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判

【惟工新聞】2018年12月3日,大圍新翠邨外判清潔工抵達房委會,準備發起罷工抗議義合清潔公司(下稱義合)拖欠遣散費,工友最終不戰而勝,義合宣布支付遣散費。惟工新聞訪問了幾位新翠清潔工,一探她們怎樣看自己的工作,又怎樣理解外判制度。

倒樓辛苦但自由    方便雙職母親分配時間

柳姐一家在1992年搬到新翠邨,當時她還未結婚生子,在製衣廠當女工,正式成為清潔工是十八年後的事,但柳姐早已經親身接觸過這份工作,是父母的好助手。柳姐的父母在1999年開始做清潔工,二人負責新偉樓的倒樓工作,也就是從高至低逐層清理大廈的垃圾。新偉樓是舊長型公屋,樓高十八層,每層多達八十戶,全棟樓便有1440戶,絕不是一個小數目。後來爸爸患上心臟病,妹妹便頂替他的位置,與媽媽拍檔。到了2010年,柳姐也正式入行,家中兩代都是清潔工。

【下午3時半消息:二判一度反口,拒絕補償工友因追討欠薪無法上班而損失的數日工資。工友堅持必須支付,一度聲言到附近的港鐵康城站抗議,判頭因而讓步。】

【下午2時消息:因為二判突然反口,工友再次堵塞地盤閘口】

【惟工新聞】今早,20名電工到日出康城第六期地盤抗議,向外判商駿達追討12月至1月的欠薪。工人從地盤入口遊行到日出康城第六期地盤大閘,要求即日出糧,否則不會離開。

職工盟建築地盤職工總會幹事何天忻表示,這批合共50名電工分別在1月7日及1月12日被解僱。由於他們為駿達工作滿足四一八(連續4星期,每星期工作18小時)的條件,因此他們受《僱傭條例》保障,亦同時追討7天代通知金、勞工假及年假薪金。

編按:自從海麗邨清潔工罷工後,外判公司逃避遣散費和長期服務金的問題逐漸為人所知。這些問題的起因,除了出自個別外判商的惡行外,還因為政府帶頭將價低者得的市場機制引入公共服務,令企業有機會克扣工人的收入和福利。面對這種情況,打工仔如何作出改變呢?當刻,要徹底扭轉外判制度尚有不少距離,但可幸的是,其他國家的工人也在行動,供我們了解未來的可能。 最近,南韓社會最受矚目的社會議題是反外包運動。這場運動展開的契機,是一名青年之死。惟工新聞特此轉載《小金魚左眼看日韓》的相關報導。


小金魚今天想帶大家來了解一下南韓社會當下最受矚目的社會議題——反外包運動。而這場運動展開的契機,是一名青年之死。

序:為什麼清潔工值得擁有更好*

編按:海麗工潮一周年之際,惟工新聞聯同清潔工會出版了罷工紀念冊,以紀錄這場人數雖少卻具深遠影響力的抗爭,讓工人、組織者、支援者在既有經驗上穩步前行。這幾天,惟工新聞將會轉載紀念冊部份內容,包括工友剪影、支援者感言。以下是紀念冊的序言,來自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自治八樓)的支援者嘗試重新定義勞動的本質,期望引起讀者反思:到底什麼才是合理的勞動待遇。


文:阿飛/支援者/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自治八樓)成員

冬日,這裡的風特別大。穿過石屎高牆照射進來的斑駁陽光,並未帶來多少溫暖。因為近海嘛,當然大風。工友如是說。

每當回想起在海麗邨度過的十日,總免不了感慨:我們這座城市裡的所有人,都虧欠了勞動者太多太多。

海麗罷工一周年回顧

今天是海麗罷工一周年,那場由工友先發、充滿力量的罷工雖然已經過去一年,但是,當中對社會的影響力卻仍未消失。在這一年裡,有不少清潔工受到海麗工友鼓舞,以行動爭取被剝削掉的權益,而老闆也對清潔工行動聞風喪膽,甚至有的在行動前一晚已跪低,答應支付清潔工爭取的合理賠償。
海麗罷工發生過什麼事、為什麼會如此成功、對社會又具體造成什麼影響?現在,讓我們來回顧海麗罷工的一系列報導,與及這一年裡發生過的清潔工工潮。這些事件,不論成功或失敗,都為社會貢獻了寶貴的養份,讓不甘被壓迫的人們有經驗可循,最後一篇《聯同工友爭取權益 你也做得到》雖是歸納2016年浸大工潮經驗,但仍然值得一讀。

1.【海麗清潔工爭遣散費、加人工】

1.1海麗邨清潔工損失百萬遣散費 追討不果或會發起罷工
https://wknews.org/node/1598

【惟工新聞】大圍新翠邨清潔服務將於2018年12月31日轉換外判公司。舊外判商義合清潔公司(下稱義合)著員工簽署「意向書」,惟當中未交代支付遣散費的安排。昨日(2日)清潔工準備發起罷工,義合昨晚提出方案,最後今日在會議上向工友公布安排,承諾發放「約滿獎賞」 ,順利解決問題。

義合代表曾指,本周三(5日)會向工友交代方向。惟清潔工在上周開工友大會時,表明不會多等,要求對方在上周六(1日)前答覆,當時義合仍未回覆,於是清潔工人決定今日罷工。 義合代表最終於昨日回覆,並於今日與工會和議員達成協議,承諾發放「約滿獎賞」,金額為遣散費對沖強積金後全數餘額。清潔服務業職工會組織幹事杜振豪指,待清潔工在月底完約後再計算獲發金額,相信一月可取得「約滿獎賞」。

清潔服務業職工會指,因不完善的政策及法例,政府外判工人的年資補償,長年累月遭外判公司剝奪。海麗罷工爆發後,社會十分關注外判清潔工人的處境。近月政府宣佈,2019年4月後的政府外判服務合約,將會落實「約滿酬金」的安排。然而,在政策過渡期間,外判清潔工人面對轉換公司時,依然毫無保障。工會促請其他政府外判公司,仿傚義合,為工人支付合理年資補償。

編按:近年,從浸大到海麗邨到廣州到倫敦,各地的清潔工紛紛行動起來,反抗刻薄的外判商。四年前,廣州大學城更換物業管理公司,200位清潔工罷工,抗議舊外判商違法勞法,同時要求合理的安置方案,補繳社保和住房公積金,亦要求新外判商聘請全數清潔工。工人無懼政府的打壓,以及資方分化本地外地工人的詭計,最終得到勝利。在一個多月的抗爭中,有不少大學生關注及參與行動,惟工新聞特此轉載當年積極參與行動的大學生祥子的文章,回顧清潔工人罷工過程。

【惟工解密】上月,觀塘爆發了一場清潔工罷工,大批外判工人集體停工數小時,抗議食環署督察管理嚴苛。工人對傳媒投訴,他們不僅需要處理非職責範圍內的清潔工作,如清理餿水和泥頭垃圾,還被督察禁止在工作期間飲水,以及除下侷促的反光衣休息。

觀塘區平日人流擁擠,垃圾量相當多,街道亦堆積商戶的餿水和建築廢料,造成不少衛生問題。有報導指出,工人被嚴苛對待的背後,是源於該區環境總監新官上任,打算以嚴格的管理方式解決區內衛生問題。然而,工人的處境真是一句食環處總監「不察民情」可以解釋的嗎?是甚麼原因令食環署沒有考慮其他方法,卻選擇了以高壓方式逼迫外判清潔工?

觀塘衛生問題嚴重 引發食環外判連串角力

【惟工新聞】大埔美心食品廠翻新工程約30名泥水工人遭欠薪55萬。建築地盤職工總會和20多名工人今日(9月19日)到大埔美心食品廠示威,並堵塞出入口。大判亮雅、二判瑞昌及三判汛昌代表現身,與工人商討支薪方案。

趕工日做17小時 三個月無糧出

示威工人遭拖欠3月至5月的基本工資及加班費。直接聘用工友的是三判汛昌泥水工程有限公司,二判是瑞昌建築工程有限公司,大判是亮雅發展有限公司。據工人表示,是次欠薪涉及二判瑞昌拖欠三判汛昌工程費用而導致,他們曾多次向公司追討款項,及已在勞工處落案,但三個判商仍遲遲未有合理的支薪方案。

編按:多年以來,香港各間大學均有學生關注校園內工友的情況。在探訪、舉辦活動和爭取權益期間與工友建立關係。由嶺南大學學生組成的勞工關注組近年多次進行校園工友勞動條件的調查,並在外判續約期間的時候向校方施壓,要求趕走無良外判商。可是近日勞工關注組為工友舉辦保健活動期間,卻遭到校方和外判商兩方面的阻撓。惟工新聞轉載嶺南勞工關注組的聲明,呼籲讀者持續關注大學外判工人遭剝削,以及近年學生自主組織的空間縮窄的問題。


《打壓學生工友聯線,何以嶺南值得風騷》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