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公社

 
文:wing
 
香港個別立法會議員在宣誓時的用字和發音引起爭議後,不少人引經據典翻查相關字眼過往的意思。這篇短文不是為了介入相關爭議而寫的。但這爭議卻令筆者想起一個原本沒有貶意,今天格拉斯哥流浪球迷不能用,但些路迪球迷可用的字:「Fenian」。
 
文:吳能鳴
 
提到秘魯,相信不少人首個印象相信會是這個國家的地標、印加的失落古城—馬丘比丘;提到秘魯足球,年青的球迷應該會記起法芬(Jefferson Farfán)與蘇蘭奴(Nolberto Solano)兩位罰球專家及比沙路(Claudio Pizarro)與古里路(Paolo Guerrero)兩位高大中鋒;對於歷史有研究的球迷會認識七十年代曾經帶領秘魯勇奪1975年美洲國家杯的兩位前鋒Teófilo Cubillas與Hugo Sotil;但當提到秘魯文學,就必然要認識本文的主角,拉丁美洲文學爆炸(Latin American Boom)的代表作家之一:馬里奧.巴爾加斯.略薩(Mario Vargas Llosa)。
 
水中魚
 

2012年,宣示對獨島主權,獎牌差點沒有了

四年前的倫敦奧運,男子足球銅牌戰的戲碼是南韓對日本。在南韓以二比零擊敗日本後,朴鍾佑在慶祝時高舉一幅韓文標語,而標語的訊息是:獨島是韓國領土。獨島位於日本海,現由南韓實質控制,但日本堅持擁有該島主權,並稱之為「竹島」。在韓日爭奪男足銅牌當日,時任南韓總統的李明博登上了獨島,成為史上首位登島的南韓元首。朴鍾佑因為高舉政治標語被禁在頒獎典禮中領取銅牌。後來國際足協更判罰他要停賽兩場。到2013年初,國際奧委會才決定讓朴鍾佑取回他應得的倫敦奧運銅牌。

1956年墨爾本,匈牙利和蘇聯的水中血戰

1960年,福爾摩沙代表團在羅馬
1949年10月1日,毛澤東宣布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但中華民國政府未有被消滅,撤退到台灣後,仍然堅持自己是代表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兩個中國政府的出現,令到國際奧委會十分為難。1958年,大陸因為不滿國際奧委會同時承認兩岸的兩個奧委會,決定退出奧運行列。雖然這意味著台灣派出的代表團是1960年羅馬奧運唯一的中國代表團,但國際奧委會卻不容許台方以「中華民國」的名義參賽。當年台方的參賽名字只能採用台灣的葡萄牙文名稱「福爾摩沙」。台方對此安排強烈不滿,但幸好未有因為名字的紛爭而退出是屆奧運,否則楊傳廣就拿不到那面十項全能銀牌。在開幕禮中,「福爾摩沙」代表團展示寫上「Under Protest」(抗議中)的橫額以示不滿。
 
1976年,第三世界國家抵制蒙特利爾奧運 

文:吳能鳴

日本出產過兩位諾貝爾文學獎得主,一位是川端康成,而另一位是本文的主角大江健三郎。大江健三郎憑著著他的代表作《萬延元年的足球》(万延元年のフットボール,中文又譯作萬延元年的足球隊)奪得1994年諾貝爾文學獎,奠定了他在日本文壇的地位。在《萬延元年的足球》這部作品中,大江健三郎以獨特的切入點去展示他與別不同的足球觀。

《萬延元年的足球》是一部講述城市與鄉村、記憶與現實、暴動與恥辱的小說,故事的主角蜜三郎正經歷人生低潮,他的妻子因誕下嚴重智障的兒子而終日借酒澆愁,加上同窗好友以怪誕的方式自殺(臉上塗滿紅色的顏料、屁股插著小黃瓜、赤裸地上吊自殺),令蜜三郎沉溺於悲傷的心淵;此時,在反對日美安保條約受挫後流浪美國的弟弟鷹四回歸日本,希望與哥哥一家回到深山的故鄉重過新生活。

蜜三郎開展新生活的計劃未與想象中理想,但重回故鄉卻勾起了二人對由他們曾叔祖父在萬延元年帶領村民發起暴動的回憶。相對於哥哥沉溺於悲痛的深淵,弟弟鷹四為追逐先輩的精神而不顧一切,他在村內帶領年青人組織足球隊,籍著足球訓練為發起「現代的暴動」作準備,企圖對抗村內「資本主義」的象徵:天皇超市。

《文人墨客的足球世界》系列前言:
文人墨客,泛指作家、詩人等傳統的知識份子,大眾對於他們的印象都是溫文爾雅、謙謙君子,或者難以聯想到他們與足球的關係,但筆者認為文人墨客之所以是文人墨客,並不是在於他們給予大眾的形象,而是在於他們對於生活、世界有著獨特的見解,繼而透過文字表現出來。足球作為一種主流運動,不少文人都對這項運動有著與別不同的想法,透過他們的想法,或者我們能夠對這項風靡全球的運動有更層次的認識與理解。


文:吳能鳴@運動公社

有讀過英國作家喬治.歐威爾( George Orwell )著作《1984》的讀者都會深深感受到被一個聰明而有效率的獨裁政權全面控制生活及思想的恐怖;在他筆下的世界,文字及語言被改造成控制思想的工具,就連日常生活最常接觸的電視螢幕都被改裝成既能監視觀眾、亦能發放訊息的裝置;由此,我們不難想象在歐威爾筆下的足球會是如何的一回事,在《1984》有一段關於足球在這個極權社會的描述,當故事的主角溫斯頓( Winston Smith )把推翻獨裁政權的希望放在無產者身上卻赫然意識到一個殘酷的事實:

巴拿馬密件案爆出有現任國際足協(FIFA)會長恩菲天奴任職歐洲足協期間代表歐洲足協簽署的文件後,瑞士當局即到歐洲足協總部搜證。雖然瑞士方面指這次調查未有針對任何個人,但與公義稅制網絡(Tax Justice Network)有合作關係的The Offshore Game在其網站卻提出了四個與該文件相關的疑問。

第一個疑問是,為何歐洲足協當年會將轉播權賣予一間沒有轉播能力的Cross Trading公司?而當年Cross Trading以11.1萬美元買下了2006至2009年三屆歐洲冠軍聯賽在厄瓜多爾的轉播權後,隨即將轉播權以31萬美元轉售。

於是第二個疑問就是,到底為何當年歐洲足協會以這樣的低價賣出轉播權?如果不是故意這樣做,那麼負責在合約上簽名的恩菲天奴,又如何能被信任有能力領導FIFA?

第三個疑問是,由於Cross Trading的母公司由正被美國FBI指控參與足球貪腐案的阿根廷人Hugo Jinkis持有,為何恩菲天奴一直堅稱沒有和被美國FBI就足球貪腐案調查的人物有業務關係?

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昨日發表了最新有關卡塔爾移民工的研究報告。該組織在去年二月至五月期間訪問了主要是來自印度、尼泊爾和孟加拉,正在參與重建哈利法國際體育場(Khalifa International Stadium)的132名移民工。另外,99名在世界著名的Aspire 體育中心(Aspire Zone sports complex)工作的移民工也有受訪(哈利法體育場將舉辦2022年世界盃一場準決賽,它的位置也在Aspire體育中心內)。

報告指,所有被訪的建築工人和園藝工人都起碼面對最少一個以下的困境:

【運動公社】足球無法粉飾太平
曾俊華怎會是自己人?

文:Wing

僅五年前,曾俊華的財政預算案因為決定注資六千元到強積金戶口,搞到天怒人怨。不但反對派罵他,建制派也無法支持。眾怒下,經常說要「審慎理財」的曾俊華決定派錢予全港成年永久居民。六千元雖像「掩口費」,但民眾仍然上街表達不滿。2011年三月六日晚,逾百人在中環街頭因為反對財政預算案被捕。

五年後,曾俊華的理財方針沒有絲毫改變。未來基金的設立,其實說明了他比昔日更加「孤寒」。一次過的「派糖」政策不能說沒有好處,但對於處理長遠的民生問題和貧富差距,曾俊華一直都是無心去做。以養老這個熱門話題為例,今年他提出的卻竟是「銀髮I Bond」,甚至提出考慮將「逆按揭計劃」擴展至未補地價的資助房屋。一句到尾:長者養老,請靠市場!政府的角色,對曾俊華而言,不是約制市場的力量,反而是協助市場邏輯佔領我們的生活。對普羅的中下層而言,又怎會是好事?

奇怪的是,連反政府一向不遺餘力的《蘋果日報》都給予了曾俊華這份預算案正面的報道。他在預算案演辭中提到梁振英不願表態支持的香港足球代表隊,更被不少人肯定。曾俊話是這樣說的:

【運動公社】體壇的「周子瑜」們
運動員應為與「民意」相左的政治立場付出代價嗎?

文:Wing

周子瑜一事的荒誕,是因為從來無證據顯示她支持台獨,卻被人打成台獨分子狙擊。最後周子瑜被迫拍攝道歉影片,明眼人都知道為的是其公司的利潤和自己的演藝事業。除了那毫無道理的台獨帽子令人不得不憤怒外,周子瑜道歉一事帶出的問題是:到底像藝人、運動員這樣的公眾人物,在公眾/消費者/網民的壓力下到底有多少表達意見的自由?

黃安、陳淨心舉報成癮、周子瑜的可憐遭遇之所以出現,其前提當然是大陸市場的潛力愈來愈大的同時,中共官方要靠煽動狹隘民族主義情緒以維持其管治認受性。雖然沒有來自官方透過公權力的直接打壓,但網民利用輿論壓力要求封殺公眾人物或者是逼使公眾人物就政治表態或者不表態,其實也相當暴力。

原來,類似周子瑜的事件就算在有民主普選保障的西方體育界,也不是沒有出現過。

挑戰聯合王國領土完整的話……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