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爭

編按:戰爭有多好?時隔大半個世紀,香港人對日軍佔領期間的慘況大多已缺乏感覺,工運史研究者梁寶龍翻開這段本土歷史,從新蒲崗到土瓜灣地段當年不僅遭受強拆,為配合日本開發海南島石碌鐵礦的計劃,逾兩萬香港工人被賣豬仔到當地,能活命回來的只有半數,更不乏女性被招工之名拐騙去當慰安婦。負責開發礦場的日本窒素肥料株式會社,戰後雖被改組,卻被揭發在熊本水俁市排放含水銀污水,導致全市四分之一人口中毒。兩地弱勢人民,同樣遭到集體殘害。


近日網上有人刊出教育局對日治時香港居民慘況的描述,並嗤之以鼻,可見市民在不滿政府情況下嚴重是非不分。本文整理日治時港人被勞役慘況的資料,以正視聽,為受害者留下紀錄。不幸香港仍有勞役工人事件發生,冀市民多關注工人被勞役情況,嚴懲有關犯罪者,改善香港形象。

勞役村民興建機場

身在香港的讀者,必定不會對各國軍艦停泊在維多利亞港的景象感到陌生。但外國軍艦進入別國港口,甚至以別國領土作為基地,並不是那麼常見的事。事實上,全球大多數地區,只有美國享有這樣的特權——因為美國在全球設立了超過八百個海外基地,遠超英、法、俄、中等國的總和(僅三十多個)。
 
為什麼美國能夠在全球駐軍?海外駐軍建基於怎樣的軍事理念?為本國和全球帶來什麼影響?這些都是大衛.范恩(David Vine)在其著作《基地帝國: 美軍海外基地如何影響自身與世界》(Base Nation: How U.S. Military Bases Abroad Harm America and the World)[1]要解答的問題。
 
從征服北美到二戰
 
作者說的故事由18世紀開始。當時美國的國土只限於北美洲東部海岸。為了從印第安人手上奪取更多的土地,並作為下一步擴張的基地,美軍一波一波地在新佔土地上建立邊境城堡。一個較大的變化發生在19世紀,美國的勢力抵達太平洋。由此時開始,海權成為美國軍方的主導思想[2]。在建立強大海軍同時,美國亦開始透過軍事壓力在海外取得軍艦停泊的權利[3],在五大洲建立艦隊基地。美國正式變成一個海洋國家。

美國全球搞搞震事件簿(下)

【惟工解密】武裝組織「伊斯蘭國」兇狠殘暴,令西方各國頭痛不已,但其金主卻偏偏來自美國好盟友,沙地阿拉伯、科威特和卡塔爾都送上大筆資助。美國曾聚眾在敘利亞興風作浪之外,還在甚麼地方搞搞震,跟甚麼殘忍勢力結過盟?回力鏢最終又會否傷及無辜甚至打中自己?雨傘運動期間一度擱下之後,惟工新聞繼續摘譯美國獨立媒體Alternet相關報導的後半,歡迎與前文對讀。前事不忘,後事之師。
 


1986至1989年,祖‧貝萊爾(Joe Blair)少校在美國美洲軍校(US Army School of the Americas,2001年易名為「西半球國防研究所」)擔任主任導師,他表示校內的訓練「教導這樣的教條:『若你想取得情報,隨便你去暴力虐待、非法禁錮、恐嚇家屬以至殺人;若你拿不到想要的情報又或者無法讓對象閉嘴,你可以派個敢死隊將他暗殺掉』」。2002年作供時,貝萊爾指軍校雖然換了名字,但課程內容跟他當年執教時一樣,連訓練手冊也沒換過。到底美國如何對待其敵人和盟友?且看以下例子。

19. 以色列

美國全球搞搞震事件簿(上)

【惟工解密】今日是911事件13週年,亦是美國中情局推翻智利民選政府的41週年。在世界警察的旗號之下,美國政府長期和亳不間斷地與法西斯分子、獨裁者、大毒梟合作,並且向世界各地的恐怖份子提供支援,以維持自己的霸權不受挑戰。

在國家部門和中央情報局的保護下,美國在全球各地的傀儡政權曾經涉及最卑劣的罪行,程度由謀殺和酷刑到政變和種族滅絕不等。循著這些屠殺和混亂追尋下去,就會發現幕後黑手是美國國會大廈和白官。就如歷史學家加布裡爾‧柯爾科(Gabriel Kolko)在1988年的觀察︰「自1945年以來,美國政府一直無法消解一個根本的悖論——能否找到一個忠誠的傀儡?」

以下是關於美國如何在世界各地搞搞震的簡史。

1. 阿富汗

保羅‧克魯曼:為何發動戰爭?

一戰距今已經一個世紀,當時許多人稱之為「終結所有戰爭的戰爭」。不幸地,戰爭仍然持續發生。加上最近來自烏克蘭的頭條新聞一天比一天可怕,這好像是問為甚麼的好時機。
 
現代戰爭損失極大
很久以前,發起戰爭是為了趣味與利益。羅馬佔領小亞細亞,或是西班牙征服秘魯,全都是為了金和銀,而這種事現在仍然發生。根據一個由世界銀行資助的重要研究,牛津大學的經濟學家保羅•科利爾(Paul Collier)顯示了內戰最好的預測指標,是國家有沒有大量如鑽石等可供搶掠的資源(在貧窮的國家很常見),不管叛軍事後孔明地提出甚麼其他原因來合理化戰爭。前工業化地區的戰爭不論過去或現在都像犯罪家族之間的較量,戰爭是為了爭奪主導權而非為了原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