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潔工

編按:海麗罷工最後以成功爭取賠償作結,然而有所收獲的並不止是工友。罷工整整一年後,支援者在工潮中獲得的的經驗、感受、回憶,仍歷久常新。在《海麗罷工紀念冊》,八名聲援者書寫了他們日常未有與工友訴說的心聲。


飛/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自治八樓)成員/

當工友對我們說謝謝,我總是想原句反彈給他們,兼夾一句「對不起」。

對不起的地方,有很多。在大半年前我就應該做起這本紀念冊、在罷工裡我應該更冷靜理性地處理種種事情、罷工結束後我應該與工友們繼續一起改變工作上遇到的不公平......也不只是我要說對不起,是我們這座城市裡的所有人,都虧欠了勞動者太多太多。

《海麗罷工紀念冊》--工友剪影篇

編按:海麗工潮一周年之際,惟工新聞聯同清潔工會出版了罷工紀念冊,以紀錄這場人數雖少卻具深遠影響力的抗爭,讓工人、組織者、支援者在既有經驗上穩步前行。這幾天,惟工新聞將會轉載紀念冊部份內容。以下為《工友剪影篇》,由工友口中說出罷工的緣由、堅持下去的理由、除了爭取到遣散費還獲得了什麼。


為什麼罷工?

肩周炎越來越嚴重,醫生說是工作造成的勞損。阿蘭拉起衣袖,指著手臂上一片通紅說:「依家晚晚都痛到要貼鎮痛消炎膏布。」身邊的工友替她也替自己不值,紛紛嚷道:「你睇,做到咁都無遣散費。」

因為長期使用漂白水清潔廁所,在稀釋漂白水時眼睛受到刺激,又痕又痛,只能自己買一些眼藥水,舒緩眼睛的不適。可是近期開始出現視力模糊,懷疑與工作有關。「人人都讚我清潔得好,但這是用自己辛苦得來的。」

序:為什麼清潔工值得擁有更好*

編按:海麗工潮一周年之際,惟工新聞聯同清潔工會出版了罷工紀念冊,以紀錄這場人數雖少卻具深遠影響力的抗爭,讓工人、組織者、支援者在既有經驗上穩步前行。這幾天,惟工新聞將會轉載紀念冊部份內容,包括工友剪影、支援者感言。以下是紀念冊的序言,來自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自治八樓)的支援者嘗試重新定義勞動的本質,期望引起讀者反思:到底什麼才是合理的勞動待遇。


文:阿飛/支援者/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自治八樓)成員

冬日,這裡的風特別大。穿過石屎高牆照射進來的斑駁陽光,並未帶來多少溫暖。因為近海嘛,當然大風。工友如是說。

每當回想起在海麗邨度過的十日,總免不了感慨:我們這座城市裡的所有人,都虧欠了勞動者太多太多。

【惟工新聞】禾輋邨清潔工昨(21日)早上與婦女勞工協會清潔工人職工會發起行動,抗議外判商民順約滿在即,以「調職」作假選項,逃避遣散費。清潔工與勞工處代表及民順商議後達成共識,事件暫告一段落,惟清潔工應要求簽署保密協議,未能透露賠償方案及金額。民順拒絕工會參與商討過程,勞工處亦食言沒有邀請工會代表列席討論,工會代表斥勞工處不尊重工會和程序。

勞工處違反約定  默許老闆欺壓工人

【惟工新聞】海麗清潔工罷工不足一年,同一間外判公司再以同樣方法欺壓工人。禾輋邨清潔合約將於本月31日完結,其外判清潔公司民順清潔有限公司在月中出信要求工人簽署調職通知書,否則工人無法獲遣散賠償。禾輋邨外判清潔工人今早發起行動,連同香港婦女勞工協會清潔工會及聲援人士約30人到場。受影響工人約20到30人,涉及金額30至40萬。工會指,外判公司的做法是「假調職,真解僱」。

及後,民順職員指可於九時半與工人、勞工處代表及房署代表討論遣散費安排。

【惟工新聞】大圍新翠邨清潔服務將於2018年12月31日轉換外判公司。舊外判商義合清潔公司(下稱義合)著員工簽署「意向書」,惟當中未交代支付遣散費的安排。昨日(2日)清潔工準備發起罷工,義合昨晚提出方案,最後今日在會議上向工友公布安排,承諾發放「約滿獎賞」 ,順利解決問題。

義合代表曾指,本周三(5日)會向工友交代方向。惟清潔工在上周開工友大會時,表明不會多等,要求對方在上周六(1日)前答覆,當時義合仍未回覆,於是清潔工人決定今日罷工。 義合代表最終於昨日回覆,並於今日與工會和議員達成協議,承諾發放「約滿獎賞」,金額為遣散費對沖強積金後全數餘額。清潔服務業職工會組織幹事杜振豪指,待清潔工在月底完約後再計算獲發金額,相信一月可取得「約滿獎賞」。

清潔服務業職工會指,因不完善的政策及法例,政府外判工人的年資補償,長年累月遭外判公司剝奪。海麗罷工爆發後,社會十分關注外判清潔工人的處境。近月政府宣佈,2019年4月後的政府外判服務合約,將會落實「約滿酬金」的安排。然而,在政策過渡期間,外判清潔工人面對轉換公司時,依然毫無保障。工會促請其他政府外判公司,仿傚義合,為工人支付合理年資補償。

編按:近年,從浸大到海麗邨到廣州到倫敦,各地的清潔工紛紛行動起來,反抗刻薄的外判商。四年前,廣州大學城更換物業管理公司,200位清潔工罷工,抗議舊外判商違法勞法,同時要求合理的安置方案,補繳社保和住房公積金,亦要求新外判商聘請全數清潔工。工人無懼政府的打壓,以及資方分化本地外地工人的詭計,最終得到勝利。在一個多月的抗爭中,有不少大學生關注及參與行動,惟工新聞特此轉載當年積極參與行動的大學生祥子的文章,回顧清潔工人罷工過程。

編按:在香港,隨著多次外判(或稱外包)工人罷工反抗超剝削待遇,以及多個居民團體揭發外判商合謀定價(圍標)等貪污行為,公眾已不再接受政府所謂外判節省成本的說辭。過去惟工新聞緊密跟進香港多次外判工人抗爭,亦有報導及轉載發生在英國、美國、台灣、中國等地的外判問題。這次輪到馬來西亞。在這篇文章,朱進佳藉近日吉隆坡法院外判清潔工罷工為引子,講述當地外判問題。讀者可能會發現,文中提到的現象與你所在的地方看到的不幸地相似......


2018/7/30

觀塘順天邨二十多名外判清潔工人於五月十七日到房委會總部請總,並向勞工部投訴英華清潔服務有限公司(下稱英華)拖欠多達二十多萬的長期服務金和遣散費。現在已是七月下旬,英華仍未支付工友應得的賠償,房委會和勞工處則推卸責任,指工友應向公司追討。惟工新聞訪問順天清潔工友好姐,提提讀者不要忘記這場陷入僵局的抗爭,。
  
打掃順天屯的一對手
 
好姐一家在2005年搬到順天,住了十三年,那時她女兒才讀幼稚園,之前他們一共搬了兩次。「我先生之前在深水埗石硤尾住,是那種七層大廈。他二十二歲才來港,很難在公屋裏加他的名字。他在伯父那裏住住了三十幾年,到伯父死了也加不到。他一直付市值租金,直到該區重建清拆。政府本來不打算安置我們,當時區議員和我們說這是政府責任,假若政府不安置我,便叫我睡在大堂,他替我報警。最後政府安排我們到屯門寶田,住了四年多,後來他就搬到順天邨這裏。」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