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勞

否決安老院輸入外勞 勞方斥頂爛市

【惟工新聞】勞工顧問委員會就社署買位安老院舍放寬輸入外勞爭議多時,昨天勞方委員聯手否決九間院舍申請38名護理員外勞。勞方堅決反對輸入外勞,指輸入外勞無助解決問題,更會壓低安老業本來已極低的薪酬。統計處亦發現去年安老院舍僱員工時較全港打工仔平均高23%,待遇堪虞。

人手不足 院舍兼職當全職

買位院舍即是政府向私營的安老院進行買位,以應付院舍不足的問題。香港安老服務協會主席陳志育指現時院舍從業員約30,000人。即使私院聘逾1,000名外勞,行業仍然缺乏5,000人手。由於長期人手短缺,勞工顧問委員會一直倡議放寬安老院舍輸入外勞。

為了應付人手不足,院舍都各出奇謀。超過三成的買位院舍大量聘請兼職充當全職,或是聘請「掛名」職員,以達到政府的要求。不過這種方法弊端叢生,如曾出現「以老護老」、派錯藥或意外事故。

剝削外勞有利可圖 工會收58宗投訴

本年初,總工會秘書鄭清發曾指資方其實無意招聘本地勞工,只見聘請外勞能壓低成本,有利可圖。僱主會不斷「出蠱惑」剝削外勞,從中獲利。

被遺忘的加沙受害者

蘇賈耶,穆罕默德‧阿拔爾卡廉‧阿爾卡薩斯(Mohammad AbudlKarim Al-Qassass)在加沙的家鄉。圖片原圖轉載自Mondoweiss
 

編按:大學聯招今日放榜,但假如尖子生在加沙,命運將大不相同。有說以色列必須窮兵黷武,因為它被同仇敵愾的阿拉伯國家包圍。到底阿拉伯國家是否團結一致支持巴勒斯坦人?惟工新聞特此翻譯美籍猶太人新聞網《Mondoweiss》的文章,介紹巴勒斯坦人如何遭鄰近國家歧視、拒發簽證、無薪聘用的經歷。因遭以色列聯同埃及連年封鎖邊界,加沙地區經濟受重創,失業率達45%,不少人以各種手段離鄉別井謀生,但個人的天賦和努力在險惡的國際政局下卻顯得無比渺小。文中主角的加沙青年律師避過戰火,卻避不過流離失所。


被遺忘的加沙受害者
文:阿勒‧奧德赫(Alaa' Odeh)

巴勒斯坦人離開家鄉尋覓安全、安穩地生活等基本權利,卻因為他們的身份而在異國處處碰壁,甚至被拒入境。

硝煙四起之際,巴勒斯坦人一面在遠方見證著以色列的暴力和壓迫,一面掙扎著尋找機會。

這樣的巴勒斯坦人當中,以下只是其中一人的故事。

【惟工新聞】近年香港社會不斷流傳一個現象──洗碗工高薪無人做,然後商界又解釋勞工短缺云云,要要求輸入外勞等等。然而,有傳媒引述飲食及酒店業職工總會的調查,指出洗碗工平均月薪只有10,000元以下,踢爆「洗碗人工高」純屬幻象。

全職介乎$7,400至$12,000月薪

《蘋果日報》引述飲食及酒店業職工總會總幹事卓素莧指,上月30日工會到勞工處網站調查洗碗工薪金資料,發現當天129份洗碗工當中,屬於全職洗碗工的月薪只介乎於7,400至12,000元之間,大部份每周工作六天並每天工作九至十小時。以最低的7,400元為例,每周六天、每天九小時,其實時薪只有31.6元,比最低工資僅多一點。

另一方面,卓素莧續指工會早前訪問了20名洗碗工會員,當中半數已離職,而其大部份離職原因都是薪金不理想及長期工作以致勞損。

洗碗包場 變自僱損福利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