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工

【惟工新聞】宏光護老院﹙下稱宏光﹚拖欠外勞薪金事件持續,10名受影響的照顧員繼續在政府總部露宿抗議。昨日(6月16日),宏光向6月14日離職的9名照顧員發出律師信,聲稱9人離開工作崗位違反合約,要求9人返回工作崗位。傍晚多個團體到場聲援。

職工盟總幹事蒙兆達向聲援團體展示宏光發出的律師信。信中聲稱宏光一直遵守法律及尊重合約,「重視每一位員工」,「不存在剋扣工資及無償加班」,更指有人發佈針對該公司的失實言論。


蒙兆達展示宏光發出的律師信

工時遠超合約所定 整月沒休息日

【惟工新聞】今屆世界杯即將開波!今晚11時,2018世界盃決賽週的賽事將會正式開始,相信各位球迷未來一個月將會相當繁忙。然而,在投入這場耗資百億的感官饗宴之前,你又是否知道,這場盛會的舞台--各個新建成的球場,背後是由無數人的苦難堆積而成呢?

每逢奧運、世界盃等體育盛事,當地政府定必大肆興建球場及體育館,務求在世人面前展而其「繁盛」一面,然而代價卻是由工人及居民去承受。這次我們簡單整理了對上兩屆、今屆以及下屆世界盃建築球場的情況,希望讓大家明白到:足球一日還是財團牟取暴利的工具,世界盃便必定會成為苦難的源頭。

2010年南非:保安員及巴士司機罷工

【惟工新聞】今天(6月14日)早上,位於牛頭角道33號的宏光護老院,有9名外勞照顧員集體離職,在職工盟社區及院舍照顧員總工會陪同下,抗議老闆欠薪及無日無之的恐嚇滋擾。稍後他們將到勞工處追討欠薪,並於政府總部外露宿抗議。

剋扣工資、超時工作沒補水 被逼簽假聲明

據社署網頁顯示,宏光護老院有158個宿位,聘用19位護理員。工會幹事曾紀南指,院舍有14位護理員為透過補充勞工計劃輸入。

這些外來勞工均受《僱佣條例》及合約保障。合約訂明,工人每天工作9小時,超時工作會獲額外薪金。而事實上,工人每天工作至少12小時卻沒有收到超時補水,亦未有放取法定假期及年假。更甚者,他們來港前先要支付一筆2萬多元人民幣的「勞務費」,來港後,工人又須再付2萬多元給老闆,部份工人多年來被老闆扣取每月至少3千元的工資。

編按:「看護工」這稱呼在香港並不普遍,看過草花里樹的漫畫《看護工向前衝》可能會聽過。他們的職責為照顧身體或心智不便的人﹙主要為老人﹚,包括上廁所和洗澡等起居飲食,因此很大機會需要長期與被照顧對象長期相處。

台灣人口老化問題嚴重,65 歲以上人口逐年上昇,看護工的需求不斷增加。近二十年來外藉看護工減緩了其需求過大的問題,直至2016年,2月底,台灣國內外籍看護工逾 22.5 萬人。然而,當看護工無法得到足夠的休息,又如何能夠照顧對像呢?桃園市家庭看護工職業工會發現近六成外藉看護工法每週休息一天,逐向勞動部陳情,希望當局關注看護工待遇。你和我勞動半生後,終有一天會老,如何讓老人活得有尊嚴,老有所依既是我們需要思考的問題,亦是政府無法迴避的責任。


文:洪與成(公庫記者)

【惟工新聞】都說移民工很難建立強大的組織。飄零的移民工,不會長久定居於工作地點,又缺乏資訊及人脈資源,即使飽受剝削,亦多選擇一時啞忍。可是,香港的外籍家務勞工,卻組織起非比尋常的基進政治力量。她們的工人運動,比起香港很多工人運動都走得更前。這一股力量如何形成,而本地工人又可以從中學習到甚麼?筆者沒能力提出整全的解答,但可以肯定的是,這故事中,白恩逢之家(Bethune House)肯定佔有一席之地。

編按:2015年3月11日,印尼家務工Elis在北角陽光女傭中心「宿舍」遭逾二百磅重的石屎擊中死亡。2016年6月21日,牛頭角發生大火,兩名消防員死亡,十二人受傷。2017年9月22日,一輛城巴在深水埗剷上行人路,三人死亡。2018年2月10日,一輛九巴在大埔公路翻車,十九人死亡。接二連三的死亡事件,令公眾意識到這都不是單純的「意外」,而是與涉事工人身處的中介制度、高層決策和工作安排有關。

同樣惡劣的狀況在台灣亦有發生。今年4月28日,台灣桃園一間工廠的火災奪去6名消防員和2名泰籍移工的生命。惟工新聞轉載這篇來自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題為「殺人經濟」的文章,為制度如何逼死工人提供一種分析的角度。

文/公庫記者楊鵑如

【惟工新聞】新民黨議員容海恩日前在立法會,指外傭假日在公眾地方席地而坐、進餐及睡覺,影響市民日常生活及公眾地方環境衛生。昨日(5月27日),亞洲移民人士聯盟(Asian Migrants Coordinating Body, AMCB)發起遊行,約二百名移工由中環遮打花園遊行至新民黨灣仔總部,要求容海恩就言論道歉,容海恩親自接收信件。遊行隊伍沿途高呼「我們是工人,不是奴隸」(We are worker. We are not slaves)、「終結現代奴隸制,終結排斥」(End modern slavery. End exclusion)。
 


約二百名移工由中環遮打花園遊行至新民黨灣仔總部

【惟工新聞】昨日(5月17日),香港多個社運團體、移工組織及政黨到以色列及美國駐港領事館抗議,譴責以色列在加沙進行屠殺。

自3月30日起,巴勒斯坦人在加沙走廊進行為期6周的「返鄉大遊行」(March of Return),每周都有大批居民到以色列邊境示威。在5月14日(星期一),美國正式將駐以色列領事館遷到耶路撒冷,變相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前夕,以色列軍隊向加沙數千名巴勒斯坦示威者開槍,造成近60人死亡,過千人受傷,其中約30人危殆,超過70人重傷,當中包括新聞記者。

為此,世界各地均有抗議以色列和美國的行動。在香港,五十多名移工及社運團體成員在昨日中午發起抗議,當中不少亦曾參與2014年抗議以軍空襲加沙的大型遊行。

警察及保安庇護 以領事館拒見示威者

English version translated by Norma Wong 王凱琳
Chinese version / 中文版本: https://wknews.org/node/1688

After you have been laid off or you have resigned from your job, what would you do? You may immediately start looking for a new one, or perhaps you would want to take a short break before that – however, this is not an option for foreign domestic workers (FDWs).


示威團體的橫額、展示品。左方的人象為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右方的英文寫著「Stop Duter Tyranny」(停止杜特爾特的暴政)。

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Rodrigo "Rody" Roa Duterte)於12/4訪港,媒體多著眼於他就2010年馬尼拉人質事件致歉。然而同日在尖沙咀有另一場抗議菲律賓總統訪港的示威,指總統許下的承諾都是空頭支票,公然發表「向女生陰部開槍」等侮蔑及威脅女性的言論,還在菲律賓拘捕甚至殺害異見份子。本來示威在香港並不罕見,但這次有點特別,因為在菲律賓示威可要冒上被通緝和殺害的風險,而我們也多了一個關心的理由,它反過來照見我們身處的位置。當我們尚有自由抗議,最低限度也應知道香港說歡迎菲律賓總統時,實際上歡迎的是甚麼。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