婦女

【惟工新聞】在香港提到性別歧視,很可能會遭人白眼:「看,不是很多女性都出來工作了嗎?」「現在連特首都是女人了,女人不是很有權有勢了嗎?」「女權份子經常都嘈嘈嚷嚷的,男人快要無立足之地了,怎可說是性別不平等呢?」印象歸印象,要知道女性是否已經得到足夠的尊重、與男性平起平坐,還是看看數據比較實際。

(開始探討數據之前,還是要長氣地加一句備註:儘管本文以生理女性及生理男性作為主題作比較,但惟工新聞並不認為性別身份是如此僵化劃分的一回事,性別是複雜、流動、充滿可能性的。本文選擇比較男女兩性的處境,是出於兩個原因:1.現時的數據皆以此為分類,2.現時的社會制度、文化裡有很多地方皆以男性和女性作分工,以生理男性和生理女性為基礎發展出來的歧視剝削還是很嚴重的問題,因此,以這種劃分去作分析還是有一定的需要。)

一.男性收入比女性多4成 性別平等仍未實現

【惟工新聞】現時,家暴仍然經常隱藏於社會中,制度上缺乏保障,令一班來自外地的婚姻移民婦女受到更大傷害。上星期日(11月25日)是國際消除對婦女使用暴力日,「婚姻移民權利與培力國際聯盟」(Alliance of Marriage Migrants Organizations for Rights and Empowerment, AMMORE)發起「我要說話(I Want To Speak Out)」跨國聯會行動,香港、台灣、日本、南韓、澳洲、加拿大、馬來西亞等地均有團體響應。

新來港媽媽被勒索金錢、性服務 綜援受委人制度問題嚴重

當日早上十時,香港民間團體「同根社」有十多人到政府總部請願。

同根社聲明指出,香港作為移民城市,很大部份的人口構成都是來自不同年代、世界各地的移民。近年,中港婚姻佔香港整體婚姻數字三成,香港社會對這群婦女的尊重和保障極之不足,導致各種不同的傷害甚至虐待發生。

【惟工新聞】7歲的爛漫女孩在天水圍公共屋邨一個公園中活蹦亂跳,母親葉太(化名)數算著自己同時做的幾份工作:「屋企一份工、湊小朋友一份工、清潔自己家居又一份、酒樓傳菜又一份、推銷奶粉一份,總共五份工。」家務佔了葉太一半的工作時間。

家庭主婦要花不少時間照顧家庭和子女,但家務勞動並無報酬,如果要幫補家計,選擇或只剩下上班時間較彈性的零散工。葉太有三個子女,靠丈夫一人的收入難以負擔所有開支,想工作賺錢「幫輕下」,「做長工的話,個小朋友讀小學,未必日日畀請假,小朋友有家長日呀、唔舒服,唔係話隨時請到假,我哋啲主婦都係做兼職㗎啫」葉太坦言,家庭人數多,開支必然不少,「電費千幾二千蚊,食又貴,40蚊一個餐,好貴㗎」。

送贈品邀新手媽媽入「媽咪會」 散工跑數一日最少開10單

多個在港移工團體昨日(3月5日)發起遊行,上街慶祝三八婦女節,同時向香港及其本國要求保障女性的權益。
 
菲律賓移工團體包括菲律賓家務工工會(FDWU)、草根女性組織GABRIELA等於中環遮打道出發,印尼移工團體包括在港印尼移工網絡(JBMI)等則以銅鑼灣百德新街為起點,兩隊伍分別遊行至政府總部匯合。上一年移工的爭取獲得了政府回應,包括香港政府增加了抹窗的安全措施、印尼政府容許移工可直接與僱主續約,而不需再經中介辦理手續。不過,在港移工面對的限制還有很多。
 
印尼移工團體發言人May指出,現時超收中介費問題毫無改善,他們要繳交的費用由由一萬五千至二萬不等,亦即足足要付上五、六個月的人工。雖然現時移工可直接與僱主續約,但印尼政府不允許直接聘用,每次移工完結合約、申請新合約都要向中介付大筆費用。
 

【惟工新聞】曾揚言要「揸女人下體」、對任何他看上的對象為所欲為的特朗普就任美國總統,女士們會如何贈興?特朗普前日(1月20日)在華盛頓舉行就職禮,除了逾50萬名示威者參加「婦女遊行」抗議外,另外亦有7,400人不滿意僅僅只搞遊行,直接發動「婦女罷工」(Women Strike),要求增加最低工資、設立有薪產假以及推動全民醫療保障,反對讓家庭照顧者為政府日趨收縮的社會保障政策執蘇州屎。

特朗普當選後女性更警覺 料打壓增強

罷工由女性主義組織「全國婦女解放」(National Women's Liberation)發起,吸引逾7,400人參與。罷工在1月20至21日舉行,從有薪的僱傭勞動打工仔到無薪的家務勞動者都有加入。

資深組織者布朗(Jenny Brown)表示罷工是為了揭露婦女對社會的貢獻在政治領域不被重視。特朗普當選後婦女對相關危機更為警覺,又有組織者表示選舉前通常只有不到20人參與其會議,到選舉後出席者竟暴增至500人。

【惟工新聞】「希望個仔快啲大,我就可以解放。」曾經營兩間店舖,因為照顧兒子而放棄個人發展,被困於家庭的馮女士,如此吶喊。

今日是三八婦女節,有人改稱為女生節、女神節。無論如何,平等並非口號,自立需要物質基礎,政府統計處數字顯示,2015年10至12月期間,女性勞動參與率是54.8%,而男性則為68.8%。街坊工友服務處(下稱街工)今日發表調查結果,300位受訪基層婦女中逾7成人沒有儲蓄,大部份受訪者每月儲蓄少於1,000元。

婦女缺乏支援 無法發展自我

在記者會上,馮女士甫發言便忍不住哽咽,她形容,婚後生活是前所未有的大改變。馮女士原於深圳經營兩間服裝店,與在港的丈夫拍拖7年,在老爺(丈夫父親)的逼令下,3年前放棄事業,來港與丈夫成婚。

馮女士一家6口中,只有丈夫在職。丈夫從事服務行業,收入不高。要是馮女士外出打工,家庭經濟將大大改善。然而老爺奶奶認為「女人的責任」就是照顧小孩,亦不相信她有能力賺錢,他們都不願幫她照顧兒子好讓她出外工作。

【惟工新聞】假如搞革命不是請客食飯,那麼地區工作也不是網上清談,缺人缺錢絕不成事。雨傘運動散場前後,各路人馬呼籲「社區深耕」,有傘有聚,諷刺的是廿六年來一直在社區深耕的香港婦女勞工協會(下稱女工會)正面臨財困,瀕臨執笠。負隅頑抗多年的總幹事胡美蓮直言,去年雨傘運動一來,全民上了前線,後方財政無暇兼顧,結果出事,可冰封三呎非一日之寒,「一路都財困,平時儲備只得三個月,一個project冚一個」。

花錢不是因為花在蛇齋餅粽。遠在網民要「光復」各區商場多年前,女工會早已踩入商場單挑財團追欠薪,橫掃全港大型超市追查外判剝削,甚至佈下伏線催生最低工資立法,憑的不過是幾位同工。一切,都是為香港「工業轉型」的蘇州遺物善後。

女工曾「七蚊一個鐘,十蚊(掃)一條街」

觀塘,曾經的工業區。1989年女工會成立,幾年後搬到此地,那年頭APM還未存在,裕民坊也尚未夷為平地。女工會的舊址就在裕民坊匯豐銀行附近。然後本地商家貪圖大陸工資低,陸續搬走工廠北上掘金。老闆大陸掘完金又在香港炒樓,代價留給打工仔硬食。曾經撐起香港輕工業的熟手女工淪為邊緣勞工,做清潔,做保安,做洗碗,做收銀,人工低無可低,諸如食環署外判清潔工「七蚊一個鐘,十蚊(掃)一條街」的慘狀在世紀之交不停出現。這些婦女邊緣勞工,就是女工會關心的一群。

【惟工新聞】據英國《衛報》報導,印度總理穆迪(Narendra Modi)所屬的執政黨當中,一名部長指強姦屬「意外」,再一次燃點人們對婦女被侵犯的怒火。

最近一次具爭議性的評論中,負責執法事務的切蒂斯格爾邦(Chhattisgarh)內政部長拉梅斯費克‧柏加拉(Ramsevak Paikra)於上星期六表示強姦並非故意。

「強姦有時候是對,有時是錯」

隸屬執政黨印度人民黨(BJP)的柏加拉對記者說︰「這些事件並不是有意地發生,這只是意外。」。

被問及對輪姦和兩個女孩被吊死意見時,柏加拉後來指他被錯誤引用。他的原話在電視網絡中廣播。相關發言出現前數天,印度內政部長巴布盧‧高爾(Babulal Gaur)亦稱「強姦有時候是正確,有時是錯」。高爾上週四的言論同時,民眾對在北方邦(Uttar Pradesh)上個月下旬兩名12和14歲遭輪姦和謀殺女孩的案件越來越憤怒。

所屬政黨在選舉取得壓倒性勝利的莫迪,至今對強姦案保持沉默。

稱被害者家屬受敵對政黨指使

自從2012年12月在新德里發生一名大學生遭輪姦殺害後,印度去年引人更嚴厲的法律對付性罪犯,卻未能有效阻止全國各地婦女被侵犯的浪潮。

作者︰阿曼達•威爾金森博士(Dr Amanda Wilkinson),埃塞克斯大學(University of Essex)的歷史系的研究員和教師。
 
婦女的角色主要是在家中——婦女在結婚後不用外出工作,丈夫則為家庭帶來金錢——長久以來我們都相信這幅圖像。我們亦會認為婦女將子女放在托兒所,出來工作是現代的產物。這可能是一、二戰而導致,或60年代女權運動的結果,而這當然不是英國維多利亞時期的常態。不過,正如許多我們視為常識的東西,這幅圖像並不準確。我的研究顯示歷史上婦女參與的工作種類遠超我們的想像,她們甚至參與今天被認為是男性的工作,而且經常是家庭收入的主要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