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判

【惟工新聞】今年6月,惟工新聞收到求助,有康文署轄下的歷史博物館保安員指,外判保安公司懷疑看中續約期間有機會節省開支,因此在明知能夠繼續承包博物館保安工作的情況下,先與保安解除合約再重新聘用,此舉不但斷工友年資,亦避免日後遣散費上升的風險,同時扣走保安的年假和勞工假,可謂一舉三得。
 
通知書幾行字  年資假期被清走
 
涉事的外判公司為「私家安全顧問有限公司」,2014至2017年合約由其承包,本年康文署重新招標,承包商繼續為私家安全。根據政府網頁顯示,新一輪合約已於本年3月30日批出,合約期由2017年6月1日至2020年5月31日。按此年期,外判公司應於本年5月與保安簽約。
 

【惟工新聞】做記者都要外判?台灣《蘋果日報》上星期三(6月14日)發內部通告,「鼓勵」編採人員離職「創業」,再用合約形式購買前員工的報導或美術作品,將員工變成外判承包商。消息引起台灣傳媒從業員鬨動,指責壹傳媒為削資不惜出外判奇招,拒付勞保和退休金。

通告由台灣《蘋果日報》社長陳裕鑫發出,稱倚重網上閱讀的模式已令中央集中編採形態成為過去,將「鼓勵」現時員工自行成立公司或個人工作室,甚至成為自由供稿人,再由《蘋果日報》簽合約以按件計酬形式購買他們的服務,合約期僅為半年至一年,保障成疑。


通告以陳裕鑫名義在6月14日發表。

通告又舉例指成立工作室按日完成報紙版面的美術編輯,將獲相當於七至八成薪金的合作酬勞,變相減薪。

壹傳媒有限公司上星期一(6月12日)公佈最新業績公告,2016/17年度台灣《蘋果日報》總收益為4.4億港元,較上年度下跌26.0%,其廣告收益則減少28.1%。公告稱廣告費由印刷版轉至數碼平台,廣告收入大跌。

【惟工新聞】浸會大學保安及清潔外判合約均於本月尾屆滿,由於校方對外判商監管不足,面對新舊外判公司種種走數劣行,這個月來工人、工會及學生須多次採取行動向校方施壓。今天(6月12日)早上,浸大社關、學生會、社工系的學生和保安員一同與物業處開會討論遣散費安排。
 
校方「體諒」外判公司 墊支遣散費差額
 
早前,勞工處及校方徵詢的法律意見皆指出,龍衛需要付遣散費。不過校方卻未能敦促龍衛履行責任,更有人認為需要體諒外判商維護自身利益的行徑。在今早的會議上,校方提出兩個方案:一,交由勞資審裁處判決;二,龍衛付部份遣散費,計算方式為遣散費總額減僱主強積金供款部份後(即對沖),公司支付六成金額,款項名義為「特惠金」。
 

【惟工新聞】浸大清潔外判公司交接問題多多。繼昨日(6月1日)校方代表誘騙現職莊臣的工友自願離職後,今日(6月2日)又有新花樣。在新公司惠康環境服務公司為工友舉行的簡報會上,惠康和校方均拒絕透露工友新合約的薪金,最終釀成罷工。
 
校方昨誤導今隱瞞引不滿  工會發動工業行動
 
見新工,薪金可說是基本得沒有再基本的資訊。可是在長達一小時的簡報會上,惠康隻字不提工友將會得到的具體薪金以及薪金計算方法。當浸大社關成員就此提問,物業處黃小姐斷然拒絕,聲稱惠康會在6月5日面試工友期間個別告知薪金。黃小姐昨日於舊公司簡介會上嘗試誤導工人自願離職(詳見文末相關報導),校方信用早已成疑。在這情況下,浸大社關成員和清潔工會強烈不滿,指出即使惠康拒絕透露薪金,校方在招標時必定知悉外判商提出的各項成本,因此要求校方交代。可是校方以「個人私隱」為由一再拒絕作答,簡介會旋即陷入僵局。
 
浸大外判商在工人薪金做手腳早有前科,浸大社關成員阿泰揭露,先前保安外判交接期間的薪金亦出問題。一些本來任職「三柴」和「白衫」,在簽訂新合約後遭到降職。清潔工會總幹事梁葉漢更批評,校方包庇外判商不提薪金,形同欺騙。他引述過去一些個案的例子指出,一些公司有可能在員工做滿一個月後才告知其薪金,令員工大大吃虧。

【惟工新聞】浸會大學清潔、保安外判公司舊合約皆於6月30日屆滿,繼早前本報報導舊保安公司龍衛打算逃避逾百萬遣散費,舊清潔外判莊臣同樣有此打算。今日(6月1日),莊臣舉辦簡介會向浸大清潔工說明交接安排。令人費解的是,校方物業管理處在會上與外判商站在同一陣線,誤導工人簽自願離職書放棄追討權利。
 
物業處代表多次誤導工人 無憑無據為外判商美言
 
莊臣的代表毛先生在簡介會上指莊臣的工作崗位多得不能盡錄,著工人可放心跟隨舊公司離開浸大。但是當學生組織浸大社關的成員問到能否提供具體崗位資料時,毛先生卻拒絕。不過,在資料不足的情況下,物業處代表黃小姐仍為莊臣背書,謂「莊臣有好多盤可以俾你揀」。
 

5張圖拆解外判商的語言偽術

【惟工百科】一些應有的權益被花言巧語合法地騙走,是否很難接受?而且騙你的還要是一直都依附你勞動成果生存的寄生蟲?別說笑了,打工仔尊嚴豈可如此踐踏!惟工新聞在這裡為大家拆解一系列外判商的語言偽術,讓打工仔日後遇到壞老闆時不被輕易騙倒。
 
 
調動工作崗位
 
背景:大部份外判工人的合約通常都沒訂明詳細的工作地點,僅是寫上空泛到等於沒寫的「香港九龍新界」,這使得外判商有權任意調動工人到別處工作。但是對於很多基層工人來說,跨區工作的成本都是無法負擔的,在就近住處工作可以省卻交通費、回家煮飯、照顧家人等等都是重要的考慮。
 
【惟工新聞】明愛專上學院位於調景嶺的新校舍即將落成,學生的活動空間增加,同時也需要更多清潔保安員投入維護校舍。可是多勞未必多得,舊校舍兩位保安員被要求兼顧新校舍的巡守工作,薪金卻比新入職者還要低。保安員表達不滿後面臨外判商報復,學生為此成立「明愛勞工關注組」(下稱勞關組),在短短三日內收集到二百多個同學簽名支持保安員。
 
拒絕增加工作量後遭針對 新入職者薪金高出千元 
 

編按:企業將工作外判早已不是新聞,連特朗普競選總統時也打出阻以工作機會外流海外的旗號,企圖奪取白人勞動階層的支持。不過「本土優先」的盲點可能是美國大量外判工其實在境內發生,經濟學家估計全國約2,000萬打工仔是外判工,連被評為立場保守親商界的《華爾街日報》也瞧不過眼,近日刊登文章直斥各大企業外判成狂的現象達歷史高峰,從銀行到製藥到超市到飛機工程近乎無所不包,有人力資源顧問甚至坦言未來數以千計大企業除行政總裁上下的職級之外將完全沒有正式員工。惟工新聞特此翻譯。
 


跨國企業從來未曾如此肆無忌憚地把公司業務移交給承包商。由Google至沃爾瑪,他們正籌謀一場精簡公司開銷及犧牲工人就業保障的改革。

維珍、沃爾瑪、Google瘋狂外判

若以員工人均營收計算,全球任何一間航空公司都比不上維珍美國航空。因為行李運送、重型維修、預約服務、餐飲、以及許多其他的工作並非由正式員工完成的——維珍聘用大量承包商。

去年3月,維珍航空的總裁考殊(David Cush)對投資者表示,「我們將會把所有不需直接面對客戶的工作外判。」4月,他以26億美元(約港幣203億元)將維珍航空出售予亞拉斯加航空公司,比2014年下旬的市值增幅愈倍。直到12月交易完成後,他就離開了公司。

【惟工新聞】外判制度一直為人詬病,外判公司、招標者、政府實際上如何利用外判制來剝削工人?李先生(化名)曾在跨國外判公司工作,由高級物業主任做到分區經理,參與過入標程序。惟工新聞訪問了李先生,由行內的眼光一窺外判的操作。

為削成本僅設最少人手 招標者:我無話俾你食飯 

「出標書嘅無諗住要剝削工人,但有啲設計最終令工人被剝削。」價低者得對很多招標者來說是最大的考慮,為了減低成本,設計標書者通常由人手、崗位比例著手。以物業管理為例,李先生指當一個屋苑有八座大廈,一樘大閘,一間控制室,最少需要十人,另外需要再備2至4名的巡邏人手。合共12或者14人的方案,對於外判公司來說是成本高或低的考慮,對工人來說則是有沒有飯吃的問題。

保安需要一直留在崗位,想要離開崗位吃飯或休息就需要他人輪流頂替。李先生指,12人的團隊輪換得較慢,保安可能要去到下午4時才有飯吃,遇上突發事情要處理就會拖更久,有人甚至會選擇不吃。相對來說,14人團隊的輪換較快,就可以在較短時間內讓所有人都吃上飯。

這些問題對招標者來說毫不重要,擔任分區經理期間,李先生向屋苑主任反映吃飯的問題,只得到涼薄的回應:「我俾張約你係要求24小時服務,我無話俾你食飯,你鍾意咪叫人嚟頂囉。」

【惟工新聞】做錯事要承擔責任,是從小孩開始就學習的道理,但這道理在大專院校卻似乎行不通。香港大專院校多數把保安工作外判,物業管理及保安職工總會總幹事黃傑業指出,承包院校合約的外判公司來來去去都是那幾間,不論外判商如何剝削工人,最終還是會中標。
 
當中一間名為龍衛保安公司(下稱龍衛)的外判商,分別於不同時期在嶺南大學、教育大學、浸會大學及科技大學承包保安工作,教育大學與龍衛的合約更持續了13年之久。龍衛每到一處,都惹得工人滿腔怨憤。嶺南大學新一輪投標期將近,有工人目睹龍衛的管理層到嶺大校園內視察,推測龍衛即將再次入標,工人對此感到憂慮。
 
提到龍衛的黑材料,工會幹事拿起勞工法例小冊子細數,龍衛沒有一項不中獎。
 
賤招一:十蚊廿蚊都呃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