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判

【圖輯】富亨邨外判商惡行大事紀

清潔外判商恆豐在富亨邨橫行無忌十多年,扣薪、扣假期錢等違反勞工法的惡行令工人叫苦連天,上年,工人終於勇敢站出來追討,把外判商告上法庭。外判商自知理虧,向當中六名工人作出賠償,工人共獲六萬多元賠款。這次只有不足一半工人敢於承擔風險、付出努力追討,揭露的問題僅冰山一角,亦引申出另一個大問題:外判商的錢,全是來自居民。多年以來,到底外判商私吞了居民多少錢?

這個圖輯,一方面整理外判商恆豐的剝削行為,另一方面也嘗試計算了居民的損失。去到三月,外判商合約就完結,現時法團仍然未開會商討重新招標事宜。這幾個月來,工會與富亨邨區議員及其助理在邨內向居民解釋外判商的惡行,時常遭到法團阻撓。種種表像令人不禁猜疑:法團跟公司到底有什麼關係?難道,未來十年,富亨邨的工人和居民還要繼續讓外判商欺壓、瞞騙?

中大人問嶺大人:勞工情況比較

編按:各大專院校絕大部分院校的清潔工及保安皆悉數外判,現在只有中文大學直接聘用清潔工。究竟直接聘用和外判清潔工的待遇有何分別呢?此文章原刊登於中大基層關注組早前出版的《工友報》,惟工新聞特此轉載,透過兩位嶺南大學學生讓大家了解在嶺南大學的外判清潔工待遇狀況,

* * *

受教資會(UGC)資助的大專院校裏,中大是唯一直接聘用清潔工的院校,其他都是外判。這個「唯一」固然值得宣告,但更有意義的是,到底直接聘用和外判下工友待遇分別如何?校方和同學能否改善外判流弊?中大工友的情況本專題有另文交代,這篇文章則訪問了兩位嶺大同學Parkson和Apple,了解嶺南勞工情況。

 

外判制下的嶺南清潔工

中大基層關注組:大專外判問題探析

編按:時至今日,大專院校的外判制已成為常態,絕大部分院校的清潔工及保安皆悉數外判。隨著工友待遇因外判而惡化,校園內亦不時出現學生與工友的聯合抗爭。中大基層關注組在早前出版的《工友報》中,整理各院校的外判現況,嘗試提出未來抗爭的著力點,惟工新聞特此轉載。

自2003年審計署鼓勵八大院校擴大外判比率,不時有大專外判工友待遇欠佳的報導傳出,上學年嶺大、理大、浸大更分別出現學生與工友的聯合抗爭。本文透過整理各院校外判狀況,引介中大發生過的抗爭事件,提出未來抗爭的著力之處。

UGC撥款制度與大專院校的財政狀況


圖一: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架構

【惟工新聞】大埔富亨邨外判商恆豐自2004年開始承辦邨內清潔服務,但多年來涉嫌剝削工人,惡行連連。有合乎連續性合約規定的清潔工被公司當作散工,剋扣年假和勞工假。有些清潔工日做11小時,但恆豐以每日8小時的收入計算假期薪金。不少工人更要長期加班,若工人拒絕,恆豐就要他們自掏荷包請人頂更。

上年,業主立案法團通過清潔工時薪增至$35.5的法案,但恆豐欺瞞法團,實際只付$35,壓榨工友。至六月時,幾名富亨邨清潔工到勞工處追討短付薪金,經三次勞資調解後終獲賠償。

但其中一名清潔工阿英,疑遭外判商恆豐環保服務有限公司秋後算帳,近日被恆豐以無戴安全帽、上班時間賣紙皮為由,接連發出兩封警告信。惟工新聞訪問阿英了解經過。

先扔掉工作用具 後指控工人無戴安全帽

惡意解僱工會成員引致的美麗華高爾夫球場罷工,今日(1月25日)進入第七日。罷工者在球場外設封鎖線,阻礙其他工人、顧客出入,令球場停擺,藉此向老闆施壓。昨日,老闆為破壞工業行動,唆擺其他工人(桿弟)反對罷工。對此,罷工工人力陳雙方利益一致的事實,並替那些反對者爭取權益。惟工新聞特此轉載苦勞網報導。


桿弟沒勞保 球場濫用承攬
美麗華工會籲全台高球業勞檢

文:王顥中(苦勞網記者,寫於1月24日)

美麗華高爾夫球場疑非法解雇工會成員,企業工會發動合法罷工已邁入第6天,今天(1月24日)上午工會在勞動部前召開記者會,連同幸福高爾夫球場的工會成員,共同要求勞動部對全台高爾夫球業展開勞檢,並確認高爾夫球場內的「桿弟」與球場資方的僱傭關係。

【惟工新聞】反外判再有勝仗!1月初完結的海麗罷工揭露了外判集團(民順-工商)在各屋邨均有同類型逃避遣散費的惡行。在職工盟工會、民協區議員和各界的努力下,成功迫使民順逐一還清這筆爛帳。

愛民、石圍角邨的外判轉約期與海麗同時發生,三條邨的工人皆受同樣的剝削。在海麗罷工期間,一些學生已經到了另兩條邨探訪工人,了解狀況,其後海麗工友也去了探訪。在海麗罷工勝利後,工聯會在上周稱愛民清潔工將獲同等賠償。今日(1月23日),職工盟亦宣佈,石圍角清潔工亦將獲得賠償。

民順清潔有限公司涉嫌拖欠石圍角邨外判清潔工遣散費。兩個星期前,民順曾向工人表示將會支付遣散費,惟至昨日(1月22日)清潔工仍未得到確切時間表。

今日(1月23日)下午,清潔工原訂與多個勞工團體請願,要求房署協助追討遣散費。中午時,民順突然向工人提出與海麗邨清潔工相若的和解方案,並承諾款項將於2月10日前發放,追薪行動於是取消。

【 惟工新聞】海麗清潔工罷工勝利,成功追回遣散費,實屬史上罕見。但是,近日網上有幾個網絡名人(俗稱KOL)及粉絲專頁指控職工盟在海麗罷工一事上中飽私囊。專頁「生於亂世」在1月9日發表言論指「最後李卓人成功幫工人爭取2折遣散費」(現已刪除),另一專頁「倫敦人妻先生手記」在1月10日指「市民捐左23萬,工友收四萬,剛好只有兩成係流入工友戶口,職工盟佔足八成......這根本不是替工友籌款,而係借工友的不幸去歛財,是非常可恥的。」

【 惟工新聞】海麗邨清潔工罷工十天後爭取到部份訴求,迫使舊公司民順願意賠償遣散費每人每年1,200元,相當接近工人的訴求。令人鼓舞的罷工成果,容易令人忘記前九天工友面對壓力,例如公司態度強硬傲慢,政府部門逃避責任。因此支援工友的人同樣重要,除了工會和媒體,還有海麗邨居民。罷工期間我們曾短訪了幾位海麗邨住客,大多支持工友罷工。

郭生2005年入住海晴樓,為互助委員會主席,現時工作主要交由秘書處理,但之前處理屋苑清潔事務而發現民順和工商兩間公司關係奇怪,「開會個陣見過兩間公司的負責人,基本同一個人嚟,其實擺到明係圍標。其實我本來都唔想出名,但今次佢地對清潔工真係太過份,連遣散費都冇,今次都係為公義行出來。」

梁葉漢:清潔工十大死亡陷阱

編按:海麗邨清潔工抗爭勝利,但與清潔工相關的問題仍有很多——工資低,高工時,工作時得面對各種危險情況。在剛過去的冬至,一名清潔工在倒樓期間死於垃圾槽,再一次令公眾驚覺清潔工的惡劣處境。前職工盟清潔服務業職工會組織幹事梁葉漢以過去接觸過的工友為例,細數清潔工十大死亡陷阱,還望公眾持續關注,從了解自己住處的清潔工處境做起。

冬至一名71歲的清潔替工羅先生葬身垃圾槽內,事件讓傳媒及市民開始關心清潔工人的工作安全以及工作待遇。一直被認為「低端」的工作、受社會忽視的工種,每每出現人命傷亡之時,才獲得更多鎂光燈的照耀。政府及有關部門卻無動於衷,反映他們無心改善整體清潔工友工作環境,連基本的派員出來「承諾改善現有垃圾井設計」云云的公關手段都節省。

舊事必會重提,傷亡者的血汗寫成的黑歷史,是政府及聘請他們的公司無法迴避的話題。在另一件慘劇發生前,我們應多加留意,提醒及關注清潔工友工作的危機。故此與大家分享來自工友的十個工作「死亡陷阱」的故事。

編按:海麗邨外判清潔工罷工進入第十日。在二十多名罷工工友、清潔服務業職工會及當區區議員楊彧之外,還有來自社會各處的朋友支持。惟工新聞收到一位支援者的來稿,講述十日以來的體會,以及透過支援罷工來實踐出來的社運理念。


這兩星期以來腎上腺素好像源源不絕地釋出。一方面是骨子裡的好戰基因作怪,相信直接行動的我與政治運動無緣,而勞工的範疇,已經好久沒有一次可以這樣發力的機會了。另一方面,亦是更重要的一點,工友們成長的驚人速度,實在令人目不暇給,如果我不寫出來,恐怕會被奮進的腎上腺素淹死,今晚不得安眠。

今天勇敢站出來的工友,他們不簡單,但也是有諸多束縛的平常人。 

十一月中,杜邀請我訪問海麗工友,那時杜說工友已有意向,如果房署、外判商在限期內不給滿意答覆,便很可能罷工。如此有鬥志的工人實屬難得,動力到底從何而來?心裡暫且保留這個問號。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