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傭

一名菲律賓藉家務工就著強制同住規定提出司法覆核,代表入境處的資深大律師余若海反駁指該規定與外傭受剝削沒有直接關係。然而過往多年不論受虐待外傭還是調查報告都指出,該規定是導致剝削的主因之一。有中介公司更在僱傭手冊中教僱主以該規定為由,在假日要求工人晚上8點前回來。根據僱傭條例規定,工人「每7日享有不少於1天休息日」,當中一天休息日指的是一段連續不少於24小時的時間。但在同住規定下,工人不論是外出還是回去工作地點都受到僱主限制,24小時的休息幾乎不可能。

陽光女傭中心出版的《僱傭萬用手冊》封面

編按:有的人即使為地方貢獻良多,仍然無法獲得政治權利。每逢選舉之時,民主派或建街派都一致對「外」,攻擊外傭來撈取選票。台灣的移工同樣沒有投票權,在台民間團體提倡「非公民也要有政治決定權」,為移工發起「政策公投」,讓移工對他們切身的政策表達意見。
 

文:公庫特約記者洪與成

僱主就著工傷作出賠償是天經地義,但是缺乏公眾監督的時候,僱主總是想盡辦法逃避責任。
 
來自印尼的家務工Suhartini,兩個月前在清潔廁所期間滑倒,頭部受到撞擊,要打開頭蓋骨清除腦內瘀血,部份語言神經需要切除,手術後昏迷一星期才醒來。Suhartini現時身體虛弱,仍未能把頭蓋骨縫合,僱主卻急著把她送回家鄉,只打算賠償一萬一千元港幣醫療費了事。
 
【惟工新聞】今日(5月10日),外勞事工中心(Mission For Migrant Worker, MFMW)發佈一項關於在港移民家務工(外傭)的研究報告,結果顯示大部份移工都被安排於不合宜的環境中居住。
 
外勞事工中心發表研究報告
 
半數人沒自己房間 休息不足影響健康
 
【惟工新聞】印尼總統佐科‧維多多(又稱佐科威)近來四出外訪,意在促進與不同國家的經貿關係。昨天(4月30日)他抵達香港,在亞洲博覽館與居港印尼僑民會面。部份在港印尼移民家務工(印傭)出席會面遇到多方面的攔阻,請願者更受到暴力對待,今早(5月1日)他們將發起行動表達抗議。
 
移工要求國家保障基本權利 總統表現開明卻趕走請願者
 
多個在港移工團體昨日(3月5日)發起遊行,上街慶祝三八婦女節,同時向香港及其本國要求保障女性的權益。
 
菲律賓移工團體包括菲律賓家務工工會(FDWU)、草根女性組織GABRIELA等於中環遮打道出發,印尼移工團體包括在港印尼移工網絡(JBMI)等則以銅鑼灣百德新街為起點,兩隊伍分別遊行至政府總部匯合。上一年移工的爭取獲得了政府回應,包括香港政府增加了抹窗的安全措施、印尼政府容許移工可直接與僱主續約,而不需再經中介辦理手續。不過,在港移工面對的限制還有很多。
 
印尼移工團體發言人May指出,現時超收中介費問題毫無改善,他們要繳交的費用由由一萬五千至二萬不等,亦即足足要付上五、六個月的人工。雖然現時移工可直接與僱主續約,但印尼政府不允許直接聘用,每次移工完結合約、申請新合約都要向中介付大筆費用。
 
【惟工新聞】上星期在黎巴嫩,兩名尼泊爾籍的移民家務工Sushila Rana 和 Roja Maya Limbu被拘捕,她們都是工會成員。在沒有觸犯任何法例的情況下,警察突然到僱主家中逮捕兩人,禁絕外間一切探訪甚至是律師協助。
 
12月10日國際人權日,Rana被驅逐出境,目前Limbu仍被拘留。黎巴嫩政府至今沒有發表任何聲明或官方指控,逮捕的原因不明。人權組織指政府是為了阻礙當地的工會運動。
 
 制度賦予僱主剝削權力 一周死一個工人
 

20張照片帶你看第二屆外傭同志遊行

【惟工新聞】第二屆的移工同志遊行主題為「驕傲地起動,起動尋找公義」,前日(11月27日)由菲律賓組織Gabriela HK、FILO(Filipino Lesbian Organization)、Filguys-Gabriela hk、ILPS HK&Macau(Internatinoal League of People Struggle)、亞洲移居人士聯盟舉辦。
 
集會地點設於中環遮打道,移工以對抗女性暴力的舞蹈“One Billion Rising”開場,隨後是一連串的表演及發言。Gabriela HK發言人Shiela表示:「同志不僅僅是那些在城市裡、懂得理論的學者,他們存在農田裡的無地農民之中,他們存在於工廠裡被欺凌的賺不夠錢的工人之中,也包括無法上學的學生、失業的父母。」「菲律賓對於同志的歧視仍然嚴重,所以為同志爭取平權是社會經濟和政治變革的整體鬥爭裡的一部份。」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