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殺

編按: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上台以來,一直以反毒和反恐的名義對貧民和原住民進行血腥的軍事行動。自去年起,爭取城市貧民和原住民權益的運動者同樣成為被針對的目標。昨天在台北,關注移工、房屋、原住民權益等不同領域的團體到馬尼拉經濟文化辦事處抗議。惟工新聞轉載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的報導。

文/公庫記者楊鵑如

菲律賓政府近日公佈一份「恐怖份子」名單,羅列近600名關心原住民族、婦女、人權等社會工作者或異議人士,公然打壓追殺人權倡議者,名單上甚至包含聯合國成員,引發國際社會的關注。

今天(4月3日)台灣人權促進會、台菲友好協會及菲律賓移工國際台灣分會等民團前往馬尼拉經濟文化辦事處抗議,高喊「Stop Killing In The Philippines!(停止菲律賓的殺戮)」,疾呼菲律賓的人權捍衛者不是恐怖份子,台灣公民社會嚴厲譴責菲國總統杜特爾特對人權全面宣戰,要求杜特爾特政權撤銷毫無根據的名單,停止一切屠殺。馬尼拉經濟文化辦事處代表僅出面接受民團聲明,沒有發言即離去。

杜特爾特放任法外屠殺、藉反恐打壓 視人權工作者為恐怖份子

編按:過去數年,在香港從事政治活動開始變得危險——擺街站可能遭到「愛國人士」襲擊,遊行可能遭到警察「合法」襲擊,更有揭發官商勾結的人遭到死亡恐嚇的例子。但在世界很多地方,搞社會運動的風險高得多——政府、黑幫、商界以暗殺作為打擊反對者的慣常手段。僅僅在三天前,巴西里約熱內盧一名社會主義及自由黨的市議員就遭到暗殺。惟工新聞翻譯TeleSUR的報導。

在今個星期三(3月14日),巴西人權運動者,時任里約熱內盧市議員的瑪莉爾·法蘭高(Marielle Franco)遇刺身亡。翌日,巴西全國多處爆發示威。在里約熱內盧,上萬人參與題為「停止殺害黑人;我們都是瑪莉爾·法蘭高」的遊行。

「這次集會宣示,我們不會放棄瑪莉爾正在進行的抗爭。他們不會令我們噤聲。瑪莉爾的抗爭與我們在一起。」一名參加者發言說。

新一屆立法會選舉結束,當選新界西地區議席的朱凱迪和尹兆堅卻多次遭到恐嚇,朱凱迪更指自己和家人生命受威脅。事件說明利益團體在蒙受損失時會毫不猶豫使用暴力消滅政敵;這種暴力可以來自國家機器,也可以是國家機器默許的地下勢力。而這樣的事,在世界各處都正在發生。
 
軍事智庫西點反恐中心(Combating Terrorism Centre at West Point)在2015年2月發表題為《政治暗殺的原理》(The Rationale of Political Assassinations)的研究報告。報告分析由1945至2013年間共計758宗,導致954人死亡的政治暗殺事件發生的趨勢。數據顯示,在1945至1969年間,每年平均有5人被殺。但在1970至2013年間,每年平均被殺人數飆升至15人,當中大部分在阿富汗、巴基斯坦、俄羅斯和東歐國家發生。可是政治暗殺並非「落後國家」的專利。在日本,在英國,同樣有民選議員被敵對派系所殺。以下例子僅為冰山一角。
 
延伸閱讀:
菲律賓國際人權聯盟(International Coalition for Human Rights in the Philippines)於7月16至24日在菲律賓達沃市(Davao)舉行會議,獲200名來自全球25個國家的人士出席,共同討論菲律賓棉蘭老島原住民慘遭殺戮的狀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