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工

【惟工新聞】家務移工姊妹、爭取居港權的家長子女、港人內地父母,一群流離於邊界的群體。正在油街實現展出的「數日子」,正正連結這些群體,讓藝術家與不同團體集體創作,連結彼此。

策展團隊唔同鄉會中的Yentl指,和移工姊妹的合作不止單單是展覽,更加是與不同的移工和團體更緊密,彼此同行。而和爭取居港權家長的合作,早於2016年時紀念1.29居港權判決,自治八樓朋友籌備真人圖書館時開始參與,那時候正正就是因為認為運動形式可以從過往的操作中作出改變。

<印尼移工回國之路>專題

移工文學獎得獎作品回顧——〈農田彼端〉﹙ Sa Dulo ng Bukid﹚
 
自2014年至今,台灣的移民工文學獎已舉辦到第五屆,開宗明義旨在鼓勵、並留下移民的文化與生命經驗。藉由以新移民、移工為主體所生產的文字創作,呈現異地漂流(移工)、兩個故鄉(新移民)、雙重血緣(移民子女)的文學風貌。評審之一駱以軍曾說:「如果『文學奬』有其社會功能,這次的『移民工文學奬』對我們(就在「她們身邊經過、觀看而幾乎無聆聽的「我們」)這個社會的衝擊,極繁複而多層次。」我們相信社會現時需要這些層次的理解,於是向讀者轉載第二屆的優選及青少年評審獎——Carla F. Padilla的〈農田彼端〉﹙Sa Dulo ng Bukid﹚。讀者先看到的是菲律賓原文,捲下去可看中文譯文。
 
引介
 
眾多移工文學獎得奬作品中,〈農田彼端〉屬於讓人感到有希望的一類。大多為工作而遠赴異地工作的過程都會令人認識到現實殘酷的一面,要捱過這段時間並不容易,到異地創造出一個令人覺得有希望的未來就更難得了。
 
〈農田彼端〉以第一身記述由菲律賓農村到台灣工作的經歷,開首兩段寫兒時對台灣的印象:

編按:台灣一間承包政府工程的承辦商涉僱用黑工,一名尼日利亞(台灣稱「奈及利亞」)工人上月底因工死亡,惟事後該承包商企導毀絲滅跡,誤導調查,更撤走其他外勞,勞團抗議事件並要求台北市政府調查。惟工新聞轉載苦勞網的報導


文、攝:張智琦(苦勞網記者)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近日接獲一名知情勞工檢舉,指台北市政府環南市場新建工程非法雇用外籍工人,該名奈及利亞籍工人七月底在工地職災死亡,承包商皇昌營造事後竟疑似湮滅監視紀錄,企圖掩蓋工地使用黑工的事實,今日(8/15)勞團來到北市府前陳情,要求北市府查明真相。

編按:去年,惟工新聞翻譯了美國NBC新聞的一篇文章,講述1867年在美國興建太平洋鐵路的華籍工人的罷工。陸續出版的研究報告,讓我們得以重構當時華工的情況,以及到處發生的抗爭。梁寶龍在這篇文章整合了已有的中文資料當中提到的華工抗爭與成果,是了解中國最早的工人運動的重要材料。

前言

2012年美國史丹福大學發起北美鐵路華工研究工程(Chinese Railroad Workers in North America Project),對鐵路華工進行了大規模深入的調查研究。中台學者據此資料發表了不少文章和書籍,龍少閱讀了不少該批中文資料,發現其中不少資料推翻了以往對華工的論述觀點和結論,及將某些模糊的歷史重現了出來。

單從結果來看,這已經是一個令人抓狂的故事。

歷經18年的打工之旅,Eaga最終的積蓄——不足一萬港紙。她是不是獨特的一個?是,也不是。每個移工的打工軌跡都會有相同又相異之處,移民家務工的共同身份——生理女性——是影響她們人生的重要元素。由既有框架出發為他人的生命定性,很可能將複雜的事情簡單化,錯過重要的環節,引致片面的理解。而Eaga其人也不是輕易受人擺佈。可是,縱觀她三十多年的經歷,她作為女兒、母親、家務工、妻子的身份的性別身份,與及隨之而來的社會規範和資源分配,著實影響著她人生的路向。

雅加達的外來工村 回了印尼卻沒回到家鄉

探訪Eaga的時候,她住在遠離家鄉的雅加達東部。為了照顧在這邊工作的丈夫,她較長時間在雅加達居住,隔一兩個月才回中爪哇的家鄉一次。從雅加達到中爪哇,最快也要八九小時的車程,現在她懷孕八個月了,大腹便便,已經好幾個月沒有回去。可是,最初她計劃回印尼,心裡記掛著的就是家鄉的女兒。

簡介

自2014年至今,台灣的移民工文學獎已舉辦到第五屆,開宗明義旨在鼓勵、並留下移民的文化與生命經驗。藉由以新移民、移工為主體所生產的文字創作,呈現異地漂流(移工)、兩個故鄉(新移民)、雙重血緣(移民子女)的文學風貌。惟工新聞徵得文學獎同意,轉載第一屆的首奬——芒草香的〈他鄉之夢〉(Giấc mơ nơi xứ người)。

〈他鄉之夢〉不長,主題關於「我」因貧窮而要從越南到台灣找工作,和她這生命中的兩段愛情。愛情故事這回事,一般總是帶點波折才好看,像多年前《秒速五厘米》裏的假若貴樹和明里不必面對分離,順利相戀,白頭到老——雖然有點壞心腸,但那有甚麼好看呢?於是愛情故事裏需要一些波折,分隔兩人,或使戀人必需放棄戀情。大部份時候,這些波折都因為一些不由主角控利的因素決定的,例如地理、政治。日本小學生畢業後搬到很遠的地區讀中學是常有的事,因些《秒速五厘米》對分離的感愛還是有基礎的。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