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分子

編按:現時人們對「恐怖主義」的印象一般是極端份子對政府或平民的襲擊,政權亦經常以「恐怖主義」為名針對特定的國家與族群。原來,在歷史上曾經有政權把自己的政策形容為恐佈主義,外國有作家追溯歷史,考查這個字的由來與轉變。惟工新聞特此翻譯。
 

 
文:Peter Oborne
 
所有政黨的政客和許多國家對人民說恐怖主義是一個獨有和特別的犯罪形式。
 
他們將恐怖主者歸類為瘋子,強調他們不人道的程度。他們視恐怖主義者超出了文明社會的範圍,因此無法與恐怖主義者進行談判和協議。他們說恐怖主義是我們時代中最恐怖、最嚴重的問題。
 

恐怖企業:伊斯蘭國如何日賺二千萬

編按:在火刑處決約旦空軍機師後,伊斯蘭國繼續成為全球焦點。這個集恐怖活動和現代媒體操作於一身的軍事組織的錢從何來?惟工解密特意翻譯《赫芬頓郵報》的報導,揭露這個恐怖企業如何日賺二千萬!
 


【惟工解密】美國情報官員指出,伊斯蘭國每日利潤高達300萬美元(約2,300萬港元),成為史上最富有的恐怖組織。

事實上,要營運一個恐怖組織可不便宜。伊斯蘭國要向戰士發軍餉,為死去戰士家人提供撫養金,以及管理戰俘。那麼這些錢從何來?

一. 富有的捐款人

正如其他敘利亞武裝組織那樣,伊斯蘭國初期依賴一些希望推翻敘利亞總統巴沙爾·阿薩德(Bashar Assad)的富有捐款人資助。籌款活動主要在波斯灣國家進行,往往籌得過千萬,支持在土耳其和敘利亞邊境活動的武裝分子。而沙地阿拉伯、卡塔爾及科威特的政府亦暗中提供大筆經費,支持推翻阿薩德的戰爭。

劉況:沒有人生來是恐怖分子

編按:《查理週刊》兇案發生近兩星期,兇手早已喪命,事件卻餘波未了。惟工新聞特邀旅居法國的學者劉況撰稿,揭示兇手身世。父母雙亡,在兒童院成長,浮沉在低薪工作,又或是囚於黑獄被虐,結識三山五嶽人等——沒有出路的人生裡,會否將宗教狂熱看成一條出路?遺下的族群撕裂,又如何癒合?
 


沒有人生來是恐怖分子
文:劉況

沒有人生來是恐怖分子,只不過有些人變成了恐怖分子。(註一)

2015年1月7日至9日這三天期間,法國巴黎發了震撼全球的謀殺案,兩名兇徒古亞奇兄弟(les frères Kouachi)闖入《查理週刊》(Charlie Hebdo)總部,殺了八名編輯和兩名警察,另外亦有途人被殺,多人受傷。另一名兇徒庫利巴利(Amedy Coulibaly)在第二天開始作案,殺了一名警察。三人繼而分頭挾持多名人質,令巴黎人心惶惶。經過數十小時的衝突後,三人最終死於警察的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