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藝師

【惟工百業】路政署上月7日連夜斬掉西半山般咸道四棵石牆樹,惹來輿論譁然,斥責政府「夜襲」濫伐未有倒塌危險的老樹,申訴專員公署本月初更表示將主動調查。從事園藝工程的Jacky(化名)呷著奶茶,對惟工記者一聲冷笑,「喺香港做呢行,絕對同環保無關」。

不是不愛惜草木,而是香港的城市規劃、樓盤設計、政府部門文化,統統都不容你愛惜草木。入行7年,Jacky見過種樹不預泥膽位的變態樓盤圖則,聽過叫園藝工人摘掉屋苑所有木棉樹每朵花的荒唐委託,也遇過一早決定了斬樹之後才召喚他們來寫驗樹報告交差的政府部門。對老樹死因,最前線的工人有最直接的觀察。

封路修樹:半山上面全部富貴人,你敢塞佢條路?

甫進餐廳坐下,Jacky就趕到,難得訪問當日不用開工。壯健卻沒有誇張肌肉,打扮帶點西部牛仔味道。在半山豪宅動輒呎價數萬元,習慣做斜坡樹木檢驗的他卻毫不動心,原因絕不止是人窮住不起,「綠樹環繞吖嗱,環境優美吖嗱,買樓送斜坡,你預咗架啦。」只顧樓價升跌的香港人對實際居住細節不多留意,但半山樓盤常將斜坡劃為屋苑範圍,斜坡上的樹木,沒事時業主得負責保養的成本,萬一保養不善塌樹掉到路上壓傷途人,更須出錢賠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