罷工

8月5日迎來了六七暴動以來首次政治性罷工,全港不同行業的打工仔在七區集會,要求香港政府回應民間五大訴求,抗爭者的不合作運動更令公共交通工具癱瘓,機場多個航空公司及航空管制塔亦有工人罷工,令社會運動的規模再升級。職工盟估計有35萬人參與罷工,佔整體僱員人口約十分一。《惟工新聞》在當天走訪了七個集會地點,訪問了34名工人,嘗試整理他們的所思所想。這篇文章會先概述當天的罷工情況。

請假參與罷工集會居多 不擔心被秋後算帳

這次《惟工新聞》接觸到的工人當中,多數介乎20-29歲(24人)。性別多為男性(24人),女性有10人。以行業劃分的話,受訪者最多是來自資訊科技界(7)、零售倉務(6),其次是公務員(4)、藝文(3)、運輸(2)、法律(2)和物業管理(2)。其他行業的工人有8人。可見,罷工集會參與者的行業相當分散,除了IT、航空業界和社福界有組織明確響應罷工並發起集會外,其餘行業的工人都以零星參與為主。

編按:近日網上有不少呼聲提出發起罷工,迫使政府接受民間五大訴求。罷工是打工仔女的強大武器,集體罷工能中斷生產,迫使資方或政府回應工人的訴求,但同時對工人來說亦是大風險的抗爭行動。現階段,坊間對如何罷工的討論不多,撇除不少人請假參與集會這種行動,發起罷工需要留意甚麼?如何能夠在初期有效保障自己?《惟工新聞》轉載長期參與工人運動的麥德正的短文,為讀者提供基本資訊。文章原題為︰〈 係咁叫港鐵罷工,想推車長去送頭咩?〉,文句經編輯修訂,不影響文章內容。


文︰麥德正

大家都唔想車長送頭,想全港罷工罷得成,係時候一齊認真諗下何謂「罷工」。林鄭修例搞到今日,政權仍然無正視市民訴求,大家都想加大力度,向政權施壓。「政治性罷工」對政權嘅壓力就係令社會運作及經濟運作受影響,逼政權接受民眾嘅政治訴求。

【惟工百科】今天是「709大搜捕」四週年。在2015年今日,全中國近300名維權律師、律師事務所工作人員及其家屬被帶走問話、拘留。當局對多人施以毆打、強制站立、剝奪睡眠、強制用藥、長時間上銬、疲勞審訊、單獨囚禁、電擊等酷刑,以圖逼供及強逼認罪。其中一家三口被抓的王宇律師被當局以兒子的安危威脅,被逼拍下「認罪」片段。片段之後在中央電視台播放。

及後,多名被捕律師及工作人員被控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數年監禁。最後一名出庭受審的受害人就是王全璋。自2015年7月9日被捕之後超過1000日,當局拒絕讓王與其家屬及代理律師見面,嚴重違反《刑事訴訟法》關於拘留犯罪嫌疑人的規定。在王全璋被秘密開庭及判監後,其妻李文足在本年6月28日才獲准第一次見王全璋,會見時間僅得30分鐘。

與此同時,中國政府以吊銷執照、注銷律師事務所、禁止實習等各種行政手段剝奪或限制律師執業權利,令多名人權律師無法受委託出庭辯護。

上月(6月),在香港上市的「中國恒天立信國際有限公司」,因旗下位於深圳的廠房蘊釀遷移,以強硬手段迫使員工簽字同意遷往中山,引起員工不滿,發起歷時近月的罷工行動,期間有員工在廠房屋頂危站抗議。

工廠搬遷 威迫員工隨廠遷移

涉事工廠為「立信染整機械(深圳)有限公司」,位於深圳市龍崗區。該公司原為1960年代成立的港資廠,1990年在港交所上市,其後於2011年并入中國國企恒天集團有限公司。本年初,由於該公司位於中山市的新廠房將屆完工,廠方要求員工簽訂協議書,答應與原有工廠解除勞動關係,並與新廠建立新的勞動關係,因解除勞動關係而需支付的法定經濟補償金則分三年發放。協議書同時列明,在分期發放經濟補償金的三年內,若員工從新工廠離職,餘下的補償金會停止發放。

編按:台灣長榮航空的空中服務員罷工踏入第5日,每日十多班來往香港和台北的航班取消。正在看這篇文章的你,會不會是其中之一?

媒體經常放大受罷工影響市民的不滿,甚至將一場兩個月前預告的罷工說成突襲(惟工編輯a上週人在台北,正正因為早就知道長榮有可能罷工就買了其他航空公司的機票;不光顧一間不尊重工會的企業,當然也是原因之一),卻少有如實解說罷工訴求和工人有罷工權利的事實,加大「消費者」和工人的矛盾。

但不論同情罷工與否,旅程受阻確實帶來不便,應該怎樣面對?這篇來自公民行動影音媒體資料庫的文章提供一種可供參考的態度——同樣可套用於因反送中抗爭而遇上不便的時候。


文 / 石明謹

美國科羅拉多州丹佛市的教師在周一發動罷工,歷時3日的罷工迎來了勝利。有近2,100名教師參與罷工,佔丹佛市教師總人數的一半。

教師的訴求得到校方回應,代表丹佛公立學校5千多名教師的丹佛課堂教師協會表示,教師的基本薪金將增加7%-11%。另外還會增加支援人員的薪金,校車司機和飯堂員工也可能得到加薪,不過,這並不包括在教師工會的正式協定之內。協議也處理到教師最關心的問顯:令教師收入波動的績效薪酬制度。新的制度會更重視教育和培訓。

在丹佛,教師的工資一直在減少,導致當地的教職員不斷流失。教師不得不依賴不穩定的獎金和合約外的獎勵維持生計,那是2005年一個名為心ProComp的新系統的結果。「獎金的金額每年都在轉變,我們的工資每年都不同,包括我在內的教師每年得到的工資都在減少。」老師米歇爾加里森說:「這令我們很難作出預算。」

不少參與罷工的教師自製示威牌,其中一塊示威牌指出「管理人員平均工資是108,470美元(約80萬港元),教師平均工資只有57014(約40萬港元)」,這顯示丹佛公立學校財政並不緊拙,只是不願意花在教師身上。

編按:為對抗疲勞駕駛、升遷制度不透明、打壓工會等問題,台灣中華航空機師由上周五開始罷工。昨天半夜,交通部與華航勞資雙方召開會議,就著改善疲勞航班問題達成共識。然而,在勞方提出的十條航班中,資方只答應改善其中五條航班安排,而且並未答應勞方另外四項訴求。今天雙方將再次開會,勞方期望能達成所有訴求結束罷工。


文:張心華、楊鵑如(公庫記者)
圖:許詩愷(公庫記者)

日前(2月11日)機師工會華航分會和華航公司二次協商,對於工會提出的「飛航7小時多航段班派遣3名人力」無法達成共識而破局。交通部於2月13日半夜1點召開第三次會議。

會議開始前,機師工會常務理事陳蓓蓓想確認今天談成的共識是否會進入簽訂團體協約。但政務次長王國材表示,今天是座談會,讓雙方交換意見釐清5項訴求,後續交由桃園市政府勞動局處理,今天不是勞資爭議調解的地方。

工會強調,若不是納入團協,就沒有停止罷工這一回事,直到團協階段,才是停止罷工的時候。交通部則回應,有媒體在場就不會反悔,且有會議紀錄可證明。工會的五項訴求為,改善疲勞航班、副駕駛生訓制度透明,保障國籍機師工作權、禁止對工會施壓、撤換不稱職主管、保證第13個月全薪。

勞資雙方協商以飛航時間為主。

【下午3時半消息:二判一度反口,拒絕補償工友因追討欠薪無法上班而損失的數日工資。工友堅持必須支付,一度聲言到附近的港鐵康城站抗議,判頭因而讓步。】

【下午2時消息:因為二判突然反口,工友再次堵塞地盤閘口】

【惟工新聞】今早,20名電工到日出康城第六期地盤抗議,向外判商駿達追討12月至1月的欠薪。工人從地盤入口遊行到日出康城第六期地盤大閘,要求即日出糧,否則不會離開。

職工盟建築地盤職工總會幹事何天忻表示,這批合共50名電工分別在1月7日及1月12日被解僱。由於他們為駿達工作滿足四一八(連續4星期,每星期工作18小時)的條件,因此他們受《僱傭條例》保障,亦同時追討7天代通知金、勞工假及年假薪金。

【惟工新聞】大圍新翠邨清潔服務將於2018年12月31日轉換外判公司。舊外判商義合清潔公司(下稱義合)著員工簽署「意向書」,惟當中未交代支付遣散費的安排。昨日(2日)清潔工準備發起罷工,義合昨晚提出方案,最後今日在會議上向工友公布安排,承諾發放「約滿獎賞」 ,順利解決問題。

義合代表曾指,本周三(5日)會向工友交代方向。惟清潔工在上周開工友大會時,表明不會多等,要求對方在上周六(1日)前答覆,當時義合仍未回覆,於是清潔工人決定今日罷工。 義合代表最終於昨日回覆,並於今日與工會和議員達成協議,承諾發放「約滿獎賞」,金額為遣散費對沖強積金後全數餘額。清潔服務業職工會組織幹事杜振豪指,待清潔工在月底完約後再計算獲發金額,相信一月可取得「約滿獎賞」。

清潔服務業職工會指,因不完善的政策及法例,政府外判工人的年資補償,長年累月遭外判公司剝奪。海麗罷工爆發後,社會十分關注外判清潔工人的處境。近月政府宣佈,2019年4月後的政府外判服務合約,將會落實「約滿酬金」的安排。然而,在政策過渡期間,外判清潔工人面對轉換公司時,依然毫無保障。工會促請其他政府外判公司,仿傚義合,為工人支付合理年資補償。

編按:近年,從浸大到海麗邨到廣州到倫敦,各地的清潔工紛紛行動起來,反抗刻薄的外判商。四年前,廣州大學城更換物業管理公司,200位清潔工罷工,抗議舊外判商違法勞法,同時要求合理的安置方案,補繳社保和住房公積金,亦要求新外判商聘請全數清潔工。工人無懼政府的打壓,以及資方分化本地外地工人的詭計,最終得到勝利。在一個多月的抗爭中,有不少大學生關注及參與行動,惟工新聞特此轉載當年積極參與行動的大學生祥子的文章,回顧清潔工人罷工過程。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