陳小姐指,她於2013 年12 月在百本工作,直到2018 年 12月被百本解僱,符合長期服務金的申索要求。而百本一方辯稱,百本與事主並非僱傭關係。百本一方指,百本的確與事主於2013至2014是僱傭關係,但後來則是「香港醫護學會」與事主建立僱傭關係,與百本無關,所以事主沒有追討長期服務金的法律基礎。

【惟工新聞】當追討欠薪時,老闆全程潛水,告上法庭老闆還是不出現,打工仔有什麼辦法追回應得報酬?日前,惟工新聞記者到勞資審裁處旁聽了一單追討欠薪案件,申訴人在一間貿易公司工作多年,在2018年年末被解僱,但僱主一直拖延不支付最後一期薪金,代通知金、長期服務金/遣散費及年終雙糧亦沒支付,金額合計逾十萬元,申訴人遂入稟勞資審裁處追討。

開庭當日,僱主方沒有出庭,亦沒交任何抗辯書,審裁官等了半小時後,決定判申訴人得直,判其可追回所有申訴項目。審裁官指,僱主方會收到法庭通知書,但根據其一直缺席的表現,憂慮僱主未必會依照法庭命令付錢。如果僱主方不執行法庭命令,申訴人可自行執行命令,方法有三個。

方法一:舉報僱主欠薪之刑事罪行

審裁官建議,申訴人可到勞工處舉報僱主欠薪。欠薪屬刑事罪行,最高可被罰款35萬、判入獄3年。審裁官指,這或可迫令僱主現身還錢。由於案件屬於刑事,如果僱主仍然潛水不出庭應訊,將會被法庭通緝。

【惟工新聞】租約有生死約,僱傭合約都有死約要綁死僱員?惟工新聞昨日(10月25日)到勞資審裁處旁聽一宗勞資糾紛案件,補習社「數博研習中心」的導師鄧先生去年遭停職後,沒再回去上班,期後被補習社追討18萬元的代通知金,金額以合約期餘下14個月的月薪計算。而鄧先生則向補習社追回離職前1個月的獎金。

事主鄧先生和數博研習中心簽訂的合約本為期兩年,2017年8月,有家長報警,指控另一位導師林先生疑犯下刑事罪行,而鄧先生獲警方邀請作目擊證人。後來,數博研習中心以「不服從命令和行為不當」勒令鄧先生停職。昨日,林先生代表數博研習中心僱主方上庭,他指出,在去年9月將鄧先生停職,其後多次要求他復職遭拒。直至同年12月21日,鄧先生仍未出現,補習社決定在12月22日與他解除僱傭關係。據悉,僱主及後透過收數公司向鄧先生發出警告信,向他追討代通知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