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傷

編按:工業傷亡權益會總幹事陳錦康先生於5月5日不幸病逝,享年60歲。這位三十多年來致力工傷權益的工運老將,在香港協助因工受傷、死亡的受害者及家屬,提倡職業安全的功勞,一直為人熟知。然而或許較少人了解的,是「康仔」在於支援中國內地的工傷及職業病受害者,也是同樣地不遺餘力。早在1993年深圳致麗大火,他已聯同一眾香港勞工工作者親身到醫院慰問傷者,提供支援。而其中一名受助的傷者小英,現在已在重慶設立「重慶市自強服務站」,紥根內地服務工傷及職業病受害者。

得悉「康仔」不幸辭世,重慶市自強服務站仝人致上悼文,懷念這位先行者為內地工傷職業病工作帶來的啟發。


1993年11月19日,深圳市龍崗區葵涌鎮致麗玩具廠發生特大火災,當時燒死了84位女工,54位女工重傷致殘,當我們躺在醫院痛苦無助絕望的時候,有香港基督教工業委員會(簡稱CIC)的工作人員第一時間趕到醫院的病床旁邊看望慰問受傷的女工,那時認識了陳錦康。

testing_for_map

根據國際勞工局數字,亞洲每年有一百一十萬人死於工業意外或職業病,而死者之中大部份是最無保障的勞工,包括窮人、女工、無接受過訓練及非正規的員工。他/她們工作傷亡及患病後缺乏社會照顧,尤其是在康復問題上,僱主往往不肯負責任。

僱主及政府對受害工人棄之不顧,往往是受害者挺而抗爭的導火線。歷史當中,只要有工業發展,工人抗爭就如形隨影地爆發,受傷、患病工人及工殤者家屬為爭取保障而奮鬥的事件此起彼落。二十世紀下半葉的亞洲也不例外,隨著各種製造業遷移到亞洲國家,職安健問題亦在亞洲出現,催生了各地的受害者組織,六十年代開始工業起飛的香港也包括在內。

在八十年代初,香港社會保障學會召集了日本、韓國、台灣和香港等地的同行者,包括醫生、工會及勞工團體,共同分享抗爭和後援經驗。經過多年努力不懈及各方面支援下,一個亞洲網絡終於形成,而且有多國參與──日本、中國、香港、韓國、越南、菲律賓、柬埔寨、印尼、孟加拉、巴基斯坦、印度及尼泊爾等。他/她們分別組織了受傷人團體或社會服務中心。

台灣工傷協會:塵肺礦工的鬥爭

編按:塵肺病可說是最為人熟知的職業病。在香港,隨著產業轉變,越來越少工人新患上塵肺病,但塵肺病工友和家屬仍然努力爭取改善補償政策。

在中國,情況完全不一樣。一些關注塵肺病的團體估計,全中國有數百萬塵肺病人。近年曾經在深圳工作的湖南建築工人接連到深圳要求賠償,可是這些工人屢次遭到政府鎮壓。

那台灣呢?惟工新聞轉載台灣工傷協會的文章,談談過去台灣換上塵肺病的煤礦工人的抗爭。

2018 高空工作意外盤點 近乎每月一宗

【惟工新聞】本週四(12月13日),深水埗發生工業意外,一名男工在搭棚期間墮下不治。連同此次事故,2018年在香港發生,並獲媒體報道的高空工作工業意外已達十宗,當中有四人因此喪生。

香港作為「石屎森林」,高樓大廈林立,樓宇建築及維修工程多不勝數,大量建築工人動輒要在十數米,甚至數十米高空工作,若風險評估及安全設備不足,容易使工人從高處墮下以致傷亡。據勞工處數據,2017年因「人體從高處墮下」導致的工業意外有1183宗,佔全部意外3.3%,當中導致25人死亡,是除了「其他類別」以外所有工傷個案中死亡人數最多的類別。

據工業傷亡權益會(工權會)提醒,進行離地及高空工作有六大注意事項,包括施工前進行風險評估、提供安全穩固的工作台等等。然而法例保障亦決定了僱主是否積極確保工人安全。目前用於控告僱主疏忽導致工人死亡的法例是《職業安全及健康條例》及《工廠及工業經營條例》,但據工權會去年就曾批評罰款過輕,甚至少於僱主改善其中一項工程職業安全所需的成本,使僱主在改善工業安全方面有欠積極。

編按:今日(11月19日)是深圳玩具廠致麗大火25周年,大火奪去87條人命。事後,這家港資廠被揭發有消防問題,老闆指示廠長用3000元「搞掂」事件,領到消防合格證。25年過去,內地媒體土逗公社簡述當時致麗女工的日常,亦寫出現時內地女工的勞動狀況。


1993年5月27日,深圳市公安局八處田貝消防中隊幹警、葵涌鎮消防整治工作組組長吳星輝,收下了葵涌致麗工藝製品廠廠長黃國光送來的港幣3000元。當天,吳星輝就命令下屬給致麗廠發放了消防合格證。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