紮鐵工潮十週年

【更多內容可參閱「紥鐵工潮十周年 從日薪加十元到升兩倍」專頁】

【惟工新聞】2007年前的紮鐵工潮,罷工行列裡不時傳出「紮鐵佬係好漢」的口號,在那個時空,「紮鐵工人 = 紮鐵佬」的全男班定律依然成立。若說工潮十年後有甚麼改變,不得不提就是娣姐(陳火娣)率先打破這條定律,成為香港首個女性紮鐵工人。看著十指點綴著水晶甲的模樣,旁人或許只當她是個愛美的師奶,未必想到她同時也是手持大工牌、身負四年實戰經驗的師傅,從長沙灣地盤收工後風塵僕僕趕來接受訪問。全男班定律是打破了,娣姐指女性入行不再苦無門路,但近年長期留在行內的還是不多:「所謂生存,就係捱落去。」

畢竟,紮鐵本來就是艱難的工作。

決志入行:「試過,都不枉此生」

捱,可能是娣姐自小習慣的體驗。在得到「女紮鐵師傅」這個身份之前,她首先就是個工傷者家屬。父親本來是個紮鐵小判頭,大約三十年前在一次地盤意外受傷,無法繼續工作,更導致局部失憶。那時候娣姐才十多歲,不太曉得當時詳情,只知母親為了照顧父親要丟下一直打理的麵檔,交給她去做,小小年紀就得輟學工作擔起頭家。「好在街坊見我年紀細,都肯幫襯。」

【更多內容可參閱「紥鐵工潮十周年 從日薪加十元到升兩倍」專頁】

【惟工新聞】罷工現場有工人,必需;有工會幹事,正常;有記者有警察,意料之中。要是除卻上述人等以外尚有旁人幾乎天天踏足現場熱情投入,似乎不太容易想像。但「自治八樓」(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成員黃彩鳳早在紮鐵工潮已經辦到這一點,與工人打成一片,看顧被忽略的人,原本較不受注目的工人文藝創作以至少數族裔工人,都被她帶入眾人視線範圍內。事隔十年,不少曾參與工潮的工友依然記得彩鳳,聊起近況,甚至打趣說「真係估唔到佢會結婚生仔」。

你是人,我是人,展開對話不必計較那麼多身份。彩鳳以行動示範了罷工聲援者除了捐錢和呃like之外更多直接扣連工友的可能。「我定位係打雜,去到,就睇下有咩邊緣嘅位。」越是邊緣,越需要接觸和理解。

突破傳媒壟斷 以攝錄機還原工人聲音

說邊緣,「紮鐵佬罷工」這件事本身就有夠邊緣。

【更多內容可參閱「紥鐵工潮十周年 從日薪加十元到升兩倍」專頁】

【惟工新聞】「起樓者不得其居呀。」暱稱「河馬」的紮鐵老師傅劉庚豪,開口像個老派教書先生,手上一桿毛筆贏過書法獎項也讓他到過美術館參展,但他的的確確是個地盤佬。十年前的紮鐵工潮,他參與其中,其後也目睹工會成立,可是這場勝利卻讓他感慨世事無法盡如人意。建築商向傳媒吹噓紮鐵人工高前途好,上了年紀的河馬卻不多機會開工。「呢一行,仲有好多黑暗面!」

「人地喺出面罷工!你仲瞓覺?」

1976年河馬來港定居,二十多歲開始做地盤雜工,當時日薪55元,不久發現做紮鐵日薪75元,心動之下到荔枝角的地鐵地盤問工,一擊即中。「六個半銀錢買一把鉤仔(紮鐵手鉤),就去開工。」一個接一個地盤做下去,他在香港多項著名建築工程都留下足跡:「沙田第一城第一期就係我喺度做,嗰時個判頭,都死咗喇。」

【更多內容可參閱「紥鐵工潮十周年 從日薪加十元到升兩倍」專頁】

【惟工新聞】人稱「阿Man」的紮鐵業團結工會總幹事黃惠民,於1970年代末期成為紮鐵學徒,入行至今接近40年。10年前,他積極參與紮鐵工潮,成為其中一位工人領袖,負責面對傳媒,也時常鼓勵士氣和調解紛爭。工潮結束後,阿Man與其他紮鐵工友在職工盟的協助下成立了「紮鐵業團結工會」,並成為工會第一屆副理事長。時值紮鐵工潮十週年,我們訪問了阿Man,希望了解工潮前的紮鐵業,也希望了解他加入工會10年來的經歷。

阿Man出生於五十年代,13歲便輟學投身社會,在鐘錶店做學徒。數年後一夠秤便轉到錶殼廠,希望學得一門手藝,但卻被老闆調到包裝部。阿Man因此投身紡織業,並以五、六年時間學全紗廠內每個工序的技術,更晉升為指導工。後來阿Man因為暗中組織廠內工友罷工,廠東「順藤摸瓜」得知他是主事者,最後將他解僱。

編按:是時候抉擇了。10年前的這個晚上,就是維持36天的紮鐵工潮終結的時刻,以達成談判落幕。隨著工人一個接一個因積蓄見底無奈復工,罷工的籌碼快速流失,核心成員只好忍痛速戰速決。當日僅得微小加薪的「慘勝」,換來的是工會和集體談判機制的成立,曠日持久的罷工並沒有白費,遺留的震懾力讓商會在此後10年穩步加薪,不敢妄為。麥德正的工潮日誌來到最終章,如欲重溫歷史一刻,萬勿錯過。

傳說結束了,歷史才剛開始。


文:麥德正

續前文

千鈞一髮(9月7日至12日):

罷工工人陸續復工,勞方實力大不如前。此時商會願意談判,工人則把握這個機會讓工潮有一個可接受的結果,然而手上籌碼不多,爭取到的成果也有限。

9月7日(星期五)︰罷工第三十一天

荃灣 「如心廣場」建築地盤外    

編按:出動黑社會去對付示威者,不是始自雨傘運動,這股歪風早在10年前的紮鐵工潮已經出現。不過同一招對不同人士效果也不一樣,古惑仔不但無法震懾孔武有力的紮鐵佬,反而挑起他們的怒火,引爆之後連場「封地盤」的激烈行動,誓要停止地盤開工。但另一邊廂,建築商拒絕返回談判桌,延續罷工三十日後,部份支撐不了生計的工人已經復工。奮進與退卻之間如何拉扯?且看麥德正今回的工潮日誌。

 


文:麥德正

續前文

9月2日(星期日):罷工第二十六天

中環 政府總部

上午11時,約500名示威者參與了「工聯會」在政府總部舉行的集會。當中有部份是紮鐵工人,但相信更多的是「工聯會」屬下「建造業總工會」所動員出來的建築工人會員。


工聯會在政府總部外舉行集會(無線新聞截圖)

編按:10年前的今日,紮鐵工人的持久罷工已踏入9月,建築商態度依然強硬,工人卻已瀕臨手停口停,開始蘊釀更激烈的行動期望速戰速決。另一邊廂勞資談判再度展開,工人在談判前舉辦祈福會,拜的原來不是一般地盤工人尊崇的魯班而是尉遲公。箇中典故,且看麥德正今回的工潮日誌。

 


文:麥德正

續前文

8月29日(星期三):罷工第二十二天

馬鞍山 港鐵上蓋地盤

清晨,近80名工人糾察乘坐兩輛旅遊巴士到達地盤外,李卓人和梁國雄也到場,呼籲紮鐵工人罷工。工人糾察人數眾多,守住了各個地盤出入口及附近的車站,一定要勸阻紮鐵工人進入地盤。


工人到馬鞍山港鐵上蓋地盤呼籲去開工的工人加入罷工(無線新聞截圖)

編按:罷工必須有訴求,一場千人參與的大罷工又如何統合眾人意見,制訂反映工人意願的集體訴求?成功舉辦一場吸引傳媒注意的2,500人大遊行,不代表兩天後舉行的工人大會同樣順利,10年前今日在九龍明愛中心借場發起的紮鐵工人大會就充滿火藥味,討論「長散工」和「散工」薪酬劃一時未有共識,更一度發生衝突驚動東道主報警。到底局面如何收拾?且看麥德正今回的工潮日誌。
 


文:麥德正

續前文

8月26日(星期日):罷工第十九天

銅鑼灣 維多利亞公園

在維多利亞公園球場,遊行人士還未到齊,「支援陣線」的人員已在正午12時到場派發宣傳刊物,一群天主教徒下午1時半在場為紮鐵工人舉行祈禱會,之後加入遊行。有些熱心市民和聲援團體也一早到場。

下午2時,遊行開始,由廿四名裝扮醒目的紮鐵工人帶頭,他們都沒穿上衣,把衣服纏在腰間,露出一身結實的肌肉,黝黑的皮膚滲著汗水。他們頂著醒目的白色安全頭盔,頭盔上繫著寫有「工人大團結」白字的紅頭巾,手戴灰白色工業用皮手套,有一條纏在腰間或壓在頭盔下的「祝君早安」白毛巾。他們這一身是標準的開工裝扮。

編按:這邊廂重申紮鐵工潮影響地產商,那邊廂卻聲稱「不願評論工人的行動」,李嘉誠這種評完又唔認的口術是甚麼意思?「人肉搜尋」不是高登仔的專利,紮鐵工人同樣會用來將照樣開工的工賊點相,但警方則乘機大造文章上門拘捕工人代表。麥德正的工潮日誌今回講到工潮中段,各界人士支援火力全開的同時,商家依然企硬,警察和工聯會仍小動作不斷,角力詳情如何,還看內文。

 


 

文:麥德正

續前文

8月23日(星期四):罷工第十六天

土瓜灣天光道 「半山壹號」建築地盤外

昨天唐英年表示關注工潮,隨著工潮的效果日彰,罷工工人的鬥志十分旺盛。

從上星期開始,每天大清早,都有紮鐵工人自發到不同的地盤,呼籲同業兄弟參加罷工。他們特別是針對規模較大的,其中一個,就是天光道地盤(即「半山壹號」建築地盤)。

編按:10年前的今日,關心紮鐵工人的各界人士終於成立支援陣線,並籌募善款支持罷工工人的生計,奠定了日後支援曠日持久大型罷工的模式。另一邊廂,工人亦越戰越勇,組隊遠赴澳門的威尼斯人地盤呼籲同業加入罷工,從中揭示無論香港紮鐵商的生意亦或香港紮鐵佬的工作範圍都絕不局限於本土。麥德正當年寫下的工潮日誌連載到第六集,到底工會幹事計劃用以喚起傳媒正面報導的大遊行是否真的振奮了工人士氣?紮鐵業內的「蛇頭」動向又如何成為工潮暗湧?今回自有分解。
 


文:麥德正

續前文

8月19日(星期日):罷工第十二天

中環 遮打花園

早上,約1,500名工人在遮打花園集合,準備遊行到政府總部。當中包括了一些其他工種的工人,紮鐵工人的妻兒,及廿多個民間團體的代表。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