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場

【惟工新聞】提到年宵,近日輿論聚焦於青年新政和香港民族黨的攤位被政府撤銷。在非常事件之外,看似平常不過的年花要經過幾多工友手上才送到你我家中,又有幾多人清楚?搬一盤十二吋年桔辛苦抑或一棵兩米高大桃花辛苦,為何寫字樓叫你送完水仙隔兩日又叫你再送,哪種年花最需要放入陰棚……惟工新聞訪問花場師傅,由花場追蹤到花市再製作相集,談談種種不為人知的年花故事。


年廿三清晨,剛忙完早上第一輪出貨潮的花場。

侯伯(化名)以前在花場工作,印象最深的是農曆新年前搬貨。他做的是花場主打批發,為屋苑、商場或各大公司搞園藝佈置是常事。跟小型種植場和主打門市零售的花場相比,他工作的花場佔地更大,需要人手搬運的上落貨數量也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