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公社

編按:美國地產富商杜林普自參選總統以來言論出位,曾公開發表種族歧視言論,指墨西哥人來到美國當「殺人兇手」與「強姦犯」,又以惡言攻擊女性,在節目上直指主持凱莉「到處出血」,惹來歧視女性月經的指控。近日美國籍穆斯林球星渣巴撰文批評杜林普,運動公社撮譯文章,惟工新聞特此轉載。


運動公社按:繼前重量級拳王阿里後,另一位美國籍穆斯林運動巨星,NBA名宿渣巴(Kareem Abdul-Jabbar)亦在《時代雜誌》網站發表長文回應近日共和黨總統參選人杜林普(Donald Trump)的言論。這篇文章的標題是「杜林普和ISIS的共同之處」。除了指杜林普主張的敵視穆斯林政策不會令美國變得更安全外,渣巴更分析杜林普的選舉工程。他直指杜林普的策略是依靠「假消息、半真半假的陳述和欺詐」來爭取支持以求入主白宮。渣巴更認為杜林普的冒起是幫了ISIS一個大忙,甚至指杜林普和ISIS有不少相似的對方。以下是渣巴文章的撮譯,讓我們一起看看這位有「天勾」之稱的一代籃球名將如何剖析杜林普現象。

因為香港隊熱潮,「撐自己人」這四個字在近月的香港突然變得極度流行。國際運動比賽就像國與國之間的戰爭一樣,鼓勵甚至是迫使大家反思你是哪個地方的人。放下「自己人」的內部矛盾,不論階級、性別差異一同支持代表這個地方的運動隊伍對抗「外敵」就成為「應有之義」。

不過,香港居民撐香港隊曾幾何時卻不是那麼理所當然。

香港足球總會派隊參加正式國際賽始於1954年在馬尼拉舉行的第二屆亞運會。那一屆香港隊在分組賽取得一勝一和的成績,列小組第二未能出線淘汰賽。與此同時,十七名香港甲組球員卻取得金牌而回,而他們代表的是當年已經退守台灣的中華民國政權。在五、六十年代,說中華民國國家隊是A隊,香港代表隊是B隊絕不為過。大部分在香港甲組踢球的一線華將(如姚卓然、莫振華和黃志強等)都是中華民國國腳而非港腳。因此,中華民國隊當年能兩奪亞運金牌和兩次默迪卡冠軍,成績遠比香港代表隊優勝,絕對不難理解。

港華將奉中華民國正統

香港時間星期日(10月18日)凌晨,欖球世界盃八強將上演紐西蘭對法國一戰。紐西蘭主教練Steve Hansen在賽前一次記者會突然面帶著微笑提起「彩虹戰士號」(Rainbow Warrior;又譯作「彩虹勇士號」。他的發言大意是,紐法兩國關係一直很好,除了彩虹戰士號外,兩國一直都站在同一陣線。到底彩虹戰士號是甚麼,為何會令到這兩個在冷戰時代都是西方資本主義陣營的國家關係受創?簡單來說,這是一件由法國政府策動的國家恐怖主義襲擊。

法國在1960年首次成功試爆核彈,成為第四個加入「核武俱樂部」的國家。初時法國的核試地點在阿爾及利亞,但隨著阿爾及利亞脫離法國獨立,法國將其核試基地轉移到南太平洋的法屬玻利尼西亞群島(French Polynesia)一帶。1985年,法國準備在南太平洋的穆魯羅亞環礁(Moruroa Atoll)進行核試。環保組織綠色和平準備派船隻到當地抗議。該抗議船就是彩虹戰士號。7月10日,準備出發到核試現場附近的彩虹戰士號停泊在紐西蘭的奧克蘭港。當日深夜時分,該船發生爆炸沉沒,隨船攝影師Fernando Perreira不幸罹難。

【運動公社】西維爾拒接以色列贊助

幾個月前,西班牙足球隊西維爾的球員穿上為馬來西亞旅遊業宣傳的球衣贏得歐霸盃冠軍。不過今屆到現時為止,有參加歐洲冠軍聯賽資格的西維爾卻仍然未售出球衣胸前的廣告。近日有西班牙媒體報道,原來以色列願意以500萬歐元(約4,398萬港元)的代價買下西維爾球衣的胸前廣告。這個價錢是去年馬來西亞予西維爾的兩倍。

然而,西維爾決定寧願繼續讓球員「裸奔」,也不讓球衣印上為以色列旅遊業宣傳的廣告。西維爾會方作此決定是因為不想球會被視為在以巴衝突中支持以方。另外,被不少西維爾球迷視為偶像的簡路迪(Frédéric Kanouté)曾在2009年在西班牙國王盃賽事取得入球後展示印有支持巴勒斯坦字句的內衣。簡路迪因此被西班牙足總罰款。而當時不少西維爾球迷都表態聲援簡路迪。由此可見,西維爾會方拒絕接收以色列的贊助,也有顧及球迷情感或政見的因素。

順帶一提,近日以巴衝突有見惡化。巴勒斯坦官方指這一輪衝突中已有23名巴人死亡,逾1,900名巴人受傷。據報以方的死亡和受傷方面人數則分別為4人和63人。

 

昨天是十月一日,也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六十六周年。今天想簡介中共建國後領導體育事業的人物,他叫賀龍。

中共建國初期,體育工作由新民主主義青年團(即共青團前身)負責管理。團中央協助發起了中華全國體育總會籌委會,以準備取代民國時期的中華全國體育協進會。到一九五二年六月,中華全國體育總會正式召開成立大會。同年七月,中共的代表團出席了赫爾辛基奧運(但運動員趕不及參賽)。代表團回國後向中共中央撰寫了一份報告,提出為加強共產黨對體育工作的領導,應在政務院下設一個全國體育運動事務委員會。該建議得到接納,於是中央人民政府體育運動委員會就在一九五二年十一月十五日成立,主任為賀龍。五四年,中央人民政府體育運動委員會易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體育運動委員會,簡稱國家體委,主委仍為賀龍,直到文革。

9月21日,第一屆亞洲足協亞洲盃女子五人足球賽將在馬來西亞舉行。伊朗向來是男子五人足球強國,其女子隊在前年的亞洲室內運動會五人足球項目也奪得銀牌,可說是今次賽事的熱門球隊之一。然而,球隊隊長Niloufar Ardalan卻無法參賽,原因不是她有傷在身,而是她的丈夫拒絕簽署她申請護照續期所需的文件。

根據伊朗法例,女性需要丈夫的同意才能出國,而如果沒有丈夫在有關文件簽名,女性不能領取護照或申請護照續期。Niloufar Ardalan的丈夫本身是一名體育記者,有消息指他希望期妻留在國內陪伴七歲的兒子準備9月23日的開學日。Niloufar Ardalan則希望政府能實施措施使女性運動員在這樣的情況下能捍衛自己的權利。

今年年初曾有消息指伊朗政府打算容許女性入場觀看男子排球賽,但由於國內保守派反對,最後有關政策未有如期實施。

 

叙利亞幼童伏屍海灘照片震驚全歐,令歐洲難民潮成為新聞焦點。正當歐盟各國仍就如何解決難民問題陷入僵局,足球界就身先事卒扶助難民。

歐美各地都有大批球迷舉起「Refugees Welcome」橫額,向因戰亂被迫離鄉別井的難民送上暖意和支持。由德國的拜仁慕尼黑、多蒙特、雲達不萊梅、漢堡、聖保利、西班牙的 Siareiros Lugo,到塞浦路斯 AC Omonia 的 Ultras 球迷組織 Gate-9;遠至美國職業足球大聯盟的蒙特利爾衝擊,亦有球迷為難民送上祝福。

上星期,多蒙特就邀請了 220 名難民免費入場,觀賞其對挪超球會奧特的歐霸盃賽事,最終多蒙特大勝 7 - 2。多蒙特事後更把相關相片上載到 Twitter,表示歡迎他們抵埗。

拜仁慕尼黑昨天宣佈捐助 100 萬歐元予難民救濟工作,更為年輕難民提供「訓練營」,供應三餐和球具設備,並開設德語班,協助難民融入社會。拜仁主席路明尼加在聲明中表示,球隊「認為這是我們對社會的責任,去幫助這些流離失所、急需幫助的男女老幼,與他們站在一起。」

 

五月的國際足協大會,除了國際足協會長競選一事被受關注外,以巴問題也在議事日程上。原本動議要凍結以色列足總會籍的巴勒斯坦足總在最後關頭撤回提案,以換取國際足協成立特別委員會處理有關問題。

巴勒斯坦足總的行動似乎取得了成果。八月六日,巴勒斯坦盃決賽首回合舉行,由主場的加沙球隊Shujaiyeh對西岸球隊Al Ahli。這是自2000年後首次有西岸球隊經以色列前往加沙作賽。不過,在雙方踢成零比零後,第二回合卻未有如期在八月九日舉行。原來以色列雖然容許Al Shejaia大軍經以色列到西岸,但卻要求其中四名球員先接受以方問話,才決定該四名球員是否能與大軍的餘下三十三人一起前往西岸。巴勒斯坦一方對有關決定極度不滿,於是巴勒斯坦足總決定取消比賽。而巴勒斯坦足總主席Jibril Rajoub則指他收到白禮達的信息,說他會想辦法令到次回合能順利舉行。

八月十二日,Shujaiyeh大軍終於出發。他們在以巴邊防等候了三小時始能進入以色列境內,原因是該四名要被以方查問的球員在接受問話。以方則將球隊要久候的責任推到Jibrin Rajoub身上,因為他拒絕讓該四名球員早一天到邊防接受問話。最後,該四名球員都獲准進入以色列境內。

7月31日,國際奧委會(IOC)將會在吉隆坡決定2022年冬季奧運會主辦權誰屬。到時IOC委員將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首都北京和哈薩克大城市阿拉木圖二取其一。只有兩個位處專制國家的城市爭辦2022冬奧主辦權,對近來強調要尊重人權的IOC來說相當尷尬。大概是由於兩個爭辦城市都無法打「人權牌」,中共當局在7月中就好像完全不在意IOC即將決定主辦權誰屬一樣,大肆打壓國內的維權律師。這種態度與1993年為了爭取2000年夏季奧運會主辦權而釋放魏京生完全是兩回事。

IOC最關心水資源

6月初,IOC的評審委員會公開了兩個城市的評審報告。大陸的媒體當然是一面倒唱好,強調評審委員會的報告肯定北京的主辦能力。但事實上評審報道也提到了北京主辦計劃的一些隱憂。除了耳熟能詳的空氣污染問題外,當中以水資源的問題最值的關注。

北京如能成為取得主辦權,到時將會有三個主要賽區。一個在北京市區,另兩個則是張家口和延慶的山區。北京將負責主辦室內舉行的冰上運動,而要在室外進行的項目則主要會在張家口和延慶舉行。不過,由於兩地的降雪量都幾乎肯定不足以支持有關運動項目,而且附近也沒有地方能提供天然雪,所以到時比賽的用雪全都是人造雪。

比利時出生的土耳其小國腳Alpaslan Ozturk日前在自己的面書上聲稱得到兩間中國球會的聘書,但因為他要求將一成的薪酬支持「東土耳其」的維吾爾人,所以對方撤回聘約。

Alpaslan Ozturk的要求顯然是故意留難有意羅致他的中國球隊。他並說:「我譴責一個因為人們是伊斯蘭教徒和守齋而逼害他們的國家。」Alpaslan Ozturk似乎清楚知道中共在上月中開始的回教齋戒月期間加緊限制新疆境內的宗教自由。據報道,官方要求新疆境內的黨政幹部、公務員、學生和教師不要參加封齋活動。另有報指有新疆縣市的地方官員「指導和鼓勵」當地的清真餐廳在齋戒月期間正常營業。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