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判

【惟工新聞】海麗邨外判清潔工罷工進入第八日!儘管外判商民順態度粗暴,更得到房屋署包庇,罷工工人的士氣仍然高漲,請各位繼續關注事件。

惟工新聞翻查房屋署文件發現,涉事外判商民順、工商在全港各處均獲得外判合約,總值超過一億。種種跡象顯示,民順及與其關係密切的香港工商在其他屋邨清潔服務當中同樣剝削、令工人失去遣散費、月薪同樣僅增加十一、二元。而為應付罷工而從東頭邨和鴨脷洲邨調派過來的工人壓力超負荷。看來海麗邨的情況僅是冰山一角。

騙徒手法一成不變 愛民、石圍角邨工人同受害

昨天(1月2日),多名支持海麗清潔工的學生走訪何文田愛民邨及荃灣石圍角邨。他們發現,兩邨的情況與海麗邨幾乎一模一樣:上一手的清潔服務承包商同樣民順,同樣在2017年11月轉到香港工商,多名工作超過兩年的清潔工同樣失去遣散費。石圍角邨的清潔工更是在與新公司香港工商簽訂新合約後,才被民順告知「可到其他地方工作,否則要簽自願離職」。

編按:海麗邨清潔工罷工,至今持續第六日,再次引起社會對外判制的關注,然而最大老闆房屋署始終拒絕面對工人,協助其爭取應有權益。參與組織工人的職工盟物業管理及保安職工總會總幹事黃傑業撰文,細數政府如何靠外判制度剝削工人來省錢,指出政府對剝削之事不可能不知情。


政府哪會不知情,年慳1億全靠外判商

文:黃傑業(物業管理及保安職工總會總幹事)

兩三年一度的遣散費,對工人而言,是殘缺勞工法例底下的僅有保障之一,問題是,連僅有的保障,也設立了重重關卡讓僱主走法律漏洞。例如:做滿2年才有遣散費、做滿3個月才有勞工假、轉新公司就重計年假7日、病假清零。

編按:爭取勞工權益首先要靠工人站出來,同時,周圍的支援者也扮演著重要的角色,比如是現在已堅持到第四天的海麗邨清潔工罷工,需要居民與及公眾的支持,或者是在本年6月爆發的浸會大學外判糾紛,學生協助工人組織、向學校施壓也起了關鍵作用。在台灣,一班學生為清潔工抱不平,卻遭到外判商控告。惟工新聞特此轉載台灣民間媒體公庫的報導。


文:許詩愷(公庫記者)

政治大學種子社在七月舉辦記者會向不願續聘清潔工的包商抗議,並阻擋將騎機車離開的包商主管,接著2名政大學生、1名前來的聲援東華學生遭提告妨害自由,前日(12/28)種子社再度前往行政大樓外,要求該主管撤銷告訴、校方介入協助,而政大主任秘書黃國峰回應,校方並非訴訟當事人,僅能提供協助。

【惟工新聞】海麗邨清潔外判公司拖欠遣散費事件仍未解決。今天(12月28日),清潔工罷工進入第二日。舊公司民順仍未接觸工友,房屋署及勞工處亦沒有採取行動。

早上,二十多名清潔工聯同清潔服務業職工會及民協區議員來到政府總部抗議,向三個涉事政府部門遞交請願信,包括勞工及福利局、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同運輸及房屋局。雖然政府今日重開公民廣場,但團體被拒絕進入廣場,清潔工只能隔著圍欄抗議。下午,清潔工回到海麗邨向居民派發傳單,講解罷工緣由。

激發工人罷工的,除了舊公司誘騙簽下自願離職書、導致損失過百萬遣散費,還有工人因轉合約失去年資,以及微乎其微,與工作量不相稱的加薪。昨日,有居民得知罷工一事後擔憂影響邨內清潔,從另一個角度看,這些影響正正說明了清潔工勞動的重要性。惟工記者訪問了不同崗位的工人,看看整潔的背後由怎樣的勞動支撐。

編按:自董建華大力推動公營服務外判以來,香港人已慢慢意識到外判對工人的傷害——薪金低於直接聘用的工人、就業不穩定......近年,從太古可樂廠(2013)到浸會大學清潔工(2017)罷工,均與外判有關。可是各行各業外判仍然有增無減。最近倫敦政治經濟學院在外判清潔工連番爭取之下,決定一反外判趨勢,改為直接聘用清潔工。惟工新聞翻譯該學院博士生阿斯利(Louisa Acciari)及諾定咸大學講師帕勞(Davide Però)的文章,分析抗爭勝利的三大因素。

在本年6月8日,一宗不起眼但意義重大的政治事件在倫敦發生:倫敦政治經濟學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LSE)宣布中止長達數十年的清潔服務外判,改為學校直接聘用。這意味著,移工和少數族裔清潔工長達八個多月爭取與直接聘用員工(例如教員和行政員工)享有同等福利待遇的運動得到全面勝利。透過組成名為「全世界聯合起來的聲音」(United Voices of the World,UVW)的獨立工會,這些清潔工在LSE發起一系列工業行動,時間之長是這間學府前所未見的,當中包括本年5至6月長達7日的一場罷工。

2016年底, Volkswagen(大眾汽車)與中國一汽集團合資的長春一汽大眾工廠爆發抗爭。超過500多名派遣工人抗議跟正式工同工不同酬,要求轉正,並補償多年的工資損失。今年5月,一眾工人在長春舉行國際馬拉松其間發起遊行示威,導致三名維權工人符天博、王帥和艾振宇被拘留。現時符仍被關押,面臨起訴。面對身陷牢獄的兄弟,工人沒有放棄,他們定期把維權消息和工廠情況發放在微博上,讓我們窺見銷向全球的大眾汽車在中國的生產過程。惟工新聞從網上搜集資訊,並聯絡了以前曾到長春一汽大眾考察的研究員,向讀者簡介這批工人的工作。


2017年2月23日,約500名一汽大眾派遣工領取勞動爭議仲裁《受理通知書》無果,聚集在大樓前抗議。(網絡圖片)

我雖職務卑微,但我敢對所有不公正說no!

【惟工新聞】海麗邨清潔外判承辦商於今年十月底完結合約,新外判商本月初上場。然而,一班留在邨內工作的清潔工發現,舊公司(民順清潔有限公司)未有支付遣散費,遂向區議員楊彧及職工盟清潔工會求助。經計算,工人應得的遣散費合共超過一百萬。

外判商誤導工人自願離職 工會:房署有責任監管

工人憶述,民順的人事部職員在十月底來到海麗邨,要求他們簽自願離職書。當時,職員向工人表示,如果不簽離職書,在民順與房署合約結束後,他們仍屬於民順員工,會將他們調到其他地點工作。但該職員沒有提及第三個可能:隨著外判公司與房署解約,公司無法繼續履行與工人之合約,需要遣散工人。由於工人未能掌握完整資訊,又希望留在原處工作,只好簽署自願離職書。

在港尼泊爾外判清潔工訪談

看英文版

現時香港政府外判清潔工當中約有400名為尼泊爾裔,佔總人數3%左右。清潔工人職工會在本年8至9月訪問了80位尼泊爾裔的清潔工,發現由於工資低,為了交租吃飯,超過一半受訪者在每日工作8.5小時之後,還要多找一份兼職,每日總工時往往超過12小時。兩份工加起來的工資約一萬二千元,恰好就是政府直接聘用清潔工的月薪。

轉來轉去都是辛苦工 不懂英文險失交通津貼

記者到了一間位於西環的垃圾房採訪數名尼泊爾清潔工人,他們均是經朋友介紹找到工作,由於語言的樊籬及學歷不被承認,在港尼泊爾人所能找到的工作有限。在當清潔工之前,他們有的做過餐廳,轉工是為了做一份不那麼辛苦的工,但現實令人失望。清潔工的工作範圍不只在垃圾房,有時會被樓上的餐廳傳喚,要把枱、凳、冰箱等重型垃圾搬到垃圾車,用上肩背的力,勞動強度可想而知,腳痛、背痛是常見的勞損。

【惟工新聞】上年曾俊華仍在任財政司司長時,提出新的招標評審標準改善外判工人待遇,把工人的薪酬與工時納入評核範圍。香港天主教勞工事務委員會(簡稱勞委)今日(9月4日)發佈調查報告,調查結果顯示政府外判清潔工待遇仍然差劣,兩名清潔工人出席發佈會講述工作處境。
 
狂風掃落葉 清潔工苦況盡現
 
八號風球除下不足半小時,雨還未停,華哥和蓮姐就分別回到自己的工作崗位。倒不是因為老闆的命令,只是不快點回去清理,恐怕掃不完垃圾,為下一更的清潔工留下負擔。
 
蓮姐一人負責打掃幾個小公園。近兩次打風都輪到她當值,怕垃圾太多掃不完,她要叫上朋友來幫手。公園附近多舊樓,從大廈跌落來的垃圾也要打掃,竹枝、衣服、發泡膠、甚至是破碎的花盆。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