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

【惟工新聞】近年,蘋果在選擇供應商方面由沿海城市逐步轉移到內陸城市,包括改為選擇在重慶、鄭州等地的廠房,或其他亞洲的發展中國家(如菲律賓、馬來西亞)的工廠。勞工團體相信,轉變是來自於這些地方的勞工意識及待遇較低,蘋果可以因此減低花在勞動力方面的成本。

SACOM(大學師生監察無良企業)在2016至2017年間,針對一所位於重慶、為蘋果生產Apple Watch的工廠作出卧底及訪問調查,發現該廠聘用大量實習學生作工人,並且觸犯多條法例。今天(9月22日),SACOM來到位於希慎廣場的蘋果專賣店抗議。

Apple Watch 1及2的獨家生產商,與及Apple Watch 3的最主要生產商,是一家名為廣達電腦的台資上市企業。該公司在中國設立了三間廠房,上年營業額共新台幣8千多億元(即港幣2千多億元),主要客戶還包括Dell、Fujitsu、Lenovo、LG及其他跨國電子品牌。

【惟工新聞】中國製造業工人的處境一直為人詬病,近日蘋果推出iPhone X,富士康工人的狀況再次被討論——自2010年工人連環跳後,富士康聲言作出改善,但原來工人的薪酬至今依然徘徊在低水平,超時工作、高壓管理等問題從未解決。

隨著中國經濟高速發展,農民工面對的問題早已不局限於富士康。近年中國不少工廠倒閉,同時新興行業急速發展,不少工人都轉投其他行業。這些工人面對怎樣的處境?情況有否改善?勞工機構勞動力在上月發表了報告,名為《服務業工人勞動狀況報告集》,發現服務業工人除了工資偏低和工時長之外,相比製造業工人的僱用形態更加零散,在工作時更要自行承擔意外風險和顧客給予的壓力。

五星級酒店林立 全職實習生工資低無可低

該報告集首先提及在深圳酒店業工作的工人。勞動力派發了58份問卷,其中36份來自兩家五星級酒店(一家為央企投資管理,另一家為國際集團),7份來自幾家全國連鎖酒店,15份來自三家當地商務酒店。

【惟工新聞】全球營業額最高,聘請最多員工的零售巨頭沃爾瑪的反工會態度向來惡名昭彰。自去年起,中國的沃爾瑪超市單方面更改員工的工時制度,從一般的5天8小時變為彈性上班。沃爾瑪用盡方法威逼員工簽署同意書,引發全國各地沃爾瑪店鋪罷工。事後一些積極抗爭的工人遭到報復,失去工作。最近,當中三人起訴沃爾瑪違法解僱勝訴,獲得賠償。
 
有標準工時 老闆仍會作怪
 
香港的勞工團體多年來爭取每週44小時的標準工時,在資方和政府聯手反對之下一直無法實現。但即使在有工時規管的國家,老闆也會千方百計扭曲法定工時的定義,從而任意調動員工的上班時間,換來的卻是影響員工作息及生活安排,甚至令他們失去工作。
 
編按:七年前,深圳富士康工人連環自殺,引起各地關注中國工人惡劣的待遇。事隔七年,《尖椒部落》探訪了田玉,當年其中一名生還的工人,了解她回鄉過後的生活,並由此對比女工離鄉打工,在陌生人當中缺乏社會支持、被工廠打散管理的困境。
 

從武漢市到孟樓鎮大概需要一天時間。武漢開往襄陽的動車很多,但從襄陽去孟樓,每天只有一趟大巴。越靠近終點,路越顛簸,下午四點的太陽依舊灼熱,馬路兩旁的農民三三倆倆地忙著曬麥粒。

【惟工新聞】國家主席習近平明日(6月29日)起即將南下訪港,但他對中國南方工人的困境會否同樣注視?不遠處的深圳南山區「廣東駿馬精密工業有限公司」所屬工廠,前日(6月26日)開始已有一千名工人爆發罷工,至昨日更遭全副武裝的公安包圍鎮壓,事件至今仍未平息。

官媒涉封鎖消息 出動防暴隊鎮壓

根據內地《工評社》消息,該公司屬德資全資擁有,生產小型化油器、模具和各種零件。因深圳市當局計劃將廠房所在地段重建為更有利可圖的商業住宅區,駿馬工業必須搬廠,在2015年已決定在惠州設置新廠房,興建工程預定在本月完成,官媒《人民網》稱預料落成後新廠房每年產值達人民幣4億元。

深圳廠房員工逾2,000人,搬廠過程涉及將他們當中大部份人遣散,惟資方處理不當。有工人表示原先廠方承諾按一年工齡賠一個月的工資,但老闆事後反口,表示連一毛錢也不賠,引發大批工友憤怒。

事件在前日掀起全廠大罷工,近千名工人參與。到昨日懷疑資方召喚警察對付工人,配備頭盔與盾牌的大批警察到場鎮壓並拘捕工人。《工評社》表示有工人曾向勞動部門求助卻不獲受理,內地官媒亦封鎖罷工消息,並引述天涯論壇網民留言指昨日「特警大隊集體出動,對群眾動手,甚至噴辣椒水,胡亂抓人,其中包括孕婦一名」。

【惟工新聞】自習近平上台後,中國對有組織異議者的打壓愈趨嚴厲,2017年1月起生效的《境外非政府組織境內活動管理法》(通稱「境外NGO法」)又是一道緊箍咒,逼使大陸民間團體難以借助外來資金維生,讓它們日益依賴政府資助以便控制。香港自八十年代就是不少珠三角勞工團體的後方基地,自然難以倖免,通訊被監聽、成員被拘留問話本來已是家常便飯,如今當局更是有法可依奉旨辦事。

「公安依家傳召你去飲茶,你無得去投訴。騷咩擾?法律寫明。」中文大學社會學系副教授陳健民身為「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發起人之一的身份廣為人知,香港人卻未必知道他在內地嘗試推動公民社會的時間更長,早在1996年已頻頻北上,直至因為佔中無法再踏足大陸為止。他認為在「政府」和「企業」之外以民間團體為代表的「第三部門」將會越來越大,但講究權利和監察政府的「公民社會」則會在大陸越縮越小,直言形勢不樂觀。

世界公民: 如果非洲喺隔籬都會過去

【惟工新聞】內地有工人發起維權行動,至今已近一個月。陝西省渭南市蒲城縣鹽業公司的工人發現,公司在欠繳八百多萬養老金、醫療保險的情況下,瞞著工人變賣房地產,部份房產更成為旅遊發展項目而面臨拆毀。維權工人控訴道:「我們在十多年來連基本工資都不能正常足額發放,退休後生活和醫療成為更嚴峻的問題」。
 
上訪質問為何不繳養金 工人輪班守廠防強拆
 
工人透過「維權網」博客、「哈嘍蒲城」微信公眾號發放消息,指公司在蒲城縣縣城內擁有四處地皮及房產,除了鹽業公司鹽庫仍在運作外,公司已以「抵債」的名義將其中一房產「金橋商廈」賣出,而「公司北院」、「公司大院」兩處也在旅遊發展項目「槐院裡」的拆遷範圍之內。 「槐院裡」為渭南市斥資5000萬元的旅遊發展項目,現正進行初期的街道改造工程。
 
中國內地政府對於民間訊息交流一直嚴格監控,儘管如此,人們不甘被政府與官方媒體滅聲,不少工人自發在網上發佈自己的維權行動,讓社會聽到他們的吶喊,亦有人利用微博、微信等網絡平臺經營公民媒體,紀錄各種各類的社會問題與民間運動。然而,中國互聯網資訊辦公室日前公佈了新的《互聯網新聞資訊服務管理規定》,這意味著內地的訊息傳播自由將受到進一步的壓制。 
 
《互聯網新聞資訊服務管理規定》於2005年出臺,經多次修改,最新規定將由本年6個1日起實施,對公民社會的影響主要有以下幾點。
 
監管範圍擴大至微博、微信
 

【惟工新聞】出咗半斤力,永遠不會攞返足八両。香港法定最低工資將於今年5月1日由時薪32.5元上調至34.5元,亦即由2015年起年均升幅僅3%,遠遠跑輸同期本地生產總值升幅,基層打工仔無望分享繁榮。不過一旦經濟增長下滑工資則往往被率先開刀,中國大陸連續多年經濟前景不明朗,近期再次掀起凍薪潮,惟部份地區仍願意提高最低工資,上海更自前日(4月1日)起連續第八年上調。

上海深圳最低工資跑贏香港

上海市政府宣佈自4月1日起,將最低工資標準從月薪人民幣2,190元增至2,300元,升幅約為5.0%。深圳亦將於6月1日起增加最低工資4.9%至月薪人民幣2,130元。兩地最低工資加薪比率皆勝於香港。

不過這一波加薪消息並未掩蓋其他噩耗。廣東省今年2月公佈《廣東省降低實體經濟企業成本工作方案》,一反過去最低工資「至少兩年一調」的原則,推出新規定變成以後將「原則上至少三年一調」,意味可連續三年凍結最低工資。

去年全國僅9地區加最低工資

急凍最低工資在中國並不罕見,近年更有惡化跡象。2014年全國有19個地區(包括省、自治區、直轄市)調整最低工資標準,到2016年則只剩9個地區增加了最低工資。

【惟工新聞】工人成為外交棋子?上月聯合國安理會通過決議要求以色列立即終止在巴勒斯坦設立殖民區,中國有份投贊成票,但本週三(1月4日)卻與以色列達成輸出輸出建築工人協議,輸送大量中國工人到當地興建房屋,被阿拉伯傳媒質疑可能協助擴張在約旦河西岸和東耶路撒冷的非法殖民區。

房屋及建築部長:為打擊樓價

《耶路撒冷郵報》消息指以色列已和中國達成協議,未來半年中國將輸出6,000名建築工人興建房屋,紓緩當地房屋問題,協議將於2月底在耶路撒冷正式簽訂。

以色列內閣早在2015年已計劃輸入20,000名中國工人。房屋及建築部長格蘭特(Yoav Galant)近日表示輸入外勞是為了打擊高樓價問題,「中國工人將縮短建屋時間,為公眾降低樓價。」以色列中央統計局數字顯示當地樓價在2006至2015年升了102%,惟依然遠遜同期香港樓價的220%暴漲。

內塔尼亞胡拆巴人家園 猶太殖民人口激增兩成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