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權

【惟工新聞】家務移工姊妹、爭取居港權的家長子女、港人內地父母,一群流離於邊界的群體。正在油街實現展出的「數日子」,正正連結這些群體,讓藝術家與不同團體集體創作,連結彼此。

策展團隊唔同鄉會中的Yentl指,和移工姊妹的合作不止單單是展覽,更加是與不同的移工和團體更緊密,彼此同行。而和爭取居港權家長的合作,早於2016年時紀念1.29居港權判決,自治八樓朋友籌備真人圖書館時開始參與,那時候正正就是因為認為運動形式可以從過往的操作中作出改變。

編按:1999年6月26日,人大第一次釋法,重新界定港人在內地所生子女的居港權。不但開啟了中共破壞法治干涉香港事務的先例,更令無數家庭破碎,沒有重聚之日。17年來,這群人沒有放棄,堅持行動、請願。惟工新聞特此轉載民間團體製作的訪問,揭示他們有血有肉的立體人生。
 

黃女士現年59歲,是福建南安人。

編按:碼頭罷工四十天,雨傘運動兩個多月,這些數字令人回想起背後的筋竭力疲。那麼,十六年又怎樣?有一班人,堅持每星期行動請願,持續了十六年之久,直到白髮蒼蒼。他們堅持十六年,背後的故事是什麼?惟工新聞特此轉載民間團體製作的一系列訪問,揭示他們的立體人生。
 


一個獨立的戰士:卡雯婆婆

卡雯婆婆,是居權運動的朋友對鄺婆婆的稱呼。卡雯婆婆的孫女叫卡雯,居權活動裡總見到她們兩婆孫,因而得名。卡雯還在婆婆背上時,兩人已在爭取居權。走到現在,卡雯已升讀中學,而婆婆已經65歲了。

前夫命喪文革 攜子女改嫁華僑

編按:碼頭罷工四十天,雨傘運動兩個多月,這些數字令人回想起背後的筋竭力疲。那麼,十六年又怎樣?有一班人,堅持每星期行動請願,持續了十六年之久,直到白髮蒼蒼。他們堅持十六年,背後的故事是什麼?惟工新聞特此轉載民間團體製作的一系列訪問,揭示他們的立體人生。
 


年歲成邊界 兄弟隔天涯
許伯的故事

許伯現年七十八歲,育有三子,兒孫滿堂,本應與他們一起,過著安逸的退休生活。可是,許伯為了一家團聚、為兒子的「港人身份」,勞碌奔波。許伯自1999年起參與「爭取子女居港權」運動,抗爭至今,長達十四年。

「舊年嚟咗一個,第三仔,仲有第二仔『超超齡』,無得嚟。」對於第二子至今仍未享有居港權,許伯「感到好遺憾,好失望,無希望」。

南洋中港徘徊 兩地兄弟命途迥異

許伯有一弟一妹。他父親於年輕時到菲律賓工作,許母是香港人,擁有港人身份。於1958年,許母由菲回港定居後,便開始申請子女(許伯及弟妹)來港定居。

編按:碼頭罷工四十天,雨傘運動兩個多月,這些數字令人回想起背後的筋竭力疲。那麼,十六年又怎樣?有一班人,堅持每星期行動請願,持續了十六年之久,直到白髮蒼蒼。他們堅持十六年,背後的故事是什麼?惟工新聞特此轉載民間團體製作的一系列訪問,揭示他們有血有肉的立體人生。
 


【走訪居權系列報導】一個移民家庭
一代的移民縮影:忠伯

忠伯,福建人,現年83歲。他81年獲批來港定居,至今居港已三十多年。

忠伯的父母早年移居菲律賓,由於他生於中國大陸,一直獨個人留在國內,父母則與兩個弟弟、三個妹妹長居菲國(後來兩個弟弟來港設廠)。1970年,年邁的父親希望忠伯這大兒子移居菲國,一家團聚,於是父親向中國政府申請,最終獲批。當時忠伯覺得來港的發展較佳,於是拒絕,並向父親提出申請自己移居香港。1974年,他的申請被中國政府拒絕;他們未有放棄,並於1977年重新申請,至1981年終獲批來港定居。當時忠伯育有三女二子,首兩名女兒分別是17及14歲,三女兒及兩名幼子分別12、10及8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