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

【惟工新聞】上月底,於香港上市、主要經營中國內地餐飲外賣平台的美團點評公布了次季業績,首次錄得純利,由去年勁蝕77億轉為賺8.77億人民幣,馬上受到不少財經報道吹捧。這些報道指美團的「餐飲外賣業務具有強大的規模經濟效益」,「降低每張訂單的平均配送成本,加上人工智能提高配送效率,餐飲外賣分部的毛利率按年及按季得以大幅提高」。

然而,真實的情況恐怕跟規模效益沒甚麼關係。美團這類外賣和速遞平台的盈利來自增加對運輸工人的剝削。透過降低工人的單價、壓縮配送時間等各種手段,外賣平台得以減少訂單配送成本。而平台的各種措施使工人鋌而走險,產生大量交通事故。

中國外賣行業擴張 死傷數字同步飆升

3日前,深圳公安發佈「深圳亮劍」防暴演習的片段,聲稱有1.2萬名武警參與。片段中多名頭戴黃色頭盔,身穿黑衣的示威者手持橫額和木棍衝擊數千防暴警察(!?)。然後防暴警察出動催淚彈和警犬,以壓倒性的人數把示威者圍捕。由於片中的示威者貌似反送中抗爭者,很多香港人都解讀為恐嚇反送中抗爭。值得一提的是,示威者的橫額寫著「還我血汗錢」,「我建大廈我卻肚餓」。

的確,中國公安鎮壓維權行動從來兇殘,收地收樓也可放催淚彈。在大大小小的工人罷工及土地維權當中,經常有工人被捕,在未經審訊的情況下處以不超過15日的「行政拘留」,甚至被安插「尋釁滋事」等罪名而被判監。究竟深圳公安是想恐嚇香港人還是全國受剝削的工人農民?有可能以上皆是。

要打壓維權?很多時候根本未到暴力鎮壓,在源頭已經被撲滅。自2015年7月搜捕三百多名維權律師及法律界人士(709大搜捕)及12月搜捕過百名工運人士之後,緊接下來的一波鎮壓發生在2018年至今。

近日,內地一間網上貨運平台「貨拉拉」在廣東、天津、昆明等全國各地調低運費,引發司機罷工抗議。據工人在網上發布的消息,為了對抗平台進一步削減司機收入,珠三角一帶的司機在7月18日發起了3天罷工。

另一方面,近300名司機亦在同日早上聚集在浙江省寧波市金融硅谷產業園的貨拉拉分部外,拉橫額抗議運費下調,一度引發交通癱瘓。其間示威工人疑與警察衝突,兩名司機被拘。7月19日,另外百多名司機則在深圳多麗工業園「貨拉拉」總部外抗議,遭大量防暴警察包圍。網上視頻顯示現場同樣爆發衝突。

據悉,本次涉及下調車手運貨單價的「貨拉拉」,母公司實為香港初創企業 Lalamove,由香港科技園協助初期發展。由2013年開始,該公司從創投基金募資超過4億美元,業務範圍涵蓋新加坡、泰國、菲律賓等國家,以及中國135個城市,全球車手總數已達到300萬。

香港的言論自由在未來很可能不斷收窄,近月來種種現象都似乎在印證這一說法。警察默許白衣人在元朗港鐵站內襲擊市民,另一邊廂示威者和記者恣意採取暴力,政府在各場合都展視何謂傲慢——記招用沒有內容的空話來表示他有忽略反對聲音的權力,法律上緊緊握著重判示威者的機會。

近來街頭運動和遊行此起彼落,沒有因打壓而退下來,這絕對值得支持和鼓勵。然而,思考如何在言論自由收窄的環境下繼續改變社會,也變得急不容緩。近年香港流行一種說法,即大陸裏都是順民,奴性強,不能也不敢反抗暴政。任何人如果願意撇除偏見,都會發現今天有人在中國勉力為工人爭取權益,甚至招上牢獄之災。去年佳士事情之後卻發生大規模的抓捕,被捕和被失蹤的人數過百。理解中國勞權人士狀況,除了希望讀者能夠理解和同情他們處境之外,亦是思考在香港抗爭路上的他山之石。

編按:上週日,反送中遊行移師九龍,從尖沙咀星光大道遊行到西九龍高鐵站。響應網民呼籲,不少參加者各出奇謀,向訪港旅客介紹香港最近的抗爭。惟工新聞收到「找大陸旅客傾計嘴炮隊」參加者來稿,講述期間見聞。


小妹在77尖沙咀反送中遊行前,機緣巧合加入了telegram的一個「找大陸旅客傾計嘴炮隊」,目的係向佢哋解釋同宣傳反送中。因為心裡覺得,大陸人都無可能個個係順民,咁啱遊行去得旅遊區,如果有得掉轉頭影響返啲大陸人的想法,落下習總面、搞下中港平民外交都好吖。

當日,我膽粗粗見識一行十餘位鍵盤戰士真身,一齊出征去。本來我無咩期望,大家甚至諗緊會唔會比愛國大陸人鬧返轉頭,喺個group度諗緊到時要點回應。行動中我發現,固然有一來就拒接傳單的人,但不少遊客都想了解發生了什麼事,就算是立場不同的,也願意花時間跟你談。

【惟工百科】今天是「709大搜捕」四週年。在2015年今日,全中國近300名維權律師、律師事務所工作人員及其家屬被帶走問話、拘留。當局對多人施以毆打、強制站立、剝奪睡眠、強制用藥、長時間上銬、疲勞審訊、單獨囚禁、電擊等酷刑,以圖逼供及強逼認罪。其中一家三口被抓的王宇律師被當局以兒子的安危威脅,被逼拍下「認罪」片段。片段之後在中央電視台播放。

及後,多名被捕律師及工作人員被控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數年監禁。最後一名出庭受審的受害人就是王全璋。自2015年7月9日被捕之後超過1000日,當局拒絕讓王與其家屬及代理律師見面,嚴重違反《刑事訴訟法》關於拘留犯罪嫌疑人的規定。在王全璋被秘密開庭及判監後,其妻李文足在本年6月28日才獲准第一次見王全璋,會見時間僅得30分鐘。

與此同時,中國政府以吊銷執照、注銷律師事務所、禁止實習等各種行政手段剝奪或限制律師執業權利,令多名人權律師無法受委託出庭辯護。

上月(6月),在香港上市的「中國恒天立信國際有限公司」,因旗下位於深圳的廠房蘊釀遷移,以強硬手段迫使員工簽字同意遷往中山,引起員工不滿,發起歷時近月的罷工行動,期間有員工在廠房屋頂危站抗議。

工廠搬遷 威迫員工隨廠遷移

涉事工廠為「立信染整機械(深圳)有限公司」,位於深圳市龍崗區。該公司原為1960年代成立的港資廠,1990年在港交所上市,其後於2011年并入中國國企恒天集團有限公司。本年初,由於該公司位於中山市的新廠房將屆完工,廠方要求員工簽訂協議書,答應與原有工廠解除勞動關係,並與新廠建立新的勞動關係,因解除勞動關係而需支付的法定經濟補償金則分三年發放。協議書同時列明,在分期發放經濟補償金的三年內,若員工從新工廠離職,餘下的補償金會停止發放。

八九民運的爆發,除了揭露當時大學生及工人對中國政治經濟狀況的不滿,也催生了各種外國媒體猜測「中國崩潰」的文章。可是,「崩潰」並沒有發生,中國產業其後的高速發展更出乎不少人預期,多少反映了我們對中國的認識貧乏。近年,由於中國經濟增長速度放緩,「中國崩潰論」又再度回歸。一邊廂,官媒唱好中國經濟,另一邊廂則是各種宣傳中國內傷和危機的報道。究竟中國近年的發展如何?有甚麼值得留意的趨勢?當中需要處理的問題相當廣泛。這篇文章將對中國產業發展的近況略作整理。


1989年6月4日,紐約時報發表了一篇報道〈China Erupts...The Reasons Why〉,提到八九民運背後的不滿並非只源於對民主的抽象渴求,還包括民眾對經濟狀況的失望,以及對改革開放帶來社會不平等和貪污的厭惡。

五一勞動節當天,廣州百佳超級市場近百名員工抗議企業將部分股權轉售予廣東永輝超市和騰訊,改名為「百佳永輝」新公司。

據員工在網上張貼的公開信顯示,這次股權轉售在上年10月25日已發出通告,並在上月13日正式宣告組成新公司。不少在百佳工作二十年,平均年齡已有40歲左右的員工們不滿自己像打包商品一樣被轉賣,而沒有得到任何安置和補償。

一名廣州百佳公司的基層管理在網上表示,自己的工作地點需經常轉換,奔波於廣州、珠海、深圳等不同地方,連節假日都少有休息,長期以來未獲國家規定的法定加班工資。以往,他「相信會與百佳相守相依,共同輝煌」,但事實卻被「無情拋棄」和「打包售賣」。員工的公開信則表示,這次業務變動共牽涉3千名員工及家庭。工人要求企業保證員工與家人安穩過渡,不會失去生活來源。另外,工人亦要求企業補交醫保、社保、公積金,結清工齡後才加入新公司。

江蘇鹽城市響水縣化工廠3月21日發生的爆炸事件,官方聲稱至今已造成78人死亡,六百多人受傷,成為中國2015年8月12日天津港爆炸事件以來傷亡人數最多的工業事故。

爆炸發生後,鹽城市市委常委會表示將提升全市和化工產業的安全生產,淘汰安全系數低的小型化工企業。然而,事情並未告一段落。有死難者家屬在爆炸發生3天後於微博發文,表示被禁止領取親人遺體。從社交媒體記錄可見,網名「筆起彼落」的微博表示,自己及親友希望見父親一面,亦已找到遺體,但政府要求其先簽協議,確定賠償,才允許見逝去親人,使其勃然大怒。

監視、跟縱、打壓:來自國家的二次傷害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