紮鐵工潮十週年

編按:10年前的今日,關心紮鐵工人的各界人士終於成立支援陣線,並籌募善款支持罷工工人的生計,奠定了日後支援曠日持久大型罷工的模式。另一邊廂,工人亦越戰越勇,組隊遠赴澳門的威尼斯人地盤呼籲同業加入罷工,從中揭示無論香港紮鐵商的生意亦或香港紮鐵佬的工作範圍都絕不局限於本土。麥德正當年寫下的工潮日誌連載到第六集,到底工會幹事計劃用以喚起傳媒正面報導的大遊行是否真的振奮了工人士氣?紮鐵業內的「蛇頭」動向又如何成為工潮暗湧?今回自有分解。
 


文:麥德正

續前文

8月19日(星期日):罷工第十二天

中環 遮打花園

早上,約1,500名工人在遮打花園集合,準備遊行到政府總部。當中包括了一些其他工種的工人,紮鐵工人的妻兒,及廿多個民間團體的代表。

編按:罷工期間有地盤加人工叫人開工,到底是鼓勵工賊抑或是善長人翁?當紮鐵工人組成宣傳隊直擊全港地盤呼籲同業加入罷工,馬上在現場遇到開價日薪950元的主管詰難。另一邊廂,作為軍師的工會想借主流傳媒的力量吸引基層工人注意工潮,卻立刻嚐到為吸引鎂光燈而疲於不斷創作新招的苦澀。漸入佳境的工潮不見得一帆風順,詳情請繼續留意麥德正的紮鐵工潮日誌。

 


文:麥德正

續前文

8月15日(星期三):罷工第八天

土瓜灣天光道 「半山壹號」建築地盤外

從前天開始,李卓人就呼籲紮鐵工人早上10時到天光道參加罷工集會。「10時開始集會」成為這個工潮的協定。從前天開始,集會都是在大約下午4時完結,這也成為了協定。

今天警方讓紮鐵工人在地盤外的馬路集會,一早就用幾十個水馬劃出集會範圍。大約11時,已聚集了500至600個紮鐵工人。

紮鐵工人們的想法已開始轉變,從昨天起,就不斷有工人說要盡力令所有紮鐵工人罷工,他們之間流行的說法是︰「最衰紮鐵佬一盤散沙,如果齊心全部一齊唔開工,兩日就搞掂!」

編按:曾燈發,一個曾經讓紮鐵工人恨之入骨的名字。十年前的紮鐵工潮裡,「揸爆佢(曾燈發的春袋)」的口號多次響起,為烈日下的罷工現場一再提升熱力。到底這個工人出身的商會大老如何打造了行業裡的剝削生態?街工前勞工幹事麥德正的工潮日誌連載到第四回,工潮漸入佳境,工人掌握到罷工的威力之餘,也讓我們一窺紮鐵業梟雄的發跡手段。

 


文:麥德正

續前文

組織罷工(8月13日-8月19日):

紮鐵工人決心進行鬥爭,有組織地進行罷工,「職工盟」、「街工」及梁國雄繼續提供協助。社會各方對工人表示同情,媒體對工人形象的報道趨於正面。

 

8月13日(星期一):罷工第六天

土瓜灣天光道 「半山壹號」建築地盤外

早上,工人繼續到天光道行人路聚集,但原來「工聯會」已經向警方申請了以此地作集會用途,只讓紮鐵工人進入,卻透過警員阻止梁國雄、「職工盟」及「街工」幹事進入,不知是否「工聯會」認為他們是前天引致工人堵阻塞馬路的原因。

編按:說地盤佬沒學問?那你試試將一條50毫米直徑鋼筋精準拗成合用的正確角度試試看。2007年爆發的紮鐵工潮事隔十年,但除了工人的憤怒之外,我們對師傅們的功夫(與工傷)有沒有更深瞭解?時任街坊工友服務處勞工幹事的麥德正的工潮日誌繼續連載,講述他眼中的罷工前線之餘,今回亦剖析這個行內人稱「根本不是人做的工作」箇中工藝乾坤。
 


文:麥德正

續前文

8月11日(星期六):罷工第四天

土瓜灣天光道 「半山壹號」建築地盤外

早上9時,天光道地盤外,聚集的紮鐵工人比前一天更多,大家準備遊行去。

遊行的目標是清晰的,就是遊行到政府總部,要求與勞工福利局局長張建宗會面,促使政府介入工潮,儘快解決問題。不少工人對遊行有所期待,希望950元日薪,8小時工作的目標可以實現,有了目標,大家的情緒也穩定一點。但是在這兩天的經驗裡,可見紮鐵工人每當期望落空,受到挫折,憤怒就會在群眾中間爆發。

警方昨晚很快地與梁國雄商議完畢,提供了工人和工會幹事都接受的遊行路線,沒有諸多阻撓,也許是經過昨天的衝突事件,警方認為有需要讓工人宣洩不滿。

編按:工潮僅僅發展到第二日,已經風起雲湧。

十年前的紮鐵工潮,工人充滿著有理由的躁動,行動力驚人,48小時內征戰港九多處,亦因而不乏與警察的衝突。紮鐵佬漸漸喪失對工聯會信任的同時,也不見得與職工盟或其他勞工團體建立了信任關係。時任街坊工友服務處勞工幹事的麥德正身處工潮中心,到底他眼中這個自發、活力和躁動的漩渦如何捲起各路人馬?想追看當年逾六萬字工潮日誌手稿,請繼續留意惟工新聞。


文:麥德正

續前文

8月9日(星期四):罷工第二天

土瓜灣天光道 「半山壹號」建築地盤

早上8時,「地盤工會」的幾名人員,跟他們在旺角紫荊酒樓結識的數名紮鐵工人一起乘坐的士,來到天光道地盤。


2007年罷工期間的半山壹號地盤(無線新聞截圖)

編按:過去30年來,全香港最大規模最曠日持久的罷工是甚麼?大概是2013年的葵涌貨櫃碼頭罷工。但要是先前沒有規模僅次於它的2007年紮鐵工潮作為標竿,無論是罷工的模式還是外界支援的效率恐怕都大不相同。當年貌似以日薪多加10元的「慘勝」告終,長遠卻奠下了紮鐵行內十年加薪至雙倍以上的組織基礎與集體談判機制。

今日(8月8日)是值得紀念的紮鐵工潮十週年。十年前的今日,200位紮鐵工人包圍土瓜灣的「半山壹號」地盤,展開第一天罷工。時任街坊工友服務處勞工幹事的麥德正(其後轉往職工盟工作,現為工黨東區區議員)當年親身跟進工潮,逐日寫下逾六萬字手稿,如今交由惟工新聞連載。從工會人士的視角觀察,到底罷工因何蘊釀?九七後十年來工人承受了甚麼?工聯會的協商操作又如何辜負了工人的期待?種種內情,且看內文分解。
 


文:麥德正

筆者和本文的幾名主要資料提供者是工會幹事,作為紮鐵工潮的組織者,深感有必要將工潮期間「台前、幕後」的實況加以整理和披露,以日誌形式表達,讓勞工大眾和工運/社運人士更立體和全面地了解這罕見的工潮。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