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導師工會

乐评:重D音,与机器跳舞的工人

作者:Martin (香港音乐导师工会总织干事)

重D音,一个奇怪的名字,重是解重,重要,有力量的;D取自普通话「底」的音节,意思为底层,拼在一起,背后的意思是来自底层,重要,有力量的声音。

重D音是一队来自深圳的工人乐队,成员都是来自不同地方到深圳打工的民工,他们过去都在深圳不同地方工作,闲时学习音乐并组成乐队,在北京工友之家协助下组成乐队,利用音乐讲述中国大陆工人面对的不同议题。歌词内容直接了当,不拖泥带水,第一次听到《与机器跳舞的人》这首歌就是他们来西湾河蒲吧的职工盟《野火》音乐会,当时还以为「意义大于质素」 ,没有太大期待,怎料现场看起来质素可说是「有返咁上下」 ,不比其他乐队差。

用音乐唱出工人的声音?

樂評:重D音,與機器跳舞的工人

作者:Martin (香港音樂導師工會總幹事)

重D音,一個奇怪的名字,重是解重,重要,有力量的;D取自普通話「底」的音節,意思為底層,拼在一起,背後的意思是來自底層,重要,有力量的聲音。

重D音是一隊來自深圳的工人樂隊,成員都是來自不同地方到深圳打工的民工,他們過去都在深圳不同地方工作,閒時學習音樂並組成樂隊,在北京工友之家協助下組成樂隊,利用音樂講述中國大陸工人面對的不同議題。歌詞內容直接了當,不拖泥帶水,第一次聽到《與機器跳舞的人》這首歌就是他們來西灣河蒲吧的職工盟《野火》音樂會,當時還以為「意義大於質素」 ,沒有太大期待,怎料現場看起來質素可說是「有返咁上下」 ,不比其他樂隊差。

用音樂唱出工人的聲音?

如果以香港人熟識講述打工仔女心聲的歌曲,應該大多會想起許冠的《半斤八兩》,因為在其發行年份1976年,正正是香港勞動密集工業發達時期,勞工面對的剝削十分嚴重,因此許冠傑這首作品推出後,成為當年一首唱出當時打工仔心聲的名曲。時至今日,歌詞內容儘管未算完全過時,但我們大多也想起現在基層勞工遇到的不只是1976年工作沒有「半斤八兩」的問題,還有長工時、工作環境惡劣、精神健康差劣、職場欺淩等問題。

【惟工新聞】今日(5月22日)下午,社會民主連線、香港音樂導師工會、法政匯思等多個民間團體成員於立法會示威區舉辦記者招待會,抗議政府在未有諮詢下就國歌法立法。立法會將於七月首讀國歌法,其中最受爭議之處為,篡改國歌歌詞、曲譜,以歪曲、貶損方式奏唱國歌,或以其他方式侮辱國歌,即屬犯罪,最高刑罰為監禁三年。政府雖舉辦兩次立法會公聽會,但大部分市民的意見仍未得到回應,引起法律、教育、創作自由等多方面質疑。

法侓條文含混空泛 市民容易誤墮法網

多個抗議團體指,目前公眾諮詢並不充份,法律條文空泛,不應急於將國歌法立法。法政匯思代表蔡騏則指出現時政府意見書裏並沒有參考任何國際人權公約條例,也沒有充份考慮市民應有權利,而且現時草擬的法律條文並不清晰。特別第15條中有關刑事責任的條文,列明「其他行為」都屬違法,其指涉範圍極廣而空泛,含糊不清。一般而言,刑事法條文列明有哪些事市民不該做的,但國歌法一反常態,要求市民必需做某些事才不算犯法,就學術或法律角度上都並不常見,因此更需要諮詢公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