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麗邨

編按:海麗罷工最後以成功爭取賠償作結,然而有所收獲的並不止是工友。罷工整整一年後,支援者在工潮中獲得的的經驗、感受、回憶,仍歷久常新。在《海麗罷工紀念冊》,八名聲援者書寫了他們日常未有與工友訴說的心聲。


飛/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自治八樓)成員/

當工友對我們說謝謝,我總是想原句反彈給他們,兼夾一句「對不起」。

對不起的地方,有很多。在大半年前我就應該做起這本紀念冊、在罷工裡我應該更冷靜理性地處理種種事情、罷工結束後我應該與工友們繼續一起改變工作上遇到的不公平......也不只是我要說對不起,是我們這座城市裡的所有人,都虧欠了勞動者太多太多。

【 惟工新聞】海麗邨清潔工罷工十天後爭取到部份訴求,迫使舊公司民順願意賠償遣散費每人每年1,200元,相當接近工人的訴求。令人鼓舞的罷工成果,容易令人忘記前九天工友面對壓力,例如公司態度強硬傲慢,政府部門逃避責任。因此支援工友的人同樣重要,除了工會和媒體,還有海麗邨居民。罷工期間我們曾短訪了幾位海麗邨住客,大多支持工友罷工。

郭生2005年入住海晴樓,為互助委員會主席,現時工作主要交由秘書處理,但之前處理屋苑清潔事務而發現民順和工商兩間公司關係奇怪,「開會個陣見過兩間公司的負責人,基本同一個人嚟,其實擺到明係圍標。其實我本來都唔想出名,但今次佢地對清潔工真係太過份,連遣散費都冇,今次都係為公義行出來。」

編按:海麗邨外判清潔工罷工進入第十日。在二十多名罷工工友、清潔服務業職工會及當區區議員楊彧之外,還有來自社會各處的朋友支持。惟工新聞收到一位支援者的來稿,講述十日以來的體會,以及透過支援罷工來實踐出來的社運理念。


這兩星期以來腎上腺素好像源源不絕地釋出。一方面是骨子裡的好戰基因作怪,相信直接行動的我與政治運動無緣,而勞工的範疇,已經好久沒有一次可以這樣發力的機會了。另一方面,亦是更重要的一點,工友們成長的驚人速度,實在令人目不暇給,如果我不寫出來,恐怕會被奮進的腎上腺素淹死,今晚不得安眠。

今天勇敢站出來的工友,他們不簡單,但也是有諸多束縛的平常人。 

十一月中,杜邀請我訪問海麗工友,那時杜說工友已有意向,如果房署、外判商在限期內不給滿意答覆,便很可能罷工。如此有鬥志的工人實屬難得,動力到底從何而來?心裡暫且保留這個問號。

編按:海麗邨清潔工罷工,至今持續第六日,再次引起社會對外判制的關注,然而最大老闆房屋署始終拒絕面對工人,協助其爭取應有權益。參與組織工人的職工盟物業管理及保安職工總會總幹事黃傑業撰文,細數政府如何靠外判制度剝削工人來省錢,指出政府對剝削之事不可能不知情。


政府哪會不知情,年慳1億全靠外判商

文:黃傑業(物業管理及保安職工總會總幹事)

兩三年一度的遣散費,對工人而言,是殘缺勞工法例底下的僅有保障之一,問題是,連僅有的保障,也設立了重重關卡讓僱主走法律漏洞。例如:做滿2年才有遣散費、做滿3個月才有勞工假、轉新公司就重計年假7日、病假清零。

【惟工新聞】海麗邨清潔外判公司拖欠遣散費事件仍未解決。今天(12月28日),清潔工罷工進入第二日。舊公司民順仍未接觸工友,房屋署及勞工處亦沒有採取行動。

早上,二十多名清潔工聯同清潔服務業職工會及民協區議員來到政府總部抗議,向三個涉事政府部門遞交請願信,包括勞工及福利局、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同運輸及房屋局。雖然政府今日重開公民廣場,但團體被拒絕進入廣場,清潔工只能隔著圍欄抗議。下午,清潔工回到海麗邨向居民派發傳單,講解罷工緣由。

激發工人罷工的,除了舊公司誘騙簽下自願離職書、導致損失過百萬遣散費,還有工人因轉合約失去年資,以及微乎其微,與工作量不相稱的加薪。昨日,有居民得知罷工一事後擔憂影響邨內清潔,從另一個角度看,這些影響正正說明了清潔工勞動的重要性。惟工記者訪問了不同崗位的工人,看看整潔的背後由怎樣的勞動支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