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老院

【惟工新聞】宏光護老院﹙下稱宏光﹚拖欠外勞薪金事件擾攘近四個月,最終於昨日(10月8 日)與僱主達成和解協議,惟宏光工人只能討回部分的欠薪,無奈接受協議。社區及院舍照顧員總工會批評外勞政策千瘡百孔,縱容僱主剝削,反對政府擴充輸入外勞至資助院舍。

今年6月,在宏光護老院任職照顧員的9名外勞集體離職,抗議老闆欠薪及無日無之的恐嚇滋擾,工潮爆發後,他們曾到勞工處追討欠薪、並於政府總部外露宿抗議。工會秘書鄭清發指,在和解協議中,工友大約只能討回部分的欠薪,當中包括加班費、休息日工資及法定假日工資等,不足原本追討的360萬。

工會批勞工處不積極介入 為工人安排新工屬「騙局」

【惟工新聞】今天(6月14日)早上,位於牛頭角道33號的宏光護老院,有9名外勞照顧員集體離職,在職工盟社區及院舍照顧員總工會陪同下,抗議老闆欠薪及無日無之的恐嚇滋擾。稍後他們將到勞工處追討欠薪,並於政府總部外露宿抗議。

剋扣工資、超時工作沒補水 被逼簽假聲明

據社署網頁顯示,宏光護老院有158個宿位,聘用19位護理員。工會幹事曾紀南指,院舍有14位護理員為透過補充勞工計劃輸入。

這些外來勞工均受《僱佣條例》及合約保障。合約訂明,工人每天工作9小時,超時工作會獲額外薪金。而事實上,工人每天工作至少12小時卻沒有收到超時補水,亦未有放取法定假期及年假。更甚者,他們來港前先要支付一筆2萬多元人民幣的「勞務費」,來港後,工人又須再付2萬多元給老闆,部份工人多年來被老闆扣取每月至少3千元的工資。

編按:「看護工」這稱呼在香港並不普遍,看過草花里樹的漫畫《看護工向前衝》可能會聽過。他們的職責為照顧身體或心智不便的人﹙主要為老人﹚,包括上廁所和洗澡等起居飲食,因此很大機會需要長期與被照顧對象長期相處。

台灣人口老化問題嚴重,65 歲以上人口逐年上昇,看護工的需求不斷增加。近二十年來外藉看護工減緩了其需求過大的問題,直至2016年,2月底,台灣國內外籍看護工逾 22.5 萬人。然而,當看護工無法得到足夠的休息,又如何能夠照顧對像呢?桃園市家庭看護工職業工會發現近六成外藉看護工法每週休息一天,逐向勞動部陳情,希望當局關注看護工待遇。你和我勞動半生後,終有一天會老,如何讓老人活得有尊嚴,老有所依既是我們需要思考的問題,亦是政府無法迴避的責任。


文:洪與成(公庫記者)

【惟工新聞】如果有得選擇,誰不想在家安享晚年?誰會想住進收費高環境差的私營安老院?在目前政府重院舍輕社區,重私營輕公營的安老政策之下,這樣的選擇並不現實。梁振英在2014年施政報告提及的「在兩年內為長者安老服務作出長遠的規劃」,亦和工傷補償基金和全民養老金等選舉承諾一樣,至今仍然無影無踪。

但長者對於養老金和照顧服務的需求不會因為政府失蹤而消失。立法會選舉在即,「長期護理關注平台」和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社會政策研究中心昨日(8月18日)合辦選舉論壇,邀請超級區議會議席的候選人發表對長期護理服務的見解。

是次論壇有鄺俊宇(民主黨)、陳琬琛(公民黨)、關永業(新民主同盟)、梁耀忠(街工)及周浩鼎(民建聯)出席。與上週六的全民退保論壇一樣,涂謹申(民主黨)、王國興(工聯會)及李慧琼(民建聯)均缺席。上週出席的何啟明(民協)亦沒有出席。

問家居照顧答院舍 聽眾表示失望

【惟工新聞】惡人先告狀是無良老闆的專利,有護理中介公司以假自僱方式聘用護理員,逃避勞工保障的責任,卻於7年內控告超過200名護理員。團體今日(8月12日)分別到勞工處及該公司抗議。

曾獲「商界展關懷」 超收中介費逾法例一倍半

社區及院舍照顧員總工會、天主教勞工牧民中心(新界)及「百本剝削員工關注組」,今日到旺角勞工處職業介紹所事務科遞交請願信,抗議百本專護理服務有限公司(下稱百本)涉嫌違法濫收介中介費。據《職業介紹所規例》,介紹所只可向經其轉介獲聘人士收取首月工資的10%作中介費,但團體發現百本竟超收中介費至25%,從事基層職位如常務員等的工友更需繳付高達40%的佣金,因此要求勞工處正視及徹查。

抗議團體隨後移師至百本位於灣仔的會員服務中心示威,高叫口號要求百本尊重法庭裁決,抗議百本濫告護理員。社區及院舍照顧員總工會代表鄭先生表示,百本曾獲「商界展關懷」嘉許,理應付上社會責任,取消假自僱。發言人斥護理員簽的合約如「現代賣身契」,條款列明如護理員完成合約後一年內不可重返經百本介紹的機構工作,否則會被百本控告違約及追討最高5萬元的賠償。

【惟工新聞】生病輪床位,上樓輪單位,年老也要輪宿位!香港人口老化日漸加劇,審計署今日向立法會提交《審計署署長第六十三號報告書》,砲轟社署在中央輪候冊篤數,近年將6,800名長者列為「非活躍」類別,剔除在計算之外,涉嫌製造輪侯時間縮短的假象。政府並非首次靠創造新分類縮短帳面輪候時間,較有名的前科包括房委會2005年通過將58歲以下輪候公屋的單身人士另行歸隊,嘗試使「三年上樓」承諾看起來仍未破產。

新創「非活躍」類別 隱藏個案可達18%

根據社署數字,自2008年3月至2014年8月,資助護理安老院宿位與護養院宿位的輪候時間分別縮短了1個月和11個月。不過,審計署指中央輪候冊上被列為「非活躍」個案的數目,以及處理評估所需的時間。

報告批評審計社署明明已將部份長者狀況評為「只適合住宿照顧服務」,卻中途更改計算方法,從2012年11月起,只要這些長者在輪候期間曾使用社區照顧服務(包括日間護理)應急,即被打入新創作的「非活躍」個案類別,反過來暗示他們沒有需要住院舍。社署在匯報中央輪候冊人數時並不把這類個案計算在內,變相篤數減少帳面輪候人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