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

【惟工新聞】去年八月,深圳佳士科技有限公司員工計劃組建工會被捕,其後十一月公安再進行數輪搜捕,至今仍有近四十名工人、家屬以及聲援者未獲釋放。今日,多個香港團體到中聯辦抗議,要求馬上釋放被捕人士,讓他們及時回鄉過年。

久未釋放 被捕者與母親天人永隔

被拘禁人士當中,包括在八月因聲援抗爭工人而被捕的勞工團體職員付常國,其母親於上週四(一月十日)不幸因病離世。據悉,其家人多次請求坪山公安分局容許保釋付常國,以陪伴母親度過最後日子,皆被當局拒絕。付常國不僅未能見到母親最後一面,更不能回鄉為母親辦理後事。

除了一開始被捕的四名工友與付常國外,深圳警方亦於八月二十四日對支援大學生進行清場,對當中數名參與者實施「指定居所監視居住」等軟禁措施;十一月初、十二月底及一月初亦進行三次搜捕,連同先前的被捕者在內,一共拘留三十六名工人、家屬、支持者及社工機構成員。

編按:近年香港各大學管理層對學生組織的打壓越來越嚴重。浸大反對普通話課程的學生遭停學、教大民主牆安裝閉路電視、嶺大阻止勞工關注組為校園工人搞保健活動、樹仁取消民主牆......各種壓制學生表達意見,參與社會事務的手段層出不窮。

在中國,關心社會的學生面對的打壓更為暴力。自今年8月24日佳士工人聲援團被大舉逮捕以來,北京多間大學關注工人狀況的學生組織都遭受嚴酷的報復。一些學生組織被禁止舉報活動,一些學生被要求簽署悔過書,一些學生被強制留在家鄉不能上學,更有學生已經被退學!這篇文章介紹的展振振就讀於北京大學,積極參與馬克思主義學會(一般簡稱北大馬會),正是其中之一。


北大展振振,你因何而失踪、退學?

展振振,男,21歲,1997年7月28日生。初中就讀於周口市鄲城縣光明中學,高中就讀於鄲城一高,北京大學生命科學學院2015級本科生。

因為家境貧寒,振振最懂得工人的苦楚。上大學以來,展振振長期參與和組織北大馬會工友之家的活動,和工友們一起跑步、打球鍛煉、跳廣場舞、外出遊玩,與工友談心交朋友,舉辦的活動已然成為工友生活的一部分。他主持籌辦的2018年元旦晚會,雖然仍是在地下車庫,但場面熱鬧非凡,受到工友們的一致好評。

【惟工新聞】昨日(11月7日),數百名塵肺病的工人及家屬到深圳市政府靜坐,要求合理賠償。晚上八時左右,維權人士受到暴力驅趕,警方噴射辣椒水及不明氣體,致使多名塵肺病工人不支倒地。

上訪維權近十年 當局承諾屢次落空 

這場集體維權由2009年開始。湖南耒陽導子鄉有一條「著名」的「塵肺村」。村內不少男工先後在90、00年代到深圳當風鑽工人,長期在灰塵滿佈的環境中工作,很多工人患上塵肺病。2009年,耒陽的一批工人首次到深圳向老闆追討賠償。至今,有的工人仍未得到賠償。

本年5月,來自湖南省的耒陽、桑植和汨羅的塵肺病工人再次到深圳維權。當中,有人已經是今年內第九次來到深圳。大半年以來,工人及家屬不斷與湖南、深圳的領導談判,然而局方的承諾多次落空。由於談判沒有進展,維權人士由本年9月初開始駐扎在人才園(即深圳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提供服務處),行動維持了10天左右,逼使當局承諾11月完成賠償。然而,談判下來,工人得到的賠償低得不合理,例如,局方以2009年的工資水平來計算賠償,工人諷刺道,這金額「只夠買個棺材」。

Chinese Version

On 21 September, the movie screening of Wheat Harvest, a Chinese documentary about sex workers in China, in Hong Kong faced strong opposition. Wheat Harvest had been criticised for making sex workers information public without their consent. People appear in the film as well as Chinese and Hong Kong organizations had been protesting against the movie screening since 2009.

編按:近年,不少香港人因為中國政府貶低廣東話而憤怒。可是,廣東話不是唯一被貶低的語言,被貶低的程度也遠不是最離譜的。很少人知道,時至今日,香港政府仍然不承認聾人使用手語的重要性,亦不清楚聾人多年來因政府漠視手語教育和傳譯,而在生活上遇上的困難。去年一名聾人因為警察和醫院缺乏手語翻譯而被送進青山醫院七日,更充分反映政府對聾人多麼無知。惟工新聞趁一年一度的國際聾人週,轉載《尖椒部落》的文章,介紹手語這個聾人文化的核心。

文:逗逗君(守語者聾人事務所創辦人之一,來自聾人家庭的聾人)

本週(由9月23日至30日),是一年一度的國際聾人週,今年的國際聾人週主題是:「用手語,通人人!(With Sign Language, Everyone is Included!) 」。

編按:近三十年,上億農民工離鄉打工。靠著這麼龐大的勞動人口,中國變成世界工廠,建成無數大都會。同時發生的,是這些農民工的父母和子女留在家鄉,缺乏社會的撫養和支援。土逗公社這篇文章,詳述兩代留守兒童的人生,和進入城市面對的處境。

【惟工新聞】曾經的玩具大王賣樓破產,對於樂於睇人仆街的網民好像是一宗可以食花生的新聞,不過對於被欠薪同時失業的工人來說,就完全不有趣了。

玩具大王鄭躬洪,行內稱「玩具鄭」,是玩具城國際有限公司 (Toy State)的主席,90年代回大陸開廠,設立深圳南嶺玩具製品有限公司,以生產電子電動塑膠玩具為主,是當時其中一間大型港資企業。該公司全盛時期擁有4000多名員工,產品銷路遍佈世界各大零售商,包括Walmart、玩具反斗城等大型百貨公司。

但近年來,南嶺玩具廠不但面對訂單減少、工資上漲等問題,亦面臨國內愈來愈嚴厲的環保規管,令利潤下降不少。經營條件的轉變不但使該廠倒閉,同時亦令其於香港的母公司宣告結業。據稱,「玩具鄭」早前已逐步沽出物業,變賣家當應對危機。

工人上班知悉工廠停產 追討欠薪被警方打傷

【惟工新聞】廣東深圳佳士科技工人維權抗爭持續超過一個月,情況突然急轉直下,聲援團約50名工人及學生於8月24日被全副武裝的警察帶走。職工盟昨(29日)發起遊行,要求釋放佳士工人及聲援團。今次事件反映出官媒為事件扣上「境外勢力煽動」的帽子,並以尋釁滋事罪打壓異議者,為了阻撓聲援人士前往深圳,當局甚至向其家下和所讀學校下手。而在聲援工友事件,學生亦擔當重要的角色,不少和工運和社連有緊密連結的左派學生亦參與其中。

職工盟昨發起聲援行動,由西區警署遊行至中聯辦,現場有三十餘人參與行動,遊行人士手持標語要求釋放佳士工人及釋放聲援學生,並沿途叫喊「組織工會無罪」、「立即釋放佳士工人」等口號。

今年5月,深圳佳士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工人揭發公司違法行為,包括向工人罰款、未交足住房公積金等。工人向當地人力資源局及總工會投訴,同時依照法定程序組建工會。然而,到7月中,坪山區總工會幹部和公司管理層指控工人自行組建工會屬違法,參與者遭到報復,廠方非法調動工人崗位,甚至開除、恐嚇、抹黑他們,警察則非法毆打、扣押工人。

到了7月27日,29名佳士工人、聲援工人及學生在派出所被捕,並以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關心此事的學生與工人組成「佳士組建工會工人聲援團」,要求當局及公司承認工人組建工會的權利,與及釋放被捕者,全國16間大學數千位學生響應事件,發起網上連署。

這兩個星期以來,五十位學生親身到深圳表達訴求,期間曾多次有黑勢力試圖綁架他們,其中一位代表沈夢雨,自8月11日起被公安機構軟禁。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