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水

【惟工新聞】談到扶貧,政府往往只能看到社區的缺乏,而不把社區原有的資源納入規劃當中,考慮如何促進社區自主發展。北區基層權益聯盟(下稱北基聯)近日指出,區內生活用品與娛樂設施不足,居民擁有各種技能卻有志難伸。北基聯促政府協助社區發展墟市,令居民互助互惠。

居民要街市政府建小學 規劃不符實際需要

北基聯於石湖墟及清河邨作出300多份問卷調查,本月初發表報告。報告指北區貧窮率高於全港平均百份比,區內就業不足,超過八成人要跨區就業。受限於高昂的交通費用,非就業人士多留在原區活動,居民對於社區環境並不滿意。

問卷結果顯示,八成半居民認為區內消費高昂,七成居民認為區內商店不足。清河邨情況尤為嚴重,北基聯形容,清河邨與上水市中心的聯繫被高速公路所切斷,交通不便,居民的生活衣食以至求職均受到限制。

清河邨人口約20,000,邨內只有一間百佳供居民購買食材。由於距石湖墟街市路途遙遠,要照顧小孩的主婦更是寸步難移,居民往往被逼幫襯大財團。居民蘇女士認為區內最急切需要的是街市,政府卻在該區興建第三間小學,並沒有將居民的需要放在眼內。

【惟工新聞】「清場」二字不只是佔領區的憂慮,也是上水夜市小販每天提心吊膽的事。有小販向惟工記者表示,近日房署執法忽然加強,隔天便派員到場掃蕩,還將路障加闊至霸佔大半條行人路,以消滅小販擺賣空間。

掃蕩疑與領匯有關

本星期一、三、五房署均派出廿四座小巴到場,尾隨有大型貨車。近日有在該區擺賣的小販指車上有十多名人員,而大型貨車是用以運走沒收的小販車,明顯是掃場的部署。星期三晚,房署與食環人員更兩面夾擊,幸而小販身手敏捷,才逃過被檢控收車的厄運。

「聽講依家領匯換咗個阿頭,我哋見到佢日日係條橋上面望住。」隔天執法之嚴厲,屬前所未見。另有小販向記者表示,他們猜測可能與領匯的人事調動有關。

為趕小販寧阻行人 路障霸佔大半路

由四月開始,房署不斷在小販擺賣的行人路上加設各式路障。初時小販擺在路旁放食物車,路面仍可容兩至三人同時通過,並無阻礙行人。惟房署加設大型花壇、鐵馬陣後,路面可行走空間一直縮少,新種的鐵柱陣更令輪椅無法通過,變相逼殘障者走危險的馬路。

近日,房署將路障增建,在原有的鐵馬陣裡加上大型花壇,霸佔大半行人路,令小販擺賣空間進一步減少,行人因路障而行走艱難,小販苦笑說:「啲路障拎去佔中就啱晒啦。」

保安攔路阻歸家 小販今判刑

小販反抗保安阻攔今判刑
法官:輕判恐難執行職務

【惟工新聞】領匯打壓下,上水小販近期絕跡於彩園邨天橋,另覓他處擺賣。去年平安夜有小販欲經過彩園天橋回家時,遭到領匯保安即時種鐵柱攔路,引起爭執。兩小販家屬後遭保安指控襲擊,案件今日於粉嶺法院宣判。裁判官以保障保安及公職人員執行職務時安全不被威脅為由,重判兩人監禁4星期,緩刑12個月。

阻回家起衝突 終和平散去

首被告鄒河清(56歲)與次被告張凢(46歲)各被控於去年12月24日,在彩園天橋上襲擊保安劉柏麟。兩被告為小販家屬,協助擺賣。事發當晚小販推車經過天橋回家,劉見狀立即與同事鎖緊10支鐵柱,阻止小販推車通過。在鐵柱種起前,鄒河清協助張凢父親將小販車推進橋,劉上前以身攔阻,混亂中,鄒河清被推倒在地,張父的小販車則被推翻,販賣的粥亦遭倒瀉。

被推倒的鄒河清情緒激動,站起來扯著劉的衣領質問,為何要推倒他。張凢同時指罵保安,質問保安為何要推倒其父的小販車和食物。數十名警察及消防員隨後到場,沒有人當場表示受傷或被襲擊。因現場無違法行為,警方只是勸小販離開。小販堅持只想過路,不明為何遭到攔阻,雙方僵持至凌晨兩點,最後小販離去。

領匯驅趕、房署暴力拘捕後,上水彩園邨的小販似乎暫時穩定下來,繼續擺賣。不過,上水街坊阿雲(化名)向惟工記者透露,房署對小販的打壓從未停止。只是小販們不甘十多年生計被毀,無可奈何也得堅持。穩定表像的背後,房署正在一步一步滅絕小販的掙扎求存。

陰招一:種鐵柱陣

為阻止小販推車進入天橋擺賣,去年領匯除了召來大批警察包圍小販,更在天橋首尾種上密麻麻的鐵柱陣。房署隨即仿傚,在天橋下各行人路種上鐵柱。

日前,小販赫然發現,剩下惟一一條通往巴士站的行人路也被房署種上了鐵柱陣。有網民在社交網站表示,輪椅和嬰兒車均無法通過,鐵柱阻街。該行人路位於馬路旁邊,經常有大型貨車進出,有街坊擔心房署此舉逼人走出馬路,而鐵柱陣除了能阻止小販車,別無用處,街坊批評房署為趕絕小販,罔顧居民安危。

陰招二:無限期工程封路

彩園商場天橋下面,原本是通暢的道路。小販被領匯趕出天橋後,便曾在天橋下擺賣。數天後,房署聲稱有工程進行,籃球場對出的空間全部用木板圍起,旭埔苑往巴士站的通道亦封了大半。一開始,木板上的通告表示,工程由「2月1日至2月28日」。2月尾,房署換上新通告,表示工程由「3月1日至3月31日」。3月過去了,通告改為「4月1日至另行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