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工百業】「不如約你三點?」「就三點啦。」「不如三半啊……哈哈我怕我起唔到身。」

商約訪問細節之時,助產士阿藍(化名)為自己的分秒必爭失笑。最後她還是遲了半個鐘才到達,原因卻不是賴床。本來的休息日要用來進修,雖說是上課,實質要做的和上班無異。從醫院趕來,阿藍不慍不火地說:「我哋叫自己做『食物鏈最底層』。」

護士工作看似薪高前途穩,然而公立醫院每年流失護士過千,護士協會更發公開信質問政府,為何人手問題在十年來都得不到改善。「人手不足」已是年經,耳熟能詳,但具體是如何發生在血肉之軀之上的呢?入行兩年的阿藍,細細道出護士的過勞日常。

更表混亂難規劃 假期折現無得放

「追更係好常見嘅事,有時病人見到會問我:『嘩,你係咪無瞓過覺?』」阿藍解釋道,護士上班時間分早(A)、晚(P)、通宵(N)三更。追更即被安排在P→A→N三更上班(見下表),工作完一更,隔6至8小時又再上班,除去交通時間,中間只剩4至6小時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