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保

【惟工新聞】終於到了年三十!近年,新年期間港九各處的小販檔大受歡迎,既增添節日氣氛,亦令不少人有額外收入的機會。

可是過去幾年的情況可見,新年墟市過後,現場留下大量垃圾,尤其是即棄餐具。大量垃圾是很大的浪費,令清潔工的工作量大增。一片狼藉的街道亦令人對墟市反感。

對於這種情況,作為享受墟市飲食和氣氛的路人,可以做的很簡單——自己帶一套餐具去趁墟就好了,即棄的可免則免。即使有,也不要隨處亂掉。

另一方面,小販並非只有新年才有。一年內大部份時間,政府都視小販為眼中釘。因此希望喜愛新年小販檔的讀者,在其餘的時間也能關注自己居住地區的小販情況。文末的相關報導可作為一些參考。

新年相關的勞法問題

編按:隨著Bitcoin價格創歷史新高,「加密貨幣」、「挖礦」、「區塊鏈」等名詞開始為公眾熟知。雖然很多人都知道,「挖礦」並不是無本生利,電腦運算也是要電的。有研究指,這個Bitcoin狂潮用電量竟相當於丹麥一國,亦即約為香港用電量的7成(註)!Bitcoin產業的用電量會否持續上升,對環境構成什麼潛在影響?惟工新聞翻譯這篇來自科技網站Ars Technica的文章,分析Bitcoin價格與用電量的關係。


Bitcoin價格節節上升,同時耗用越來越多的能量。根據一個跟進這個議題的網站,Bitcoin網絡每年耗用32億千瓦小時的能量,約相等於丹麥全國。以這個網站的計算,每次Bitcoin交易耗能250千瓦小時,電量足夠一個家庭使用9日。

編按:印尼不僅為香港提供大量家務勞工,原來,現時香港發電所用的煤接近9成都是來自印尼,更準確的是在婆羅洲,全世界第三大的島嶼。中電經常標榜其發電廠使用的超低硫煤是「潔淨燃料」,一方面與事實不乎,另一方面,這些「潔淨」的煤的開採過程,實際上將婆羅洲的熱帶雨林和農地破壞殆盡,令當地人民生活更為困苦。僅得注意的是,生活困難、缺乏就業機會正是印尼人外出當奴工的重要推因。獨立記者Andre Vltchek走訪這個島嶼的東部,在美國媒體CounterPunch上撰文報導這個島上正在發生的毀滅。惟工新聞特此翻譯。 
 

 

為了獲取最大利潤,人類可以對地球造成多大破壞,以至危及我們的存活?

編按:對香港人來說,按三色桶進行分類回收,好像已為地球出了一分力。可是,這篇翻譯自《衛報》的文章指出,回收再造本身限制多多,真正的出路在減少消費,減少消耗地球資源,也減少製造廢物。


我經常強調節用(reduction):減少購買玩具和清潔用品,甚至減少吃肉。一直以來,我對節用的關注遠遠比回收再造、升級回收(upcycling)或有責任地棄置廢物為多。這是因為,光是回收,是無法解決環境問題的。

回收再造是一件好事,我完全無意反對。當你可以選擇將膠樽棄置在回收桶或垃圾桶時,棄置在回收桶是理所當然的。但我們的討論不能就此完結,因為回收再造是一門很複雜的學問,而且不是常常都令人愉快。

回收再造問題多:多耗損、不可持續

首先,回收再造無法令殘渣變得潔淨。回收再造的過程,從物料收集站的營運、物料的運送到回收再造的工序本身,均需耗費大量能量和資源。

編按:提起難民只想起「伊斯蘭國」?問題遠不止此,隨著全球暖化,氣候難民將成為世界日益嚴峻的課題。美國國家海洋及大氣署11月21日錄得二氧化碳濃度一星期平均讀數達400.35 ppm,突破地球近2,000萬年以來的歷史新高,因此加速的溫室效應將導致冰層擴大溶解,若不減緩氣候暖化,未來海面水位勢必淹沒眾多沿海發達城市,其中當然包括香港——事實上南太平洋多個低窪島國已瀕臨沉沒,風災、旱災等異常氣候更導致大量其他地區民不聊生,只是全球列強依然愛理不理。第二十一屆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將於明日(11月30日)在巴黎開幕,到底氣候難民問題將有突破性進展抑或依舊拖延?惟工新聞特此翻譯相關報導,揭開氣候災難的冰山一角。
 


「我們長期為氣候變化帶來壞影響而擔驚受怕。身為一個珊瑚島國,慢慢迫近的海水上升和更加惡劣的天氣對我們全民都是一個不斷擴大的威脅。這威脅切實而嚴重,好比一個緩慢而陰險的恐怖分子潛伏在身邊。」

——圖瓦盧總理在聯合國的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