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工

上個月印尼發生海嘯,衝擊西爪哇島的萬丹省(Banten)與蘇門答臘南端的楠榜省(Lampung),造成了逾430人死亡、近1500人受傷、逾2萬人流離失所,然而,印尼政府對受災人民的照顧卻非常不足,無助他們回復災前生活。

在港印尼移工組織者Fafa指,為了不令外國投資者失去信心,印尼政府只將其列為國家級別而非國際級別的,對於萬丹省的援助只維持到1月6日,而對楠榜省的救援亦只維持到1月19日,亦即只有短短兩至四星期,這根本無助受災者重建生活。一方面,海嘯摧毀了9百多間房屋,很多人現時仍住在避難所,未能重覓居所。另一方面,政府對受災者的援助非常有限,很多受災者的維生工具,例如捕魚工具、出海捕魚的船隻等都被海嘯摧毀。但政府的援助只有水、食物、藥物這些最基本的生存必須品。失去謀生工作,即使受災者努力生存,要回復災前生活仍然困難重重。

【惟工新聞】剛過去的星期日(11月18日)是第四屆移工同志遊行,主題為「Pride Change Freedom 」。中午一點起,遊行的隊伍從愛丁堡廣場起行。移工朋友們穿著六種不同顏色的衣服,隨著隊伍排列構成一面彩虹旗。不用工作的星期日,她們都精心打扮,臉上綻放自信真誠的笑容。遊行過後,遮打道成了表演的舞台,移工朋友隨著音樂起舞,自由舞動的樣子彷彿是一種驕傲的自我宣示。面對移工和同志的雙重邊緣身分,她們團結地向公眾大聲喊出平等的訴求。

【惟工新聞】上星期日(11月18日),移工同志遊行在愛丁堡廣場出發,為移工爭取同志平權。是次遊行由在港移民家務工團體主辦,至今已是第四屆。參與遊行的有多個不同國籍的移工團體,除了菲律賓外,來自印尼、尼泊爾等地的移工亦有參與遊行,而本地團體學聯社運資源中心(自治八樓)亦為其中一個合辦組織。

「我們是同志 我們想跟你打個招呼!」
遊行在大約下午一時左右在中環愛丁堡廣場出發,沿德輔道中步行至遮打道為終點。不同的團體分別身穿紅、橙、粉紅等幾種顏色,有彩虹之意,而帶頭的移工和本地組織代表手執彩虹旗及橫額,並高呼口號:「我們在這裡,我們是同志,我們想跟你打個招呼!」(We are here, we are queer and we would like to say hello)。在遊行的途中,遊行人士亦高呼口號,與其他市民打招呼。也有身穿紫色衣服的團體高唱:「我們會戰至勝利(We will fight until we win)」。

【惟工解密】為了應對愈來愈明顯的人口老化現象,2017年政府公布了《安老服務計劃方案》,提倡「大幅加強社區照顧服務以達至『居家安老』和減少住院比率」的方向。政府的目標是將社區對院舍照顧服務的比率由 2016 年的1:3 增至2026 年的2:3,並在2031年使比率達至1:1。

「居家安老」將會是政府官員未來不斷重覆的口號。乍聽之下,這句口號相當合理,事關「居家」的反面是老人院,而我們對老人院的印象都相當負面。但往深一層去想,「居家安老」也可以成為政府推卸責任的完美藉口。究竟這個「居家安老」包含了甚麼呢?

【惟工新聞】外傭照顧長者備受壓力,年初一名八旬老婦在家打罵、掌摑家中印傭被判守行為。外勞事工中心(Mission For Migrant Workers, MFMW)今發布研究,顯示移民家務工照顧長者的工作情況普遍。研究結果亦反映社會對他們在長者照顧上的支援嚴重不足,有四成受訪家務工指身心健康受損,亦估計有7661名外傭在照顧長者時24小時無睡眠。

研究以問卷及焦點小組的形式訪問了1505名來自菲律賓、印尼、泰國及斯里蘭卡的移民家務工。研究發現,高達四成的外傭參與在長者照顧的工作,其中多於七成負責照顧單身老人。在616名參與在長者照顧的受訪者中,有六成的照顧對象需要額外支援,他們有部分需要使用輔助設備、輪椅或臥床。 

【惟工新聞】家務移工姊妹、爭取居港權的家長子女、港人內地父母,一群流離於邊界的群體。正在油街實現展出的「數日子」,正正連結這些群體,讓藝術家與不同團體集體創作,連結彼此。

策展團隊唔同鄉會中的Yentl指,和移工姊妹的合作不止單單是展覽,更加是與不同的移工和團體更緊密,彼此同行。而和爭取居港權家長的合作,早於2016年時紀念1.29居港權判決,自治八樓朋友籌備真人圖書館時開始參與,那時候正正就是因為認為運動形式可以從過往的操作中作出改變。

<印尼移工回國之路>專題

移工文學獎得獎作品回顧——〈農田彼端〉﹙ Sa Dulo ng Bukid﹚
 
自2014年至今,台灣的移民工文學獎已舉辦到第五屆,開宗明義旨在鼓勵、並留下移民的文化與生命經驗。藉由以新移民、移工為主體所生產的文字創作,呈現異地漂流(移工)、兩個故鄉(新移民)、雙重血緣(移民子女)的文學風貌。評審之一駱以軍曾說:「如果『文學奬』有其社會功能,這次的『移民工文學奬』對我們(就在「她們身邊經過、觀看而幾乎無聆聽的「我們」)這個社會的衝擊,極繁複而多層次。」我們相信社會現時需要這些層次的理解,於是向讀者轉載第二屆的優選及青少年評審獎——Carla F. Padilla的〈農田彼端〉﹙Sa Dulo ng Bukid﹚。讀者先看到的是菲律賓原文,捲下去可看中文譯文。
 
引介
 
眾多移工文學獎得奬作品中,〈農田彼端〉屬於讓人感到有希望的一類。大多為工作而遠赴異地工作的過程都會令人認識到現實殘酷的一面,要捱過這段時間並不容易,到異地創造出一個令人覺得有希望的未來就更難得了。
 
〈農田彼端〉以第一身記述由菲律賓農村到台灣工作的經歷,開首兩段寫兒時對台灣的印象: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