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泰

【惟工新聞】國泰空中服務員工會宣佈一項勝利:昨日(10月4日)工會與公司簽定協議,將原本55歲的退休年齡延長至60歲,即空服員可選擇做到60歲才退休,協議將於2019年1月1日生效。

消除年齡歧視一大步 公司計到盡只容7成半人留下

惟工新聞過去曾訪問國泰空服員,有支持延長退休年齡的空服員認為,他們要等到65歲才能提取強積金,期間十年生活無以為繼,另一方面,55歲後離開航空業,另覓工作也十分困難。觀乎國泰航空整體,只有香港的空服員被限制在55歲退休,倫敦、美國的空服員與及其他職位如地勤、機師也一概不在此限,工會批評這實屬年齡歧視。

工會表示,空中服務員一直被定型為年輕貌美的女性,今次的勝利是消除航空業年齡歧視的一大步,這不只是空服員的勝利,工會也希望未來沒有人生活在歧視下。

【惟工新聞】國泰航空公司在2008年起延長駐港空服員的退休年齡,由45歲劃一至55歲。在國泰空中服務員工會近廿年爭取下,公司在今年八月八日就是否延長退休年齡至60歲,向全體約九千名駐港空服員進行網上問卷調查,惟只有過半數空服員投票同意改制,國泰航空才會與工會談判。工會呼籲員工投贊成票,先爭取談判機會,再一同商討細節。惟工新聞訪問任職國泰空服員近四年的Eva 和 Mandy,了解空服員對退休制度的討論,亦藉此認識空服員的日常工作和待遇。
 
在三萬呎高空工作  空服員實在的血汗錢
 
近日國泰勞資再起糾紛,藉此回顧一九九三年國泰工潮。當時引爆的問題,明顯反映職工會條件及防止歧視職工會條例,在保障工會方面起不到任何作用。事隔多年,香港在職工會條件及防止歧視職工會條例上,仍然紋風不動,一點改善也沒有。
 
一九九三年的國泰工潮,源於1992年12月國泰航空公司解僱3名發起工業行動的機艙服務員。事件觸發「國泰航空公司空中服務員工會」於1993年1月13日宣布罷工,數百名員工參與。工會提出3點要求:一.要求約見資方主管級人員,繼續談判;二.收回解僱3名會員的決定;三.切實改善機艙服務員的人手短缺情況,改善工作環境及降低工作時數。罷工正值農曆年前,對國泰的業務影響很大,
 
國泰向罷工者施壓,將29名參加罷工的員工暫時停職,並要求他們作出解釋。國泰又指工會未有事先通知便採取罷工罷工行動。若是如此,罷工行動是得不到法律保障的。而事實上,工會於罷工行動前已再次聲明,如國泰不正視工會的要求,會將工業行動升級;只是沒有直接說出是罷工行動而已。

編按:國泰工會的工業行動上週獲資方讓步,暫告勝利,但社會上其他角落卻可能對打工仔暗藏殺機!工會昨日在報章刊登廣告向市民致謝,竟罕有地遭部份報章擅自刪改內容,包括《東方日報》、《星島日報》和《南華早報》。職工盟組織幹事王宇來撰文揭發事件,到底是傳媒自我審查抑或國泰資方向傳媒施壓,且拭目以待。
 


國泰工會(FAU)賣廣告鬧四胞胎!?
文:王宇來

話說上兩星期鬧得全城熱哄哄的國泰空中服務員勞資糾紛,還有後話!國泰航空空中服務員工會(FAU)在成功爭取後,想在報章上賣廣告,答謝支持勞工權益的市民及乘客支持。原來是一件大好事,啊!怎知結果出來,竟然成為一單鬧四胞胎的事件。


《蘋果日報》、《明報》刊登的版本。(可點右鍵放大觀看原圖)

編按:一方有難八方支援,是百多年來工人運動的道統,無分行業無分國界。國泰員工昨日(5月21日)宣佈將發動罷工,一個保安員到場撐空姐空少,到底出於甚麼理由?職工盟物業管理工會幹事梁葉漢記錄工友血淚心聲,當空姐向保安員感嘆「年年排隊去考空姐嘅人,有幾多會知入嚟做先係人生惡夢嘅開始?」,其實彼此也在捱。
 


文:梁葉漢
(職工盟物業管理工會組織幹事)

好天曬落雨淋,絕對是服務性行業的寫照;同樣工作在服務性行業,夜更保安的余美雲,今早放工由大埔「飛身」到機場參與國泰工會的工業行動。有人問︰「您又唔係空姐空少,去撐有乜為?」,現在就由小雲跟您分享她要撐工會嘅原因。

工人原是一家人

「我無乜可以比到佢地,捐錢又唔輪到我,咁我惟有出嚟一齊圍城啦!」小雲道。她認為空中服務員跟物業管理的工作待遇及工種情況相近,大家都要面對顧客、要幫他們解決問題、要著制服,而且過往工資底薪低,要靠些微的津貼補助,才足夠生活。

【惟工新聞】國泰空中服務員工會今日(5月21日)宣佈,籌備8月罷工。在同約不同酬、減津貼變相減薪、撤法律保障三大罪狀以外,激發工會發動罷工的更深層原因,是國泰航空公司多年來對工會的試探與踐踏。國泰空中服務員工會為香港少數擁有集體談判權的工會,職工盟幹事王宇來指出,工會的集體談判權若遭削減,工人與資本家的戰爭將會升級,對全港工人都是危險的訊號。
 
十五年無加底薪 津貼休息時間皆被削
 
入職國泰航空近一年的空中服務員K表示,他們的薪金原本不高,在訓練期間底薪僅7,000多元,試用期過後,底薪合共只有11,000多元。K指出,公司無視十五年來的通脹,服務員的入職時薪自2000年起便沒有調整。職工盟王宇來亦指,以往都是月薪制,國泰以時薪計算工人薪酬,是全球航空業的剝削趨勢,目的在於減低經營成本。「公司只須在他們開工的時間俾錢。休息、放假時間是無薪的,無工開就無薪」,員工收入因而變得無保障。
 
空中服務員飛到外站,等候再次上機期間,會獲得一筆外站津貼,以應付於當地的基本開支。外站津貼是員工收入的重要部份,K指出,公司近年來嘗試削減外站停留時間與及津貼,令員工收入減少之餘,原本緊湊的休息亦被進一步削減。
 

國泰空姐投訴 制服性感惹性騷擾

【惟工新聞】制服性感令空姐易受性騷擾?國泰航空公司三年前為機艙服務員設計新制服後,緊身短裙和白色上衣為空姐帶來煩惱,工會指員工遭性騷擾的機會增加至每10次飛行就有1次遇害,犯人以常客尤為猖狂,而主管往往阻止受害人報警求助。近年一些航空公司已准許以長褲取代短裙作為空姐制服,以示性別平等,並在意外發生時方便行動協助乘客逃生。

十次飛行  一次遇性騷擾

國泰現有約6,000位機艙服務員。公司自2011年改換新制服,由劉培基設計,原本計劃維持十年。新的空姐制服由白色上衣、開衩短裙和黑色高跟鞋組成。員工指短裙繃緊而且太過貼身,上衣亦太短,俯身工作時容易露出腹部。

國泰航空公司空中服務員工會名譽秘書蔡小姐表示,新制服刻意使空姐看來性感,讓乘客看到她們露出更多肌膚,增加遇上性騷擾的機會,員工平均每10次飛行就有1次遇害。

常客恃特權出手  主管阻報警

工會指由國泰常客組成的馬可孛羅會會員的情況較嚴重,「有些馬可孛羅會會員認為他們可以對我們這樣那樣……他們認為這是他們的特權的一部份……他們相信只要之後道個歉,一切就解決了」。新制服設計期間,國泰曾設為期六周的試驗期,諮詢馬可孛羅會會員的意見並對制服再作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