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公社

6月22日,美洲國家盃分組賽結束後翌日,主辦國智利首都聖地亞哥當局因為空氣污染極度嚴重,下令逾千間排放污染物較高的企業暫停營運,約68萬輛汽車不得行駛。此外,公眾亦被勸諭不要參加戶外活動。但準備星期三八強大戰的智利隊和烏拉圭隊則如常訓練備戰。

空氣污染 市長賴示威累事

聖地亞哥空氣滿佈污染物不是新鮮事。由於該市被高山包圍,如在冬天遇上乾旱,污染物就很難被吹走。而近月聖地亞哥正好持續乾旱。該市本年六月的降雨量更是四十年來最低的一個六月,終令到政府要發出緊急命令。有趣的是,聖地亞哥區首長Claudio Orrego卻指控市內的示威者焚燒雜物是空氣污染的罪魁之一。

現時在聖地亞哥市以至智利全國的抗爭主力軍是學生和教師。自2011年起,智利學運展示了極大的動員能力。持續兩年的不斷抗爭,間接幫助了社會主義黨的Michelle Bachelet在2013年底的總統選舉中勝出。Michelle Bachelet在競選期間的主要政綱就是回應學生的訴求推動教育改革。

五月二十八至二十九日,國際足協大會將會舉行。到時除了國際足協會長選舉這重頭戲外,亦會討論巴勒斯坦足總要求凍結以色列足總在國際足協會籍的提案。

巴勒斯坦提案的其中一個理由是巴勒斯坦球員和球隊的行動常受以色列官方無理阻攔。事實上,巴勒斯坦的兩片領地——西岸和加沙——被以色列所分隔。因此,球員如要由西岸到加沙或者由加沙到西岸,以至在西岸地區內移動和出外集訓比賽都不時受到以色列保安部隊阻攔。

過去兩年,國際足協其實已就巴勒斯坦球員的行動自由問題在以巴雙方之間做協調工作。但顯然巴勒斯坦一方不覺得情況有顯著改善,故希望凍結以色列足總會籍的提案能解決問題。對以色列足總來說,有關問題顯然不是它能控制的。因為阻止巴人球員行動自由的是以色列的保安部隊。

編按:菲藉女子瑪麗‧珍‧維羅索(Mary Jane Veloso)在不知情下被安排運毒至印尼,因而遭判死刑。繼早前有美國律師為瑪麗‧珍求情,昨日菲律賓拳王亦致函印尼總統請求特赦。事件至今廣受國際關注,世界各地包括意大利、台灣、馬尼拉、日本均發起行動,在港移民工團體昨日亦舉行燭光晚會,要求拯救瑪麗‧珍。

 


Mary Jane Veloso現年三十歲,為單親媽媽,育有兩子。她數年前到杜拜任家傭,因在工作的地方險些被強姦,不久就返回菲律賓。之後她得到家族友人的安排,到吉隆坡打工。但她抵達吉隆坡後,卻被告知該工作崗位已經沒有了。接著,她被安排到印尼,同時該名家族友人(一說該家族友人的男友)贈送她一個行李。結果Mary Jane Veloso抵達印尼後,因為該行李內藏有2.6公斤海洛英被捕。當時是二零一零年四月。

約六個月後,Mary Jane Veloso被判死刑。菲律賓政府後來支援她上訴,總統阿基洛三世也向印尼方面要求特赦。但不但上訴未能成功,新上任的印尼總統佐科更為了展示對付毒品的決心,準備在今個月處決包括Mary Jane Veloso在內多名涉毒的死囚。這幾名很可能會在本星期內被處決的死囚來自澳洲、法國、印尼、加納、尼日利亞、巴西和菲律賓。Mary Jane Veloso是當中唯一的女性。

3月底,英格蘭足球超級聯賽賽會(英超)行政總裁Richard Scudamore宣布,由2016至17年度球季起,所有英超球隊會保證球隊聘用的全職員工會起碼得到生活工資(living wage)的待遇。

何謂生活工資呢?英國本身有法定的最低工資。法定最低工資每年都會在10月調整。調整的機制是由政府的一個低收入委員會(Low Pay Commission)提出,再由政府通過低收入委員會的建議。在2015年10月,英國的法定最低工資將會是時薪6.70英鎊(約76港元)。

低收入委員會作建議時,其原則為「盡可能保障更多的低收入工人而又影響就業和經濟」。因此,其實就算一名全職員工賺取最低工資,也不代表這位基層員工能過著有體面的生活質素。一些要養育兒女的家長更發現即使同時打兩份工,生活仍然拮据,而且又因為要打工而犧牲家庭生活。由於縱有法定最低工資也解決不了在職貧窮的問題,英國在2001年就出現了一個生活工資運動,後來更促成了生活工資基金會(Living Wage Foundation)的成立。

星期五(2月13日),網上出現了一段有關工時和英超開球時間的短片。片中以英國工人靠集體力量爭得減少工時,所以趕及星期六下午3時正入場觀戰為例,提醒我們工運的潛力,和反對商界反對規管工時的謬論。這段片段的言論正義,值得表揚。
 
不過,雖然絕大多數的英格蘭職業足球賽仍在星期六下午三時正開始,但在頂級聯賽的超聯,星期六下午3時的比賽已愈來愈少了。在2016至17年度球季起,一季380場英超賽事,在當地星期六下午3時開球的賽事不會多過212場。原因就是要遷就電視直播。到今天,為了保障低組別聯賽的入場人數,英國本土仍然不容許直播星期六下午3點正開賽的聯賽。因此,電視直播的賽事一定要在其它時間上演。剛剛英超以天價以51億3千6百萬英鎊將2016年至2019年三季的本土直播權賣予天空(Sky)和英國電訊(BT),當中每季共168場不同組合的開賽時間就包括星期六日正午、星期六日黃昏/晚上、星期一晚上和新增設的星期五晚賽事。
 

2013年的巴西抗爭並沒有改變巴西的政經結構。工人黨的露塞芙在去年的大選順利連任總統一職,隨即準備推動緊縮開支政策。而前年抗爭的導火線——巴士加價亦再次出現。近日,巴西多個城市因而再出示抗爭,但距離明年奧運尚有一段日子,即使警方光明磊落的毆打示威者,世界主流媒體當然並不關注。

除了抗議巴士加價外,上個月在里約熱內盧亦出現了佔領高爾夫球抗爭。一批示威者自12月6日開始在興建中、準備成為明年奧運高球比賽場地的施工地點建立營地。示威者不滿里約熱內盧已有兩個高爾夫球場,卻為了辦奧運而再建一個。而且這個新場的選址是環保地帶。里約熱內盧市政府則指會興建公園以替補為因為興建高球場被徵用的十四頃生態公園用地。

本月6日,里約熱內盧市政府動用沒有武器的市衛隊清場。佔領者控訴市衛隊在清場時使用過分武力。

除了面對抗爭者的挑戰外,高球場計劃亦面對司法挑戰。里約熱內盧洲的檢察官亦以環保為由對高球場的建築商和里約熱內盧市政府啟動司法程序,但暫時未能阻止球場繼續興建。

值得留意的是,高球場的選址在一個有錢人地區,在那裏建高球場是否再一次證明,大型運動會很容易成為都市空間改造的加速器?而且有關的空間改造往往對低下層以至生態沒有好處,得益的還是有錢人?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