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廣員

編按:惟工新聞去年舉辦工作坊,由獨立媒體(香港)小型岀版資助計劃支持,探討各行各業零散工狀況。參加者的努力終於開花結果,訪談工友後寫成的故事將陸續刊登。到底免費報派報員被街坊追打至工傷怎麼辦?超市promoter如何被層層食價?配音員由合約制轉為零散化之後如何生存?月入過萬的陪月員真是一份筍工?工作不穩定又缺乏勞工保障底下的笑與淚,將為大家一一披露。
 


 【惟工新聞】不知道大家在大型超市、百貨公司行街時,會否被香煎牛扒、老火靚湯的氣味吸引,口痕痕上前試食?今次要介紹的零散工阿玲(化名),就是芸芸請你試食的推廣員之一。

【廢青打散工手記】中途變卦的一天

嘿,我都唔明點解仲有得續。而且日日新鮮,日日都有啲twist,好似慌我無嘢記咁。可能我大驚小怪,亦可能當你有得揀時,呢啲瑣碎而悲哀的小事講出來先至笑得出。
 
1. Agency日日問,所以我應承咗返資料輸入。因為得我一個返,坐左入game公司office。成日被屌的哥仔J,同另一個同事K,要負責派promoter去各區分行做試玩同市場調查。聽完佢地一輪辦公室無聊是非同叫Ubereat外賣,K無啦啦問J,尋日你話有個promoter打嚟,話好辛苦要求加人工,係邊個?佢話,要check返佢間store人流,如果係少過幾多,呢條友要即炒。又笑J聽到做咩唔即時X柒佢。跟住佢地又講,啲promoter點甩底法,臨開工半個鐘call sick。
 
上回:早一日剛收工就收到agency電話,叫我落舖做Promoter,我講到明係乜都唔識,佢即刻安排training第二朝俾我。
 
1. Training確實係一對一,由office我估佢係做retail and marketing的哥仔講佢哋各種打機的産品。我對呢個哥仔印象好好,因為佢記得晒所有part time個名。佢問我有無打機,我話無,手機遊戲呢?都無。佢俾左叠notes我,我從手袋拎支筆出黎寫嘢,佢有少少驚訝。
 
2. train咗1粒鐘左右,佢阿姐就敲門入嚟,問佢搞掂未,指住我話佢要12點落到舖,旺角無隨意門落尖沙咀咖。睇住哥仔俾阿姐小,問佢啲嘢即係未做晒啦?哥仔攬住部機、文件,阿姐行去邊佢就急步跟去邊,好似日劇辦公室畫面,好有喜感但我笑唔出,惟有擰轉背廢事佢尷尬。其實我心裡諗,如果我再返工返落去,我應該都同阿姐脾性差不多,我連副眼鏡都同佢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