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老院

【惟工新聞】今年5月尾,宏光護老院出現勞資糾紛,院舍無理解僱一位八年年資的外勞護理員,更威脅要其簽署糧單,不然會傷害其家人。該外勞護理員事後向職工盟求助,及後另位九名外勞護理員集體辭職,除了抗議院舍恐嚇員工,更為追討多年來近四百萬的欠薪,包括院每天三小時的加班費、假日工作的工資、每月不合埋地扣起的三千港元中介費用。僱主隨後向這十位工友發出律師信,否認欠薪。

過去這十位工友連同工會一直追討欠薪,亦曾到政府總部露宿請願。昨天﹙6月26日﹚下午二時半,她們到勞工處觀塘辦事處出席勞工處安排的調解會,並在調解會前半小時在東九龍政府合署外抗議,交代他們這段時間的追討過程。


十位外勞工友連同工會在東九龍政府合署外抗議

【惟工新聞】如果有得選擇,誰不想在家安享晚年?誰會想住進收費高環境差的私營安老院?在目前政府重院舍輕社區,重私營輕公營的安老政策之下,這樣的選擇並不現實。梁振英在2014年施政報告提及的「在兩年內為長者安老服務作出長遠的規劃」,亦和工傷補償基金和全民養老金等選舉承諾一樣,至今仍然無影無踪。

但長者對於養老金和照顧服務的需求不會因為政府失蹤而消失。立法會選舉在即,「長期護理關注平台」和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社會政策研究中心昨日(8月18日)合辦選舉論壇,邀請超級區議會議席的候選人發表對長期護理服務的見解。

是次論壇有鄺俊宇(民主黨)、陳琬琛(公民黨)、關永業(新民主同盟)、梁耀忠(街工)及周浩鼎(民建聯)出席。與上週六的全民退保論壇一樣,涂謹申(民主黨)、王國興(工聯會)及李慧琼(民建聯)均缺席。上週出席的何啟明(民協)亦沒有出席。

問家居照顧答院舍 聽眾表示失望

編按:本地護老院醜聞不斷,除了屢被揭發虐待住院老人,院舍對員工苛刻亦惡名昭著。三年前,作為中介的護老企業百本集團,被揭發以毀約為藉口,亂告過百名員工,而事主對條款全不知情。不過,打工仔並非只能任老闆魚肉。上年初,有工人向百本追討欠薪,竟被百本反控毀約。工人不甘屈辱,在工會的協助底下,成功打贏官司,令老闆必須回水。工會幹事劉家樂撰文解釋事件經過,探討護老服務的問題根源及解決方法。惟工新聞特此轉載。


文:職工盟社區及院舍照顧員總工會幹事劉家樂

本報於上周報導,兩名外勞聯同職工盟社區及院舍照顧員總工會,到位於九龍城宋皇臺道的鴻利安老園外請願,揭發老闆不按合約付薪,外勞日做十六小時卻嚴重短付加班費,拖欠逾四萬薪水的剝削行為。工會在協助工友期間,發現安老園違反規定,涉及刑事罪行,更可能有政府人員在當「後台」,或涉及貪腐醜聞。工會與工友於今日到勞工處總部示威(見下圖),要求勞工處檢控違法僱主。工友與工會到勞工處總部外示威

工友淚灑勞工處 力數安老園三大罪狀  

【惟工新聞】「一反抗就炒,炒每個員工嗰時都係講,你同阿伯有不正當關係……我唔夠膽喺鴻利喇,太黑暗喇。」為養家供女兒讀書,日做16至30小時都未曾嚇跑她,然而人格的屈辱教她恐懼。曾於「鴻利安老園」任護理員的朱女士,道出自動離職的背後因由。

今日(10月17日)上午,朱女士與舊日同事陳女士,聯同職工盟社區及院舍照顧員總工會,於九龍城鴻利安老園聲討無良老闆,要求追回4萬多元的血汗人工。

工作半年欠薪四萬 為亡父守孝遭扣人工

朱女士與陳女士均來自廣東,由同鄉介紹得知工作機會。朱女士家中以務農為生,兩個女兒都在上學。陳女士與丈夫離異,獨自撫養三個小孩。

在深圳簽合約時,合約寫明月薪為10,560元,每日工作9小時,時薪39元,超時工作按平常時薪支付加班費。今年3月底來到香港後,老闆竟改口指月薪只有7,800元,當工作超過12小時才開始算作加班,而且加班費只有每小時28元,不但違反合約,且涉嫌觸犯《最低工資條例》。

否決安老院輸入外勞 勞方斥頂爛市

【惟工新聞】勞工顧問委員會就社署買位安老院舍放寬輸入外勞爭議多時,昨天勞方委員聯手否決九間院舍申請38名護理員外勞。勞方堅決反對輸入外勞,指輸入外勞無助解決問題,更會壓低安老業本來已極低的薪酬。統計處亦發現去年安老院舍僱員工時較全港打工仔平均高23%,待遇堪虞。

人手不足 院舍兼職當全職

買位院舍即是政府向私營的安老院進行買位,以應付院舍不足的問題。香港安老服務協會主席陳志育指現時院舍從業員約30,000人。即使私院聘逾1,000名外勞,行業仍然缺乏5,000人手。由於長期人手短缺,勞工顧問委員會一直倡議放寬安老院舍輸入外勞。

為了應付人手不足,院舍都各出奇謀。超過三成的買位院舍大量聘請兼職充當全職,或是聘請「掛名」職員,以達到政府的要求。不過這種方法弊端叢生,如曾出現「以老護老」、派錯藥或意外事故。

剝削外勞有利可圖 工會收58宗投訴

本年初,總工會秘書鄭清發曾指資方其實無意招聘本地勞工,只見聘請外勞能壓低成本,有利可圖。僱主會不斷「出蠱惑」剝削外勞,從中獲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