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會

【惟工新聞】上個星期六(1月7日),肯塔基州議會通過一連串具爭議的反工會和關於女性墮胎法案。示威者在當天聚集於州議會大廈外抗議。
 
共和黨控制州議會 極速通過反工會法案
 
這是肯塔基史上首次由共和黨操控眾議院、參議院和州長,即所謂的「三連勝操控」(trifecta control)。他們發起緊急立法的程序,快刀斬亂麻地通過具爭議性的法案。
 
在星期二(1月2日),新議員宣誓就職。眾議院經濟發展委員會(the House Economic Development Committee)在星期三(1月3日)就向議員發出工作權利法的通知,當時新成員可能還未安頓好。
 
編按:商家告人誹謗容易,打工仔面對老闆強勢中傷又有甚麼辦法?跨國連鎖超市Walmart向來強硬對付工人運動,連員工交流彼此待遇情況的機會也不放過,最近更指示旗下經理發放「勞工組織的社交apps截取你私隱」的消息,阻嚇員工下載。惟工新聞翻譯外電報導,揭示資方分化工人的奇招。
 

 
爭取加薪和各種福利的美國勞工組織「我們的沃爾瑪(the Organization United for Respect at Walmart,OUR Walmart)」,設計了一款新的智能手機應用程式。這個應用程式讓沃爾瑪員工用Android手機就工作場所的政策和僱員權利互相交流。據《華爾街日報》報導,沃爾瑪指示其店舖經理告訴員工該程式「旨在獲取員工的個人信息」,不要下載。
 

解決罷工的最佳辦法是甚麼?公司厲行軍事管理?政府指派武裝警察鎮壓?重金禮聘人力資源顧問教路?都不是。瑞典製造業工會(IF Metall)代表向惟工記者表示,定期而普及的集體談判可免除工人罷工之苦。該國的集體談判權歷史可追溯至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前,規模龐大,現時每隔三年就藉此商討擬定全國工時上限工資下限,政府毋須就最低工資立法,打工仔基本權益一樣有保障。面對財團撤資的威嚇,工會代表Ulf輕鬆淡定:「你想撤就撤!」因為工人早有對策。相比之下,香港曾一度獲立法局通過的集體談判權法例,回歸後旋即遭臨時立法會廢除,本地打工仔說不定已經與「瑞典模式」擦身而過。

百年前跨國界反戰   寧撐挪威工人不助改府出兵

瑞典製造業工會上月30日訪港,工會成員Erik和Ulf指瑞典早在1905年已享有集體談判權。工會現有32萬名會員,佔行內工人76%,甚具代表性。工人的工會入會率高,工會與資方談判時才有代表性;但若無集體談判權,工人不覺得工會有助改善自身待遇,也就沒有動力加入工會。

【惟工新聞】近年來德國工運強勁,郵差、幼稚園老師、醫護人員工潮不斷,媒體甚至稱德國為「罷工共和國」。然而,工潮背後卻有暗湧,工人開始對傳統工會的組織方法不滿,有大量工人退出工會,亦有工人發展不同的工運路向。惟工新聞專訪來自德國激進左翼團體的成員Carlos,報導德國工人的抗爭。
 
不滿工會獨裁 7千工人退會 
 
Carlos是一名來自柏林的程式設計員,他所在的激進左翼團體,近年由討論左翼理論,轉向介入職場的抗爭。Carlos表示,德國的罷工主要由大型工會發起,由於罷工基金的支援,工人大多積極參與罷工。其中一個發動罷工的工會是服務業團結工會(Vereinte Dienstleistungsgewerkschaft,簡稱Ver.di),當中成員人數達二百多萬。
 

沃爾瑪經理:我要槍殺所有工會成員

【惟工新聞】國際連鎖百貨沃爾瑪(Walmart)的勞工待遇惡名昭著。一班少數族裔員工早於2012年為了捍衛尊嚴而發起罷工,復工後一直遭到威脅,經理甚至揚言要殺死所有工會成員。本周二,美國國家勞工關係委員會(National Labor Relations Board)呼籲沃爾瑪,立即停止對員工的威脅。

管理層種族歧視抹黑工會 引發店員罷工

為爭取改善工作條件,沃爾瑪員工組成了非牟利組織「我們的沃爾瑪」(OUR Walmart)。雷蒙德・布拉伏(Raymond Bravo)2012年成為「我們的沃爾瑪」的成員,他表示「剛剛開始在沃爾瑪工作時,公司會讓你每周工作40小時,然後突然間他們會削減你的工作時間。你會見到他們的偏袒和不尊重。有些組織者進入了我工作的店發放卡片,我到網上看了看關於這個組織的短片後,決定加入。你不得不這樣做,如果不團結起來爭取改變,事情只會一成不變。」

他們的經理四處散播謠言,指「我們的沃爾瑪」只是想要員工的錢。雖然布拉伏和他的同事都已經厭倦這些謊言,但是在聽到店長對於他們店員的種族歧視評論後,他們決定作出行動。他們在兩小時內停止工作,只是坐在客戶服務台。

「經理向我們叫喊,不停要求我們離開,」布拉伏說:「但我們感覺非常好,因為員工之間互相支持著對方。」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