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會

【惟工新聞】美國達美航空(Delta Airlines)最近捲入陷入反工會傳單的醜聞之中。達美航空在機場休息室內向行李處理員和其他地勤人員派發反工會傳單,指相比付錢向工會續會,「一部新遊戲機和最熱門的電子遊戲似乎更有趣」。國際技工和空中工作者工會(The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Machinists and Aerospace Workers)就事件作出回應,稱之其舉動為「幼稚」和具侮辱性。

國際技工和空中工作者工會指出,達美航空在機場休息室內向行李處理員和其他地勤人員派發反工會傳單。傳單上寫上「每年向工會續會需要700美元(約5500港元)」,「一部新遊戲機和最熱門的電子遊戲似乎更有趣」,「將你的金錢投放在電子遊戲上,而不是向工會續會」。工會幹事卡臣(James Carlson)認為此舉是打擊工會手段中最卑劣的。

編按:4月20日是一年一度的「大麻日」,對於世界各地的大麻使用者來說,這天不僅是「隊草」作樂的狂歡節,也是推動大麻合法化的象徵性日子。大麻多年來被誤認為是成癮性強、致癌、損害腦細胞的毒物,但經過多年爭取,此誤解在西方社會已漸見淡化,藥用和休閒性使用大麻在歐美國家亦逐漸合法化。而隨著近年美國多個州分皆修法容許使用大麻,此產業亦正在擴大及正規化。然而行內嚴重壓榨農夫及零售店員的行徑依然倡厥,當地工會則看準此機會,擴大在大麻行業的組織工作,鼓勵這班一直處於法律邊緣的勞動力團結捍衛權益。

編按:4月初,在南非全國金屬工人聯合會推動下,社會主義革命工人黨成立。這個政黨的誕生,跟與之長期合作的執政「三方聯盟」殘酷鎮壓工人罷工有關。惟工新聞轉載馬來西亞健筆朱進佳介紹該黨的文章


南非新成立的左翼政黨——社會主義革命工人黨(Socialist Revolutionary Workers Party, 縮寫SRWP),於2019年4月4-6日在約翰內斯堡舉辦該黨的創黨大會。

逾千人出席了這場對南非左翼運動來說意義重大的大會,包括來自南非全國各地的社會主義革命工人黨干部,以及來自贊比亞、阿根廷、巴西、瑞典、摩洛哥、尼泊爾等國的觀察員。

編按:近年多個國家出現性工作者工會,繼上年英國脫衣舞孃成立性工作者工會後,蘇格蘭的性工作者也可以加入工會,以爭取改變性工作者孤立、危險的處境,而這個工會由英國總工會發起,工會組織者認為性工作應與他工作一樣得到保障。這對於香港而言賴具參考價值。

蘇格蘭規管性工作的法律與香港相似:賣淫並不犯法,一個單位只能有一位性工作者營業(俗稱一樓一),性工作者不可在街上拉客,經營賣淫場所亦屬違法,稍為不同的是,在香港,嫖客並不犯法,而蘇格蘭則由前年開始將嫖客定為犯法。發起性工作者工會的英國總工會認為,這些規管條例使性工作者互相分隔而失去保障,是百害而無一利,需要修改。


蘇格蘭的性工作者能首次參加工會

【惟工新聞】今日早上,菲律賓民間團體BAYAN Hong Kong & Macau發起抗議。一年前,即2018年2月22日,一位39歲的社會運動者Marklen Maojo Maga被武裝部隊綁架,其後被控謀殺。現時,他仍然被拘禁在塔吉市(Taguig)的監獄。

義務組織工人、社區  打籃球期間遭指控非法藏槍、謀殺

Maojo 是五一工聯(Kilusang Mayo Uno-KMU)的參與者,負責組織港口碼頭區域、北馬尼拉和中部工廠區的工會。另外,他也是菲律賓學生聯盟(League of Filipino Students -LFS )的成員,以及青年組織人民之子(Anakbayan)的創始成員。年輕時,Maojo大部份時間花在組織大學及社區裡的青年。

編按:48年前,一位韓國工人自焚而亡,他手裡始終緊緊捉著一本勞動法。那位工人的名字是全泰壹。他燃點了自己的生命喚醒社會,激發大學生們進廠、作為底層工人組織反抗。2005年,韓農來港抗議世貿,突破封鎖的衝擊和苦行的毅力,啟發了香港一代的抗爭者。2018年,為半導體工業工人健康問題爭取賠償的SHARPS,與三星集團搏鬥十一年,終逼使三星作出賠償。 

韓國的工運故事,似乎耀眼得叫人難以直視。然而,遍地開花,被壓迫者團結起來一同瓦解強權,才算是遂了那些犧牲的人的心願。在全泰壹逝去48年後的今天,惟工新聞轉載《中大學生報》簡介《全泰壹評傳》的文章,再次向華文讀者引介。此書文字淺白,適合來自所有階層的人閱讀。


《星星之火——全泰壹評傳》
著:趙英來 
譯:劉建洲 
出版:勞動力 

文:覃(原文刊於中大學生報2013年11月號)

零.前言:有關英雄的憤慨

編按:性產業因性污名而長期被孤立,性工作不被視為工作,從業員總是在遭遇危險時才得到關注,當談到工人權益、劏房租金,鮮有人會提起他們。英國一班脫衣舞孃成立了屬於性工作者的工會,在女性工會的引介下,加入一個由服務業、保安員、搬運工和清潔工等組成的獨立工會。在最近一次清潔工爭取生活工資的抗議中,性工作者加入糾察線,並為罷工工人舉辦籌款派對。有團體指出,建立工會是性工作除罪化的關鍵,假如沒有工會捍衛工人權益,除罪化可能只對老闆有利。


今年早前,吉雅(Gia)在倫敦的一間脫衣舞酒吧工作,突然收到一個意外的短信。「我沒有收到任何警告就被解僱了,」她解釋道:「他們發短信說我不會再有工作,因為當天早上我忘了確定我的輪班。他們甚至不跟我在電話裡談。」

吉雅的經歷十分常見。在英國,脫衣舞者只有很少權利,他們被劃分為自僱人士,但既沒有作為僱員的利益,卻也沒有真正自僱人士的自由。他們很容易便被罰款,或者被當作違規——因為吃口香糖,或指甲油掉了色——舞者可以因為掉了帽子而被辭退。

【惟工新聞】廣東深圳佳士科技工人維權抗爭持續超過一個月,情況突然急轉直下,聲援團約50名工人及學生於8月24日被全副武裝的警察帶走。職工盟昨(29日)發起遊行,要求釋放佳士工人及聲援團。今次事件反映出官媒為事件扣上「境外勢力煽動」的帽子,並以尋釁滋事罪打壓異議者,為了阻撓聲援人士前往深圳,當局甚至向其家下和所讀學校下手。而在聲援工友事件,學生亦擔當重要的角色,不少和工運和社連有緊密連結的左派學生亦參與其中。

職工盟昨發起聲援行動,由西區警署遊行至中聯辦,現場有三十餘人參與行動,遊行人士手持標語要求釋放佳士工人及釋放聲援學生,並沿途叫喊「組織工會無罪」、「立即釋放佳士工人」等口號。

今年5月,深圳佳士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工人揭發公司違法行為,包括向工人罰款、未交足住房公積金等。工人向當地人力資源局及總工會投訴,同時依照法定程序組建工會。然而,到7月中,坪山區總工會幹部和公司管理層指控工人自行組建工會屬違法,參與者遭到報復,廠方非法調動工人崗位,甚至開除、恐嚇、抹黑他們,警察則非法毆打、扣押工人。

到了7月27日,29名佳士工人、聲援工人及學生在派出所被捕,並以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關心此事的學生與工人組成「佳士組建工會工人聲援團」,要求當局及公司承認工人組建工會的權利,與及釋放被捕者,全國16間大學數千位學生響應事件,發起網上連署。

這兩個星期以來,五十位學生親身到深圳表達訴求,期間曾多次有黑勢力試圖綁架他們,其中一位代表沈夢雨,自8月11日起被公安機構軟禁。

【惟工新聞】日前,惟工新聞報導廣州日宏及深圳佳士兩間工廠分別有工人籌組工會,爭取改善待遇,卻被廠房聯同全國總工會打壓(詳見惟工報導:改革腐化工會 中國工人力抗資方打壓 )。近日深圳佳士科技的工人持續抗爭,早前在廣州日宏因參選工人代表而遭解僱的沈夢雨到場聲援,一班來自全國各地的學生也到場,然而他們面對的是警察和全國總工會更嚴厲的打壓。

自7月27日,深圳政府動用大批警力,前後拘捕了超過三十人,當中包括佳士工人、學生和其他工廠聲援的工人。及後,政府以「尋釁滋事罪」為由,將他們刑事拘留,至今未獲釋放。多名聲援團成員被警察傳召。
 
今日,香港多個團體到中聯辦抗議,要求馬上釋放工人和聲援者,讓被解僱的工人代表復職,並承認佳士工人組成的工會。
 
團體批共產黨過橋拆板 工人訴求上升值得尊重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