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會

編按︰港龍工會主席因為網上言論被炒,本身是否合法?同樣身為打工仔女的我們,又可以做甚麼支持因為政見而被剝奪工作機會的工人?當政治審查伸延至工作場所,打工仔女也應該發動工業行動,互相組織起來抵抗。一方面反抗企業對工人的報復行為,另一方面也跟同業聯絡,認清香港社會在政治和經濟層面對工人的壓迫。惟工新聞轉載了工黨副主席麥德正的文章,討論打工仔女發動政治性罷工抗議公司打壓。文章標題原為〈政治性炒魷啦,罷工即係冇得搞啦!〉。


港龍工會主席被炒,之前國泰3個機師先後被解僱及「被辭職」,唔係因為佢哋工作表現有問題,係因為佢哋反送中,呢啲係政治性炒魷,之後其他僱主有樣學樣,你灰唔灰?

灰?即係等死啦。你真係想?唔灰?咁唔係得把口,佢有政治性炒魷,我哋更要諗政治性罷工!

先講法例,呢次炒港龍工會主席,係違反《防止歧視職工會》條例。員工因進行工會活動受資方打壓,可循兩方面進行追討:

【惟工新聞】反送中運動爆發後,港鐵成為了社會焦點:警察在沙田新城市圍捕示威者時,港鐵被指飛站,示威者因為怕沒有列車而陷入恐慌;元朗鄉黑無差別暴打市民,港鐵再被指無關門任由鄉黑為所欲為;警察在葵芳亂射催淚彈,車站又成為戰場,空氣瀰漫有毒微粒……

一方面,抗爭者在月台發起不合作運動,嘗試癱瘓港鐵運作,多次爆發打工仔之間的衝突。另一方面,警察在中央控制中心要求港鐵飛站,封截示威者退路。交通工具成為了兵家必爭之地。

8月5日的全港大罷工,除了七區集會,藝文界也在當天於中環愛丁堡廣場發起罷工集會,聚集香港的藝術文化工作者。據當天「一人放低一蚊」的「藝進制 」人數點算器所示,有1770人出席集會,目測參加者年齡分佈較一般集會分散,由20到70多歲不等。相比一般行業,藝文界別整體較開明,並傾向支持這次運動。行業中不少從業員是以freelance形式工作,對於他們來說,發起罷工會比較容易嗎?行業間的組織情況又是怎樣?

藝文界自由職工作者居多 靠炒散維生經濟壓力大

從事藝術行政的林小姐(化名)是位freelancer,因為工作形式較彈性,因此能夠參與集會,但嚴格而言不算是罷工。林小姐認反對修例關乎公義,亦支持年輕人希望守住香港的法治與自由。是次運動中,她最不滿的是政府態度高傲,林鄭死也不講「撤回」。她覺得運動中警方和示威者也有過火之處,若林鄭肯正式撤回修訂並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不分立場地作出調查和處分,可以挽回民心。

3日前,深圳公安發佈「深圳亮劍」防暴演習的片段,聲稱有1.2萬名武警參與。片段中多名頭戴黃色頭盔,身穿黑衣的示威者手持橫額和木棍衝擊數千防暴警察(!?)。然後防暴警察出動催淚彈和警犬,以壓倒性的人數把示威者圍捕。由於片中的示威者貌似反送中抗爭者,很多香港人都解讀為恐嚇反送中抗爭。值得一提的是,示威者的橫額寫著「還我血汗錢」,「我建大廈我卻肚餓」。

的確,中國公安鎮壓維權行動從來兇殘,收地收樓也可放催淚彈。在大大小小的工人罷工及土地維權當中,經常有工人被捕,在未經審訊的情況下處以不超過15日的「行政拘留」,甚至被安插「尋釁滋事」等罪名而被判監。究竟深圳公安是想恐嚇香港人還是全國受剝削的工人農民?有可能以上皆是。

要打壓維權?很多時候根本未到暴力鎮壓,在源頭已經被撲滅。自2015年7月搜捕三百多名維權律師及法律界人士(709大搜捕)及12月搜捕過百名工運人士之後,緊接下來的一波鎮壓發生在2018年至今。

編按:近日網上有不少呼聲提出發起罷工,迫使政府接受民間五大訴求。罷工是打工仔女的強大武器,集體罷工能中斷生產,迫使資方或政府回應工人的訴求,但同時對工人來說亦是大風險的抗爭行動。現階段,坊間對如何罷工的討論不多,撇除不少人請假參與集會這種行動,發起罷工需要留意甚麼?如何能夠在初期有效保障自己?《惟工新聞》轉載長期參與工人運動的麥德正的短文,為讀者提供基本資訊。文章原題為︰〈 係咁叫港鐵罷工,想推車長去送頭咩?〉,文句經編輯修訂,不影響文章內容。


文︰麥德正

大家都唔想車長送頭,想全港罷工罷得成,係時候一齊認真諗下何謂「罷工」。林鄭修例搞到今日,政權仍然無正視市民訴求,大家都想加大力度,向政權施壓。「政治性罷工」對政權嘅壓力就係令社會運作及經濟運作受影響,逼政權接受民眾嘅政治訴求。

香港的言論自由在未來很可能不斷收窄,近月來種種現象都似乎在印證這一說法。警察默許白衣人在元朗港鐵站內襲擊市民,另一邊廂示威者和記者恣意採取暴力,政府在各場合都展視何謂傲慢——記招用沒有內容的空話來表示他有忽略反對聲音的權力,法律上緊緊握著重判示威者的機會。

近來街頭運動和遊行此起彼落,沒有因打壓而退下來,這絕對值得支持和鼓勵。然而,思考如何在言論自由收窄的環境下繼續改變社會,也變得急不容緩。近年香港流行一種說法,即大陸裏都是順民,奴性強,不能也不敢反抗暴政。任何人如果願意撇除偏見,都會發現今天有人在中國勉力為工人爭取權益,甚至招上牢獄之災。去年佳士事情之後卻發生大規模的抓捕,被捕和被失蹤的人數過百。理解中國勞權人士狀況,除了希望讀者能夠理解和同情他們處境之外,亦是思考在香港抗爭路上的他山之石。

【惟工新聞】美國達美航空(Delta Airlines)最近捲入陷入反工會傳單的醜聞之中。達美航空在機場休息室內向行李處理員和其他地勤人員派發反工會傳單,指相比付錢向工會續會,「一部新遊戲機和最熱門的電子遊戲似乎更有趣」。國際技工和空中工作者工會(The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Machinists and Aerospace Workers)就事件作出回應,稱之其舉動為「幼稚」和具侮辱性。

國際技工和空中工作者工會指出,達美航空在機場休息室內向行李處理員和其他地勤人員派發反工會傳單。傳單上寫上「每年向工會續會需要700美元(約5500港元)」,「一部新遊戲機和最熱門的電子遊戲似乎更有趣」,「將你的金錢投放在電子遊戲上,而不是向工會續會」。工會幹事卡臣(James Carlson)認為此舉是打擊工會手段中最卑劣的。

編按:4月20日是一年一度的「大麻日」,對於世界各地的大麻使用者來說,這天不僅是「隊草」作樂的狂歡節,也是推動大麻合法化的象徵性日子。大麻多年來被誤認為是成癮性強、致癌、損害腦細胞的毒物,但經過多年爭取,此誤解在西方社會已漸見淡化,藥用和休閒性使用大麻在歐美國家亦逐漸合法化。而隨著近年美國多個州分皆修法容許使用大麻,此產業亦正在擴大及正規化。然而行內嚴重壓榨農夫及零售店員的行徑依然倡厥,當地工會則看準此機會,擴大在大麻行業的組織工作,鼓勵這班一直處於法律邊緣的勞動力團結捍衛權益。

編按:4月初,在南非全國金屬工人聯合會推動下,社會主義革命工人黨成立。這個政黨的誕生,跟與之長期合作的執政「三方聯盟」殘酷鎮壓工人罷工有關。惟工新聞轉載馬來西亞健筆朱進佳介紹該黨的文章


南非新成立的左翼政黨——社會主義革命工人黨(Socialist Revolutionary Workers Party, 縮寫SRWP),於2019年4月4-6日在約翰內斯堡舉辦該黨的創黨大會。

逾千人出席了這場對南非左翼運動來說意義重大的大會,包括來自南非全國各地的社會主義革命工人黨干部,以及來自贊比亞、阿根廷、巴西、瑞典、摩洛哥、尼泊爾等國的觀察員。

編按:近年多個國家出現性工作者工會,繼上年英國脫衣舞孃成立性工作者工會後,蘇格蘭的性工作者也可以加入工會,以爭取改變性工作者孤立、危險的處境,而這個工會由英國總工會發起,工會組織者認為性工作應與他工作一樣得到保障。這對於香港而言賴具參考價值。

蘇格蘭規管性工作的法律與香港相似:賣淫並不犯法,一個單位只能有一位性工作者營業(俗稱一樓一),性工作者不可在街上拉客,經營賣淫場所亦屬違法,稍為不同的是,在香港,嫖客並不犯法,而蘇格蘭則由前年開始將嫖客定為犯法。發起性工作者工會的英國總工會認為,這些規管條例使性工作者互相分隔而失去保障,是百害而無一利,需要修改。


蘇格蘭的性工作者能首次參加工會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