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散工

最近基本是便秘期,訪問寫文進展不良,過了珠寶展後都唔想接散工,但又好多人介紹工俾我喎。不如講下在身邊擦身而過、有接與無接的散工項目。

1. Art Central中Gallery Booth helper。

係朋友個老公whatsapp俾我,佢fb朋友wall上的招聘廣告,我fb msg咗佢,原來佢係代一個在澳洲的Gallery請人。(寫到呢道我不禁諗朋友的朋友係咪即係自己,媽我好亂)成$150一個鐘呀大佬。佢俾咗個電郵,叫我將CV發過去。事忙,過了一個星期先諗起發CV,才發現當日份工已經開始咗。

2. 功課輔導班導師。

學烏都語的同學知道我住邊區,佢係該區社區中心的社工,專門服務少數族裔,搞咗個功課輔導班,whatsapp問我有無興趣做義工。本來就很有興趣,但鑑於是一周三天,每個晚上2小時,我不禁計算,作為自由業者開始計較時間與賺的錢不成正比,於是我無覆佢。到我話佢知,我晚上會有兼職了不好意思,要推辭,才發現原來佢話的義工是有義工費的,每小時$100(咁叫義工,咁計我以前打工份份都係義工)。我才發現恨錯難返,又唔好意思咁樣衰即刻話,好啦我推咗份兼職接你個份啦。於是只能講一聲拜拜。

3. 電話問卷調查員。

去完印度回來,過埋個年,財散人安樂,就開始9搵工。做了event helper同問卷調查員,之前傾落的文集有錢開工了,跟住又去見工做商場客服,結果2月在重新適應打工與忙亂之中度過。
 
1. 珠寶展helper,經agency介紹,開工又完工了。60蚊一個鐘,由於是在博覽館,又另有每日$50交通費,不過交通費最後是用突有餘的。
 
2. 今年與印度佬有緣,老細是兩個印度佬,一個駐泰國的銷售部A,一個是駐印度管廠房生產V。難得遇上兩個都幾好的印度佬。阿印度佬又趙印度煙,陣味好似返咗印度咁。
 
3. 原來的工作要求最主要是翻譯及sell客。第一日來到,佢地就已經幫我整好進出珠寶展的名牌,保安是頗為森嚴的,又要拎身份證又剩咁。其實最後我做得最多,係執頭執尾,買下外賣,運下貨,有得執下神沙時已好開心。
 

【廢青打散工手記】搵工小記

原來jobsDB每日成千上萬份短期/兼職,真係乜嘢都有。我從前都唔知可以有咁多種類。而jobsDB個app真係相當方便,upload個cv,9 click就可以申請,求職信頓變old school,科技真係日新月異呀吓(年紀大mode),加速令人變成無文化無內涵,以前教落寫求職信乜格式乜禮儀,都唔駛再學咯。但當然,速度文化帶來的問題是來得快去得亦快,好幾份9 click的工,搵我我都懶去面試。

試過有保險公司搵臨時文員,電話直接問,做乜9我做開全職會走去做兼職,我解釋完,佢就問我有無興趣做星期一至五的文員,短短地三個月,但因我另有freelance,唔想全職,就拒絕咗佢。另外有份,我申請完都唔知係乜公司,個男人whatsapp叫我去油麻地彌敦道Starbucks見工,臨時文員喎,佢到底想我喺咖啡店表現咩skills佢睇?最後因為當日晏晝老竇臨時話同姪仔飲茶,我就無去到,臨in半小時whatsapp話something come up就算。

編按:惟工新聞去年舉辦工作坊,由獨立媒體(香港)小型岀版資助計劃支持,探討各行各業零散工狀況。參加者的努力終於開花結果,訪談工友後寫成的故事將陸續刊登。到底免費報派報員被街坊追打至工傷怎麼辦?超市promoter如何被層層食價?配音員由合約制轉為零散化之後如何生存?月入過萬的陪月員真是一份筍工?工作不穩定又缺乏勞工保障底下的笑與淚,將為大家一一披露。
 

 
【惟工新聞】「 我寧願轉行,都唔願意同你地搶飯食。」家輝當了半輩子的配音員,看著行業轉變、從業員的尊嚴不斷被踐踏,他決意挺直腰骨。
 
配音員分飾多角無奈破壞本錢 廿年後合約工底薪不升反跌
 
最近的生活是諗,煮咩,寫咩,同埋雕章雕咩。呢段生活,可以稱得上是on job detox,清清過往在雲上工作積落的毒,踩踩個生存的實地。
 
在中環返短期工。所謂賣衫,其實係荀位來的,因為呢個位真係人流極少。大家好清楚呢個崗位只需要存在,因此可以做好多其他野。加上同老友一齊做,結果好似以前中學去自修室咁,工作桌上亂到七彩,收錢時撥開晒枱面啲雜物先開到部電腦咁樣。
 
日日對住啲衫,好驚自己視野只在這2百平方呎裏。好彩可以做自己嘢。在這裏過了聖誕,又過了元旦,失去了對「紅日」的知覺,又無去元旦遊行。存在就有錢收的幸福生活,所以無咩嘢寫。
 
十幾日無返工,留咗時間,返下大陸,寫下文。嚟緊一個月都會返多啲,搵錢去印度。中學好友堅持覺得我係做research。唔係咖,我真係無嘢撈咖 XD。有雜工歡迎介紹。我暫時目標係唔搵工,等工搵我,睇下自己幾時餓死/ 無嘢做悶死。但觀乎現時,應該都仲有排玩。
 
1. 執衫執到間房出現高及大腿的衫山衫海,於是我搵唔到開工用的黑色長褲。對於鍾情森林系偽文青裙裝打扮的我 ,要整條長褲開工,是麻煩的。從來未做過對衣着有特定要求嘅工。總之最後搵咗對黑襪褲裙裝開工,因此遲咗出門。
 
2. 12點開工,11點9先上巴士。通知game公司J哥仔,話佢知我會遲15分鐘到,叫佢通知我個partner。竊以為是基本工作倫理。點知遲咗4個字上去,發現拍檔甩底。J哥仔話,一定會調返個拍擋俾我,因為今日出某大game的第15代,一定勁多人上嚟問。又唔count我遲到。咁優待呀。
 

編按:惟工新聞去年舉辦工作坊,由獨立媒體(香港)小型岀版資助計劃支持,探討各行各業零散工狀況。參加者的努力終於開花結果,訪談工友後寫成的故事將陸續刊登。到底免費報派報員被街坊追打至工傷怎麼辦?超市promoter如何被層層食價?配音員由合約制轉為零散化之後如何生存?月入過萬的陪月員真是一份筍工?工作不穩定又缺乏勞工保障底下的笑與淚,將為大家一一披露。
 


【惟工新聞】自2002年免費報紙興起,很多上班和上學市民也會順手從派報員手中拿取一份。即使對報紙興趣缺缺的市民,早上也總會看見派報員不辭勞苦將一份份報紙派至排隊等候或是順道路過的市民手中。這個看似熟悉的行業,幾乎每天都會出現在我們生活裡。但這份行業,我們又是否已經有足夠的了解?惟工新聞近期與數名派報員進行採訪,與讀者一探這行業的奧袐。

加五毫子人工 如廁靠同行互助

編按︰在零時合約關係下,僱主並不會保證最低工時,工人卻必須保證隨傳隨到。有些工人一直等待,但最終沒有分配到任何工作,這意味著零收入。為保障零時合約工人,英國政府可能要求企業支付額外費用。惟工新聞特此翻譯《衛報》報導。
 


英國企業可能要為僱用零時合約(zero-hours contracts)工人而支付額外費用。英國政府的就業調查員指這項政策目的是製止「懶惰」的雇主剝削員工。

為關注性質不穩定的工作,特別是零工經濟(gig economy),2016年10月份文翠珊(Theresa May)任命馬斐‧泰勒(Matthew Taylor)評估現時的僱傭方式。

泰勒在接受《金融時報》採訪時表示他正在考慮一個計劃,阻止雇主讓工人承受可能不需負擔的風險。

這項建議要求企業向合約規定需要待命的工人,支付高於最低工資的薪金。這法例將給企業提供誘因保証工人有更多工時,否則它們就要增加成本。

他說:「我認為我們可以鼓勵雇主在轉移風險上不要那麼懶惰。即使雇主每週提供15個小時而不是1小時,至少這15個小時讓我能夠支付抵押貸款。」

上回:早一日剛收工就收到agency電話,叫我落舖做Promoter,我講到明係乜都唔識,佢即刻安排training第二朝俾我。
 
1. Training確實係一對一,由office我估佢係做retail and marketing的哥仔講佢哋各種打機的産品。我對呢個哥仔印象好好,因為佢記得晒所有part time個名。佢問我有無打機,我話無,手機遊戲呢?都無。佢俾左叠notes我,我從手袋拎支筆出黎寫嘢,佢有少少驚訝。
 
2. train咗1粒鐘左右,佢阿姐就敲門入嚟,問佢搞掂未,指住我話佢要12點落到舖,旺角無隨意門落尖沙咀咖。睇住哥仔俾阿姐小,問佢啲嘢即係未做晒啦?哥仔攬住部機、文件,阿姐行去邊佢就急步跟去邊,好似日劇辦公室畫面,好有喜感但我笑唔出,惟有擰轉背廢事佢尷尬。其實我心裡諗,如果我再返工返落去,我應該都同阿姐脾性差不多,我連副眼鏡都同佢一樣。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