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會

要團結抵抗老闆壓榨,組建工會往往是工人的主要途徑。可是在中國,全國總工會不但壟斷工人結社權,更處處維護資方權益,甚至縱容資方及警方打壓產業工人。近日,在廣州和深圳,就分別發生兩宗工人自組工會卻被打壓的事件,工人的抗爭行動至今仍然持續。

廣州日弘機電公司:工人民選代表爭被解僱

本月,廣州日弘機電公司的工人代表沈夢雨向黃埔區人民法院提出訴訟,控告工會和主席違反法律,侵犯工人權益。早前她遭到公司非法解僱,以報復她早前以代表身份組織工人向資方爭取加薪。

據沈夢雨的自述,日弘汽配廠主要向東風本田、廣汽本田和日產等車廠生產發動機和變速箱的彈簧。一如其他汽車零部件廠,日弘車間的勞動強度相當大。為了追趕訂單要求,工人生產速度都要被碼錶計時,並經常需要加班,令生活作息混亂,生產高峰期有時兩天睡眠不足10小時。異常的工作強度,加上廠房長期存放大量苯化合物,甚至令懷孕工人流產。

【惟工新聞】近年在香港,越來越多抗爭者因為參與社會運動而入獄,被判的刑期亦越來越長。然而政治檢控並非極權國家的專利。在2016年7月4日,韓國民主勞總(Korean Confederation of Trade Unions,KCTU)領袖韓相均(Han Sang Gyun)因為組織反對勞動惡法的示威而被判入獄5年。他在上週提前獲釋,但因為同樣罪名入獄的民主勞總前秘書長李英珠(Lee Young-joo)仍然在囚。

在2015年11月14日,民主勞總發起示威,反對政府計劃中的勞動惡法。當時韓國政府以增加青年就業為名進行勞動法改革,曾提議讓退休前的勞工薪金逐年減少,並以減下來的薪金差額聘請新人,增加就業。13萬人參加這場示威,遭到政府暴力鎮壓,參與遊行的長者白南基(Baek Nam-gi)更被水砲擊殺。但示威過後政府卻反過來控告組織遊行的韓相均造成116名警察受傷、44輛警車遭破壞。檢察官要求法院對他判處8年的監禁。韓最終被判監5年。經過兩年半的監禁,他在上週一(5月21日)提前獲釋。

【惟工新聞】食物環境衛生署街市助理工會,聯同立法會議員梁耀忠及數個工會代表,今早到食環署總部抗議及請願,不滿署方聲稱填補「街市助理」(MA)人手,於去年10月設立「街市監察助理」(MSA)職位,去信邀請三年內退休公務員出任。MSA的工作量較MA少,惟月薪較MA高近一成。街市助理工會批評食環署措施,製造同工不同酬。

食物環境衛生署街市助理工會指,食環署自2004年開始招聘街市助理,這個職位為非公務員合約工,其職負為管理轄下街市,包括管理檔戶、處理市民求助投訴和協助執法檢控等。街市助理月薪只有不足1.5萬元,亦無基本福利,例如公務員一般享有的醫療福利、輪班津貼、風更津貼。

編按:法定集體談判權被保皇黨廢除,但仍然有工會能夠逼使資方承認集體談判權--亦即工人透過工會就工作場所內的勞資問題行駛諮詢權、代表權、談判權。成功背後靠的是其強大的組織力和龐大的會員人數,空運工會正是這樣一個實例。工運研究者梁寶龍訪問了工會理事長方廷浩,看看他們到底做了什麼。

 

×××

本文是機場空運員工協會(以下簡稱空運工會)理事長方廷浩的口述整理而成,將他的工運經驗和大家分享,主要集中談集體談判權,冀大家能了解集談判權的運作,一起深入討論,奪回我們失去的集體談權立法,能更好地運用我們的合法權利為工人爭權益。
 
警示式罷工
 
方廷浩在啟德時期已加入機場工作,是香港機場地勤服務有限公司(Hong Kong Airport Services Ltd. 簡稱 HAS)僱員,不久己是空運工會中堅份子,從事工會工作二十多年。

法夢:九巴車長罷工受法律保障嗎?

編按:昨天,九巴「月薪車長大聯盟」發起罷工,要求與資方會面商討改善薪酬架構。資方大為緊張,發信恐嚇司機若不「遵守公司指引」,就會嚴懲,警察亦在多處道路戒備。惟工新聞轉載法律評論專頁「法夢」的這篇文章,當中討論了《僱傭條例》、《基本法》及國際公約當中保障罷工權利的條文和案例。

文:K、G、腸
圖:九巴

九巴月薪車長大聯盟葉蔚琳不滿「被代表」接受由資方提出的改善薪酬架構方案,晚上發起工業行動抗議,號召車長罷工。而九巴傍晚向員工發通告要求車長「遵守公司指引」,否則會嚴懲。罷工期間有車務督察要求她不要阻礙工作,葉表示「預咗唔撈嫁啦」。雖然很多市民同情罷工,但按現時的《僱傭條例》,葉的悲觀不能不說是合理的。

編按:提到英國脫歐,最常聽到的支持意見,是認為歐盟導致移民和難民湧入,影響民生和文化。來自英國的普摩爾(Will Podmore)撰文提出另一種見解,認為歐盟持續推動反工會政策,令工人權益每況愈下,因此脫歐對英國的工會來說是好事。以下為惟工新聞的翻譯。

 

【香港工運縱橫】香港人力車夫的故事

編按:在今日香港,只有在很偶然的機會下才可在遊客區看到人力車。但原來人力車曾是香港一種主要的交通工具,香港最早的一些交通規則與人力車有關,部份對公共運輸的規定更沿用至今(例如不准拒載)。同時,人力車夫亦組成了香港最早的一些工人組織。梁寶龍這篇文章回顧了這個消失的行業的歷史。

人力車的由來

第一部人力車於 1874年引入香港 [1],由此香港公共交通工具起了變化。人力車源於日本,由到日本的美國浸信會傳敎士高保(Jonathan Globle)於1867發明。北京人稱作洋車,上海人稱作黃包車,天津人稱作膠皮車,有些地方叫做東洋車或手車,香港人一般叫做人力車。

另據日本《廣辭苑》的解釋:人力車是1869年由和泉要助、高山幸助和鈴木德次郎等3人發明 [2]。明治政府認定此3人為發明者。和泉要助於1870年3月申請營業 [3]。

編按:廉航Ryanair機師取得小勝!Ryanair因為恐懼全歐洲機師在聖誕期間罷工,歷史性承認各國機師工會代表會員與公司談判的地位。這是一個危險的時刻。一方面這可能只是避免罷工發生的緩兵之計,另一方面工會取得談判權會對公司造成更大壓力,甚至令空中服務員等其他工種的工會也被承認。惟工新聞翻譯《衛報》這篇報導,講述工會、資方及投資者對這次轉變的的不同態度。


上週五(12月15日),歐洲廉航Ryanair 32年來首次承認機師工會,試圖阻止工會在聖誕節發動罷工。

公司總裁奧利里(Michael O’Leary)拒絕承認工會的政策是Ryanair營運模式的核心,令這個愛爾蘭地區航空公司變成全歐洲載客量最高的航空公司。

編按:自董建華大力推動公營服務外判以來,香港人已慢慢意識到外判對工人的傷害——薪金低於直接聘用的工人、就業不穩定......近年,從太古可樂廠(2013)到浸會大學清潔工(2017)罷工,均與外判有關。可是各行各業外判仍然有增無減。最近倫敦政治經濟學院在外判清潔工連番爭取之下,決定一反外判趨勢,改為直接聘用清潔工。惟工新聞翻譯該學院博士生阿斯利(Louisa Acciari)及諾定咸大學講師帕勞(Davide Però)的文章,分析抗爭勝利的三大因素。

在本年6月8日,一宗不起眼但意義重大的政治事件在倫敦發生:倫敦政治經濟學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LSE)宣布中止長達數十年的清潔服務外判,改為學校直接聘用。這意味著,移工和少數族裔清潔工長達八個多月爭取與直接聘用員工(例如教員和行政員工)享有同等福利待遇的運動得到全面勝利。透過組成名為「全世界聯合起來的聲音」(United Voices of the World,UVW)的獨立工會,這些清潔工在LSE發起一系列工業行動,時間之長是這間學府前所未見的,當中包括本年5至6月長達7日的一場罷工。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