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販

【惟工新聞】終於到了年三十!近年,新年期間港九各處的小販檔大受歡迎,既增添節日氣氛,亦令不少人有額外收入的機會。

可是過去幾年的情況可見,新年墟市過後,現場留下大量垃圾,尤其是即棄餐具。大量垃圾是很大的浪費,令清潔工的工作量大增。一片狼藉的街道亦令人對墟市反感。

對於這種情況,作為享受墟市飲食和氣氛的路人,可以做的很簡單——自己帶一套餐具去趁墟就好了,即棄的可免則免。即使有,也不要隨處亂掉。

另一方面,小販並非只有新年才有。一年內大部份時間,政府都視小販為眼中釘。因此希望喜愛新年小販檔的讀者,在其餘的時間也能關注自己居住地區的小販情況。文末的相關報導可作為一些參考。

新年相關的勞法問題

【惟工新聞】領展(0823)肆虐香港十多年,其醜惡行徑於本月再度引起社會廣泛討論。領匯監察本月初公布《領展轉售商場民調報告》[1],當中不滿領展管理、反對領展轉售商場及支持政府回購領展的受訪者均佔超過四分之三。傳真社亦揭發領展未有遵守「分攤比率契諾」支付廿三個屋苑的維修費用,或令部分屋苑多付過千萬[2]。緊隨其後的是立法會「公屋及居屋商場、街市及停車場小組委員會」公聽會,多個屋苑的居民均有到場發言,控訴領展及外判商種種惡行[3]。

領展昨日(7月25日)於尖沙咀美麗華酒店舉行股東大會。領匯監察、社民連等關注領展霸權問題的團體每年均會到場示威,今年亦無例外,一行二三十人八時多已到會場外準備。領展及酒店方面亦不敢怠慢,派駐二十多個保安和工作人員在場準備;更有多個掛著「工作人員」名牌的黑衣人,不時在會場內外穿插,拿著攝錄機錄製示威現場情況。

居民商戶盡訴領展惡行 批評政府無賴卸責

朗豪坊的垃圾街景引起了不少討論,有人把矛頭直指小販。有人問,小販都只是做生意啫,何必美化他們,有什麼好撐的?

有人喜歡把小販說成香港地道特色,以此為支持、保護的理由。但是,這未免太站不住腳了。明明小販是世界各地都有,甚至所謂的「鄰國」也是滿街小販。更大的問題是,這種說辭埋沒了街頭小販的基進性。

四年前跟上水的小販並肩作戰了一段時間,最初純粹是看不過眼領匯暴力驅趕,後來在相處中想到了更多。於我而言,支持小販有很實際的理由。

1.小販充滿了對抗性

編按:2011年,茉莉花革命在阿拉伯世界掀起一波波反政府浪潮。時至今日,突尼斯和埃及政局仍然不穩,敘利亞和利比亞的內戰看不到終點,無數難民繼續逃到中東和歐洲國家。在這個浪潮當中,摩洛哥沒有發生大規模衝突,也沒有推翻政府,但抗爭持續至今。雖然運動一度減弱,但自去年年底以來衝突一直加劇。惟工新聞翻譯阿卡華然大學(Al Akhawayn)傳播及性別助理教授歐姆利(Kenza Oumlil)的文章,講述抗爭的情況。
 

近期發生在里夫(Rif)地區的抗爭源於去年10月,魚販費基利(Mouhcine Fikri)的慘死。這事與2011年導致突尼斯起義的果販布瓦吉吉(Mohamed Bouazizi)之死十分相似。

【惟工新聞】「清場」二字不只是佔領區的憂慮,也是上水夜市小販每天提心吊膽的事。有小販向惟工記者表示,近日房署執法忽然加強,隔天便派員到場掃蕩,還將路障加闊至霸佔大半條行人路,以消滅小販擺賣空間。

掃蕩疑與領匯有關

本星期一、三、五房署均派出廿四座小巴到場,尾隨有大型貨車。近日有在該區擺賣的小販指車上有十多名人員,而大型貨車是用以運走沒收的小販車,明顯是掃場的部署。星期三晚,房署與食環人員更兩面夾擊,幸而小販身手敏捷,才逃過被檢控收車的厄運。

「聽講依家領匯換咗個阿頭,我哋見到佢日日係條橋上面望住。」隔天執法之嚴厲,屬前所未見。另有小販向記者表示,他們猜測可能與領匯的人事調動有關。

為趕小販寧阻行人 路障霸佔大半路

由四月開始,房署不斷在小販擺賣的行人路上加設各式路障。初時小販擺在路旁放食物車,路面仍可容兩至三人同時通過,並無阻礙行人。惟房署加設大型花壇、鐵馬陣後,路面可行走空間一直縮少,新種的鐵柱陣更令輪椅無法通過,變相逼殘障者走危險的馬路。

近日,房署將路障增建,在原有的鐵馬陣裡加上大型花壇,霸佔大半行人路,令小販擺賣空間進一步減少,行人因路障而行走艱難,小販苦笑說:「啲路障拎去佔中就啱晒啦。」

保安攔路阻歸家 小販今判刑

小販反抗保安阻攔今判刑
法官:輕判恐難執行職務

【惟工新聞】領匯打壓下,上水小販近期絕跡於彩園邨天橋,另覓他處擺賣。去年平安夜有小販欲經過彩園天橋回家時,遭到領匯保安即時種鐵柱攔路,引起爭執。兩小販家屬後遭保安指控襲擊,案件今日於粉嶺法院宣判。裁判官以保障保安及公職人員執行職務時安全不被威脅為由,重判兩人監禁4星期,緩刑12個月。

阻回家起衝突 終和平散去

首被告鄒河清(56歲)與次被告張凢(46歲)各被控於去年12月24日,在彩園天橋上襲擊保安劉柏麟。兩被告為小販家屬,協助擺賣。事發當晚小販推車經過天橋回家,劉見狀立即與同事鎖緊10支鐵柱,阻止小販推車通過。在鐵柱種起前,鄒河清協助張凢父親將小販車推進橋,劉上前以身攔阻,混亂中,鄒河清被推倒在地,張父的小販車則被推翻,販賣的粥亦遭倒瀉。

被推倒的鄒河清情緒激動,站起來扯著劉的衣領質問,為何要推倒他。張凢同時指罵保安,質問保安為何要推倒其父的小販車和食物。數十名警察及消防員隨後到場,沒有人當場表示受傷或被襲擊。因現場無違法行為,警方只是勸小販離開。小販堅持只想過路,不明為何遭到攔阻,雙方僵持至凌晨兩點,最後小販離去。

領匯驅趕、房署暴力拘捕後,上水彩園邨的小販似乎暫時穩定下來,繼續擺賣。不過,上水街坊阿雲(化名)向惟工記者透露,房署對小販的打壓從未停止。只是小販們不甘十多年生計被毀,無可奈何也得堅持。穩定表像的背後,房署正在一步一步滅絕小販的掙扎求存。

陰招一:種鐵柱陣

為阻止小販推車進入天橋擺賣,去年領匯除了召來大批警察包圍小販,更在天橋首尾種上密麻麻的鐵柱陣。房署隨即仿傚,在天橋下各行人路種上鐵柱。

日前,小販赫然發現,剩下惟一一條通往巴士站的行人路也被房署種上了鐵柱陣。有網民在社交網站表示,輪椅和嬰兒車均無法通過,鐵柱阻街。該行人路位於馬路旁邊,經常有大型貨車進出,有街坊擔心房署此舉逼人走出馬路,而鐵柱陣除了能阻止小販車,別無用處,街坊批評房署為趕絕小販,罔顧居民安危。

陰招二:無限期工程封路

彩園商場天橋下面,原本是通暢的道路。小販被領匯趕出天橋後,便曾在天橋下擺賣。數天後,房署聲稱有工程進行,籃球場對出的空間全部用木板圍起,旭埔苑往巴士站的通道亦封了大半。一開始,木板上的通告表示,工程由「2月1日至2月28日」。2月尾,房署換上新通告,表示工程由「3月1日至3月31日」。3月過去了,通告改為「4月1日至另行通知」。

【惟工新聞】4月7日上水彩園小販遭房屋署人員暴力圍捕,五名小販遭檢控,於今日上庭。數名義工到場,展示「自主營生,基本人權;小販謀生,何罪之有」的橫額,聲援小販。小販分別遭罰款$1,000至$1,500,亦有公屋住戶恐被扣分,「總分得16分,拉一次就扣7分,拉多兩次,屋都無得住」

難抵重罰:「再咁落去,小販會絕跡」

據義工表示,圍捕以後,小販仍然堅持擺賣,自力營生,為街坊提供宵夜。然而房署食環打壓不斷。房署曾在小販擺賣處後面的花槽淋上異味肥料,又在擺賣的行人路上放置大型花壇與圍欄,「房署用埋曬啲陰招,一味想縮窄小販營生空間」。住上水的義工反映,上水街坊對於房署的擾民措施怨聲載道。

【惟工新聞】昨晚深夜11時40分左右,上水彩園邨的小販正在擺賣時,最少兩輛貨車突然到場,數十名穿黑色風衣制服的房署職員,由四方八面包抄,以暴力手法對待小販,其後警察到場拘捕七名小販,六人更遭房署票控,而11輛小食車更被沒收。

多名小販受傷往醫院

當中有三名男性房署職員圍著一女性街坊,有身體碰撞,街坊大叫非禮,要求轉換女職員來執行,但不被理會;另一邊廂,數名房署職員把一小販壓在地上,以粗口辱罵小販,著其不要反抗;有一名房署職員指控小販在街邊擺賣,小販反問職員是否知道她賣的是什麼,房署職員支吾以對。

【惟工新聞】上水連接火車站及彩園村的橋上,多年來一直有20至30檔的熟食小販經營。然而自去年底,領匯一直干擾小販擺檔,更多次透過食環署及警察驅趕、拘捕小販。由於走投無路,十多名小販以「上水彩園夜市小販」為名,今日召開記者招待會,要求政府容讓小販繼續經營,並譴責領匯霸權,爭取建立屬於香港的第一個夜市。
 
維持生計 也維持市民的選擇 
 
小販指出,連番打壓令十多戶人家生計頓失,而他們當中不少人已經年老難以轉職。強逼他們放棄畢生手藝絕不合理。而多年的經營已讓他們與街坊建立緊密關係,並為晚上歸家及轉車的市民提供多樣的飲食選擇。受打壓影響的,不僅是十多個小販,還有一眾光顧的市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