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ddie Gray

記者辛‧加里上週一在巴爾的摩採訪時遭警察以橡膠子彈射擊前額,其後被捕。(圖片轉載自Colin Campbell的Twitter

 

編按:繼去年黑人少年布朗(Michael Brown)被弗格森市警察殺害後,美國巴爾的摩(Baltimore)警察涉嫌殺害黑人青年格雷(Freddie Gray)一案,再次掀起大規模種族衝突。六名涉案警員上週五(5月1日)被起訴,市長亦於昨日解除宵禁令。不過事件並未告一段落,街頭騷動期間眾多警察濫權與司法制度崩濫的事例正逐漸揭露。美國獨立記者辛‧加里(Shawn Carrié)在巴爾的摩採訪期間被胡亂拘捕,未有罪名在身卻遭囚禁於拘留所49小時。惟工新聞特此翻譯他在英國《衛報》對這段經歷的自述,一窺巴爾的摩黑獄風雲。
 


巴爾的摩街頭上一次發生騷亂是1968年,緊接馬丁路德金被暗殺之後。2015年弗雷迪‧格雷(Freddie Gray)被警方拘留期間死亡,激起群眾震怒,騷亂再次燃燒,而政府使用了非常手段企圖恢復秩序。

這些非常手段,包括犧牲我們的憲法權利。我是其中一個犧牲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