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工

工傷女工:手沒了,日子還要過

編按:說起工傷者,似乎都是千人一面,只有一個字可以形容:慘。可是,即便受傷的過程類近,傷後人生卻都是複雜的經歷。在性別不平等的社會裡,女性透過出外工作賺錢,獲得經濟甚至生活上的獨立自主,一旦受了工傷,他們又要面對的將是怎樣的人生呢?尖椒部落的這篇文章訪問了幾位工傷女工,惟工新聞特此轉載。


文:大兔

一秒之內,阿福右手的三個手指就被刨木機齊刷刷地吸了進去了。

當時不是很痛,但很麻。阿福感覺一下子天就塌了,見到人就大叫:“我的手怎麼這樣子了,快點幫我搞好它!”

海麗罷工一周年回顧

今天是海麗罷工一周年,那場由工友先發、充滿力量的罷工雖然已經過去一年,但是,當中對社會的影響力卻仍未消失。在這一年裡,有不少清潔工受到海麗工友鼓舞,以行動爭取被剝削掉的權益,而老闆也對清潔工行動聞風喪膽,甚至有的在行動前一晚已跪低,答應支付清潔工爭取的合理賠償。
海麗罷工發生過什麼事、為什麼會如此成功、對社會又具體造成什麼影響?現在,讓我們來回顧海麗罷工的一系列報導,與及這一年裡發生過的清潔工工潮。這些事件,不論成功或失敗,都為社會貢獻了寶貴的養份,讓不甘被壓迫的人們有經驗可循,最後一篇《聯同工友爭取權益 你也做得到》雖是歸納2016年浸大工潮經驗,但仍然值得一讀。

1.【海麗清潔工爭遣散費、加人工】

1.1海麗邨清潔工損失百萬遣散費 追討不果或會發起罷工
https://wknews.org/node/1598

編按:早前,記者卡舒吉在沙特領事館被特工團隊虐殺的新聞震驚全球,讓沙特阿拉伯這個垃圾級別的國家再次被受大眾關注。沙特先是堅稱卡舒吉離開了領事館,之後又改口風說他已死亡,現在則嘗試撇清謀殺案跟王儲的關係,不禁使人懷疑當中還有多少陰謀和謊言。不過,在一幕幕懸疑戲碼之外,本地媒體卻從來不向讀者介紹沙特阿拉拍的背景。究竟沙特是一個怎樣的國家?這個國家憑乜咁變態?惟工新聞轉載土逗公社近日的文章。


2010年12月17日,「阿拉伯之春」反抗暴政之火從突尼斯燃起,很快波及到大半個中東地區:埃及、利比亞、也門、敘利亞、阿爾及利亞、約旦、伊拉克、毛里塔尼亞、阿曼、摩洛哥、科威特、黎巴嫩、蘇丹……而巴林在2011年2月14日也爆發了要求釋放政治犯、降低國內失業率和實現什葉派與遜尼派平等地位的大規模群眾示威行動。正當社會衝突大有不可收拾之勢時,沙特阿拉伯在海灣阿拉伯國家合作委員會的支持下,火速派出1000多人的干涉軍進駐巴林,協助王室血腥鎮壓群眾運動。

編按:如果說,工人不只是一顆螺絲釘,他們種種的需要與困難也應被看見,那麼,女工們的性與愛呢?自由撰稿人金其琪訪問了多位在深圳工作的女工,她們性與愛的經歷充滿傷痕,由農村到城市,遭遇不同的困難,卻仍有人希望為自己及他人摸索一條出路。惟工新聞特此轉載尖椒部落文章。


文:金其琪(香港中文大學新聞學碩士,來自中國南方小城)

這天晚上,25歲的冬冬躺在床上,腦子裡一下閃過多年前在老家見到的一幕駭人景象。

這種聯想本是不合時宜的,因為她正要經歷人生的第一次性關係,害羞又緊張,她決心託付真心的男友正在浴室。可是她總忍不住想,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是什麼樣的呢?是不是和多年前見到的一樣?

Kartini Day:紀念解放印尼女性先鋒

【惟工新聞】今日對印尼女性來說是特別的日子-Kartini Day,紀念女性主義先鋒Kartini解放印尼女性和提倡女性接受教育的日子。每年這個日子前後的星期日,在香港的印尼家務工都會舉辦慶祝活動。
 
1879年4月21日,Raden Adjeng Kartini在印尼中爪哇傑巴拉(Jepara)出生,當時印尼屬荷蘭殖民時代。Kartini父親是一名為荷蘭殖民政府工作的爪哇貴族,所以她有機會上學校接受教育,亦學習了荷蘭語,得以接觸到女性主義思潮。
 
礙於爪哇貴族中社會隔離(pingit)規定,Kartini在12歲時要留在家中隔離直至結婚,但這樣並無影響她的學習,當時她與荷蘭的朋友寫信交流,她在信中特別提到強烈反對性別歧視,又對生活在殖民統治下的印尼婦女表示擔憂,此外,她亦曾為國家的教育、公共衛生、經濟福利等方面提出建議。與荷蘭的社會主義者和女性主義者通信令她感到鼓舞,因對方不僅爭取女性選舉權,更爭取經濟平等和性自主,但同時,生活在殖民地的Kartini意識到殖民主義帶來的影響,所以她認為僅僅複製「歐洲世界」並不是出路。
 

反職場性騷擾 富士康女工發出公開信

轉載自中國女工權益與生活資訊平臺——尖椒部落

還記得由幾位富士康女工友發起的反性騷擾行動嗎?(詳情請點擊→我是富士康女工,我要求建立反性騷擾制度)繼網路呼籲之後,她們又有新動作啦! 昨日,深圳龍華富士康的幾位工友將裝有建議信的信封投入廠區內的企業信箱和工會信箱。

建議信全文

富士康女工要求建立職場性騷擾防治機制的公開信

尊敬的富士康領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