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福機構

社會福利機構員工會於昨天(4月3日)召開發佈會,展示一項對於接受社會福利署整筆撥款資助社福機構的高級行政人員薪酬報告的調查。66間披露報告的機構中,有不少高層員工的年薪較社會福利署(下稱社署)同樣職級的員工還要高,也有高層獲發高達76.7萬元現金津貼,反觀工作壓力不輕的前線員工卻沒有相應加薪,出現肥上瘦下的情況。
 
調查發現之一:高層員工薪酬高於社署同級員工
 
工會理事長邱智恆指,66間披露報告的機構中,其職級名稱與社署相符的機構有44間,其中15間的高層員工年薪相較社會福利署同級員工還要高。以協康會為例子,其總社會工作主任(Chief Social Worker Officer,簡稱CSWO)年度總薪開支為$1,652,120,而社署同等職級員工的最高年薪為$1,463,820,兩者最少相差$188,300。
 
其實過去社署現行指引有條文列文機構以撥款聘請的員工薪酬應與社署同等職級薪[1]。今天條文沒有消失,但03年後加入了「整筆撥款的靈活性」的部份[2],將如退休金、房屋津貼等福利也列入員工開支裏,因此不少高層員工的薪金可以高於社同等員工。
 

【惟工新聞】高層失誤,員工埋單?先有國泰因燃油對沖虧損裁員,後有鄰舍輔導會計錯數要炒過百人!聘用1400名員工的社福機構鄰舍輔導會,在9月6至7日宣布裁員百多人,接近一成。在9月9日,總幹事董志發承認機構在財政預算上出現失誤,指必須提早裁員以令儲備回復穩健水平。受影響的員工成立鄰舍員工關注組,在今日召開記者會,回應機構裁員的計劃。

1億盈餘化水 管理層:因為員工加薪

在記者會發言的關注組成員指出,在9月11日的員工大會上,管理層指出機構儲備在近年一直減少,從2016年3月份的1億400萬降至2017年3月份的7200萬,按現時趨勢到2018年10月份將錄得700萬元赤字。管理層聲稱,機構的短期項目開支過多,加上現時要按社署標準為員工加薪,導致出現赤字。

編按:早前社福工會揭發多間社福機構高層獲發巨額津貼,涉及總額達600多萬,但前線員工的待遇卻低於合理水平。面對濫用公帑、肥上瘦下的指控,機構普遍不承認責任,社福工會工會總幹事邱智恆撰文回應機構辯解,惟工新聞特此刊載。
 

文:邱智恆(社會福利機構員工會總幹事)
 
 
早前本會調查社福機構高層薪酬的狀況,發現2014/15年度有15間機構[註]的高層獲發大額現金津貼,最少約4萬,最多高達40萬!調查發表後,不同涉事機構及其機構聯會紛紛回應,企圖為高層津貼的問題塗脂抹粉。綜合不同回應,可歸納出機構主要有三大辯解:一、高層在現行制度下增加了職責,因此發放津貼以作補償;二、津貼非高層獨有,不同職級的同工也享有;三、機構已按社會福利署規定公開財務報告和高層薪酬報告,供社署和公眾監察。上述說法避重就輕,不盡不實,筆者將逐點回應如下。
 
【惟工新聞】在制度扭曲之時,連慈善公益也可以是一盤生意,甚至是致富之路。近來著力批評社福機構肥上的社福工會又有新發現,在過去半年,他們索取60間社福機構的薪酬報告,發現多間機構高層獲發數十萬巨額津貼,薪金亦遠高於規定。今日(3月13日)社福工會於立法會舉辦發佈會,要求政府修補制度漏洞。
 
社署調高薪酬上限 15間機構高層獲大額津貼
 
在60間機構2014至2015年高級行政人員薪酬報告中,工會發現15間機構的高層獲發大額現金津貼,涉及金額接近600萬。當中包括提供安老服務的香港中國婦女會,其總監達215萬,包括為41萬津貼,機構裡最高職級三個人薪酬總額佔了整間機構所得資助十分一。工會指出,香港中國婦女會規模不大,只有一間院舍,疑有濫用公帑之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