種族歧視

自董建華時代,以「開源節流」為名開始將公共服務外判,經過十多年,其惡果終於慢慢被公眾知曉。工會和學生團體與外判商及力推外判制度的公營部門惡鬥多年,亦累積相當經驗,能夠還擊。2017年底海麗邨清潔工罷工,並連帶多條公共屋邨清潔工待遇改善,開啟了改革外判制度的苗頭。因此在去年,惟工新聞聯同工友爭取合理待遇 你也做得到——以浸大學生的經驗為例一文,總結了浸會大學學生在2017年與外判清潔工和保安員追討遣散費的鬥爭的經驗,權充一篇超簡化的反外判說明書。

與此同時,惟工新聞亦注意到,反外判的風潮並不僅限於香港。近年英國,以非白皮膚英籍人為主的清潔工多次在公營部門、大學和私人企業成功反外判,轉為直接聘用。惟工新聞亦翻譯了倫敦政治經濟學院取消清潔外判 少數族裔工人成功爭取同等待遇這篇回顧文章,期望遠方的經驗足以成為本地抗爭的一些靈感。

編按:假如已經劍拔彆張無法保證人身安全,也許走為上著,但要是仍然找得到機會坐下來對話,你會怎樣對待你的敵人?美國黑人藍調樂手達利爾‧戴維斯(Daryl Davis)主動尋找三K黨員對話,結果竟觸發逾200人退黨,馬利蘭州支部更面臨瓦解,相關經歷已拍成的紀錄片。半島電視台近日與戴維斯作簡短對談,惟工新聞特此翻譯。
 


知名美國黑人藍調樂手達利爾‧戴維斯(Daryl Davis)主動接觸三K黨成員,促成該白人至上主義組織逾200人退黨。他在美國到處巡遊演說針對種族主義,有時更與三K黨成員一同上路。

戴維斯寫了一本名為《三K黨註定的關係》Klan-Destine Relationships)的書,也拍了一齣獲獎紀錄片《偶然的禮貌》Accidental Courtesy)描述他化解種族仇恨的獨特嘗試,這齣電影將於今年2月在美國公映。

在倫敦北部,一名37歲的男人懷疑在8月初因種族仇恨襲擊一名孕婦,導致她流產而被補。涉案男人在星期三(9月14日)被警方羈押。
 
受害者是一名34歲的婦女。她在8月6日在倫敦北部布萊奇利鎮的超級市場購物期間,被一名男人用種族歧視的言語辱罵。該名男人尾隨她走到停車場,然後上前不斷踢她,令她跌倒在地上。一名40歲的路人嘗試阻止犯人,但他被人用冰包和樽攻擊頭部。
 
這兩名傷者其後到了附近的醫院,可是嬰兒已經無法救回。目擊者指該女子有中東人特徵,當時戴著頭巾,不過警方發言人拒絕對受害者做出評論。
 
排外攻擊與脫歐投票有關 種族與宗教仇恨犯罪上升
 

【惟工新聞】一位患有嚴重學習障礙的12歲男孩厄普爾(Nashwan Uppal)在校方極度脅迫下寫下「認罪書」,承認自己是ISIS的成員,打算在學校引爆炸彈。他的家人在本月初起訴位於紐約長島的東艾斯利普中學(East Islip Middle School)。根據原告,孩子因巴基斯坦穆斯林的背景被人針對。他首先被同學欺負,然後校方當作罪犯。

男孩被迫寫下「認罪書」

事件的開段是今年1月6日。那天一群年齡較大的學生在學校飯堂中欺負和騷擾厄普爾。他們問他是從哪裏來,叫他恐怖份子。根據指控,飯堂裏的大人阻止欺凌行為。厄普爾嘗試走向另一張枱,不過欺凌者跟著他,不斷問他下次打算炸甚麼地方。在他們不斷追問下,厄普爾告訴惡霸他是一個恐怖分子,並打算炸毀籬笆。根據控訴,厄普爾有社會、語言和學習障礙,當中包括嚴重語言障礙和認知發展遲緩。他並不完全理解甚麼是恐怖分子(terrorist),他誤以這是指旅客(tourist)。

編按:美國連續兩日有黑人被警察槍殺。在7月5日,斯特林(Alton Sterling)在售賣CD時被警察槍殺。在7月6日,卡斯特爾(Philando Castile)在行車時被警察截查,然後遭到槍擊,送院後死亡。事件引起美國社會極大憤怒,多個城市都有示威和堵路抗議警察針對黑人的暴力。惟工新聞現翻譯美國媒體Vox的報導,讓讀者了解警察濫殺無辜的嚴重程度。
 
2014年8月9日,米高•布朗(Michael Brown)在美國密蘇里州弗格森(Ferguson)被警察殺害。自那日至今,美國有至少2614人被警察殺死。
 
非牟利機構「致命相遇」(Fatal Encounters)透過搜集媒體報導、公開資料和警察記錄確認這些血案。當中有些資料不齊全,無法準確得知被殺者的種族、年齡及其他要素。檔案中包括一些可能在法律上成立的警察殺人事件,很有可能亦有遺漏。
 

編按:急症室輪候時間超過15小時成為一時熱話,而醫護人員過勞早已不是新聞,一切源於不把人當人的制度。如果再加上種族因素,會變成怎樣的壓迫?JM在美國一家養老院任護士助理,當白人在領高薪做優閑工作的同時,她及其他非白人的工人則在做繁忙且厭惡性的工作,還被所照顧的老人叫作「有色女孩」來使喚。工作量叫她們透不過氣來,面對失業──失去在當地惟一的依靠──的恐懼,工人仍然摸黑前行爭取卑微的改善。

JM撰文描述她在養老院的工作與感受,記下工人們如何在威壓之下聯合一起,爭取基本的尊嚴,同時不讓自己對老人麻木而成為喪失感情的齒輪。譯文原載於尖椒部落,惟工新聞獲授權轉載。


文:JM(女权主义者,护士,工人,酷儿。)

我在一個死亡之境工作。

人們來到我們這裡等待死亡,而我和我的同事們會在他們生命的最後一段旅程裡照顧他們。有時這段旅程耗時幾年或者好幾個月。而其他時候,他們花了幾個禮拜甚至幾天就抵達了生命的終點。

編按:美國總統大選將於11月舉行,競逐共和黨候選人資格的特朗普以種族歧視言論出位,備受注目,部份同情特朗普熱潮的評論更將其支持者描述為弱勢白人勞工。但另一邊廂,更弱勢的少數族裔兒童卻受政治氛圍波及,每日活在恐懼與校園欺凌之中。惟工新聞翻譯Alternet報導,從前線教育工作者眼中檢視美國學生的心靈。
 


「我的學生被特朗普嚇壞了。」一名教師在有眾多非裔美國穆斯林學生就讀的初中執教,觀察到校內的恐慌:「他們覺得要是他當選,所有黑人都會被趕回非洲。」

另一位來自田納西州的教育工作者表示,有個拉丁裔幼稚園生被友儕說他會被遞解出境並擋在圍牆之外,「他每天都問:『圍牆建好了嗎?』」

有一位教師則發現有個小五學生向另一個穆斯林同學說他支持特朗普,「因為特朗普當選總統之後將會殺死所有穆斯林。」

三分之一教師:校園反移民情緒顯著增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