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dis

何韻詩周日在台灣參加遊行時遭到兩名統促黨黑衣人潑紅漆,卻同時引起了媒體質疑持觀光簽證的何是否有權參與遊行。對此,台灣移民署聲稱集會遊行是人權,外國人的參與不會受限,又稱尊重人權自由的普世價值。

然而,沒有媒體關注,特別是窮苦的外國工人看來不在台灣移民署的人權之列。2015年,南韓Hydis工人來台抗議台資公司永豐餘單方面關閉工廠、解僱員工,工廠資方更威迫恐嚇使工會領袖自殺。但工人卻被台灣移民署暴力遣返。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這篇文章指出,〈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早在2009年便在台灣施行,但根本被移民署當作廢紙。不只工人被遣返,有德國人參加台灣反核運動亦被禁止入境。這次香港反送中運動力量巨大讓移民署轉彎,但移民署的說法十足虛偽。《惟工新聞》特此轉載。


文/吳嘉浤(桃園市產業總工會秘書)

編按:被解僱、到台灣向老闆抗議反被驅逐出境、被列入黑名單拒絕入境,面對種種令人絕望的打壓,韓國Hydis的工人仍然堅持下來,抗爭三年後最終迎來勝利。法庭宣佈資方解僱無效,Hydis工會要求資方賠償解僱至今的全額工資,勞資雙方最後達成和解。本周,Hydis工人成功入境,到台灣報告抗爭的勝利。惟工新聞特此轉載台灣公庫報導


文:許詩愷(公庫記者)

韓國Hydis面板廠工人在2015年遭到資方解僱,接著來台向母企業永豐餘集團陳情,隨後因多起抗爭遭驅逐出境。但他們在今年2月因韓國地方法院介入調解,終於成功向資方爭回被不當解雇期間積欠的薪資,並於拒絕入境台灣3年的禁令到期後,重返台灣和聲援者們聚會,說明這段期間的抗爭歷程。

編按:無良老闆關廠炒工人,協商期間忽出售生產設備!因不滿股權人在工廠尚有大量盈餘的情況下關廠、集體解僱員工,韓國Hydis工人進行了超過二百天的抗爭,部份工人代表更遠赴台灣抗議老闆,期間Hydis前工會會長自殺、工人亦遭到台灣當局拘捕及遣返。在工人不懈爭取下,勞資雙方終於展開定期協調談判。然而,這時資方突然打算售賣Hydis廠內的生產設備,無視工人要求回廠工作的意願。苦勞網刊登工人回應事件的聲明,工人要求資方立即中斷出售HYDIS生產設備,並針對工廠的正常化經營、79位被不當解僱的勞動者之僱用問題,與工會提出對策,惟工新聞特此轉載聲明全文。

Hydis是一間南韓科技公司,集團掌握LCD核心技術中的廣視角技術。公司最大股東元太科技決定陸續關閉全國生產線,轉為只靠專利權獲利的經營模式。Hydis原本大有可為,但是公司寧願任由放棄生產線讓800多名員工失去生計,也要選擇坐收權利金的經營。工人的生計在資方的成本利潤考慮下亳無價值,工人就像是能夠隨便捨棄的道具。

這篇文章轉載自台灣苦勞網。文章指出在資本全球化的年代,發生在Hydis工人身上的事情,完全有可能發生在每一個工人身上,這亦不會是最後一場類似形式的抗爭。我們要好好記住這次的教訓。

 


反關廠或反「關廠權」的鬥爭?
韓Hydis工人對抗永豐餘的行動啟示

文:毛翊宇(勞動視野工作室成員)

 

【惟工新聞】台資公司永豐餘疑違反韓國勞動法,單方面關閉旗下的韓國廠商Hydis,並解僱逾800名員工,觸發本月初起工人的反關廠抗爭。惟資方沒有回應工人訴求,更對工會領袖裴宰炯作出多番威脅恐嚇,逼使其於本月11日自殺身亡。港團體今晨(5月18日)到永豐餘香港辦事處抗議,聲援韓國工人,並悼念身故的裴宰炯,卻遭永豐餘職員及警方暴力對待。

疑違法解僱 工會領袖被迫自殺

韓國廠商Hydis屬於台資集團永豐餘旗下的元太科技公司,公司專營各種平板顯示技術。今年1月6日,永豐餘董事會決定關閉Hydis生產線,並於3月31日大規模解僱不接受自願離職方案的員工,逾800名工人,包括外判工在內因而失業。惟資方事前並無通知工會,只單方面知會韓國政府勞動部全面解僱員工,疑違反韓國《勞動基準法》。

至5月1日,工會發起抗爭行動,反對公司單方面關廠解僱,並赴台到永豐餘總公司抗議,多個台灣勞工團體亦有聲援。可是資方並無回應工人訴求,反而多番威脅工會領袖裴宰炯,聲言會對裴作出民事及刑事起訴。裴不堪龐大壓力,於5月11日留下遺書,在韓國雪嶽山上吊自殺,遺體於翌日被發現。裴在遺書中表示,希望工人繼續團體抗爭,自己「先前往那個沒有惡業,榨取和打壓的世界去」,並著朋友照顧其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