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小眾

【惟工新聞】家暴令人想起的通常是夫妻間的暴力,而性小眾面對的家暴鮮為人知,向外求助亦時常碰壁。今天(8月11日)本地同志組織女角平權協作組與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工作學系陳季康教授發佈「香港女性性小眾親密關係暴力問卷調查2017」結果,接受網上問卷調查的216位女性性小眾中,近八成受訪者曾遭受親密暴力,問題嚴重。

親密暴力普遍   身心負面影響大

親密暴力主要分為身體暴力、心理暴力以及性暴力。調查發現,約78%受訪者曾受到至少一種暴力,高於鄰近台灣的51%。其中受心理暴力的受害者最多,高達七成,常見行為包括故意忽視、持續辱罵、以自殺作威脅等,使受害者出現抑鬱、失眠等症狀,影響日常生活;曾受推撞等身體暴力者佔約46%;而性暴力受害者佔約24%,除了身體受到傷害,亦會留下創傷,如害怕與人有親密接觸。

編按:身體有障礙的人常常被社會忽略甚至誤解,一般生活需要都被忽視,在社會對性充滿污名的氣氛之下,身障者就更難在性方面自主。台灣手天使在2013年成立,專為身障者提供服務,大眾對身障者性權的關注日益增加,但政府仍然無動於衷。上星期六,逾百人走上街爭取身障者性權,向政府提出4大訴求:1.性交易合法化,娼嫖均不罰,令障礙者可以透過性交易滿足需要;2.落實各類情慾空間的無障礙環境,包括公園、旅館等;3.保障身障者有獨立的生活空間,讓他們有發展關係與情慾的基礎;4.性別平等教育性教育與家庭教育都要包含障礙者觀點。惟工新聞轉載公庫對遊行當日的報導。


文:許詩愷(公庫記者)

台灣性義工組織手天使和數個性別團體,上星期六在台北市西區舉辦遊行,訴求「障礙者也需要性!」強調身障者的生理需求應被各界重視,他們從西門町出發行徑紅樓、二二八公園等性別友善空間,最後再分別向內政部、教育部、監察院遞交陳情書。

編按:下星期三(5月17日)是國際不再恐同日,東京Rainbow Pride亦在上星期日(5月7日)圓滿結束,但對於日本性小眾利用當地法律處理各種親密關係問題的策略,我們有幾多認識?婚姻制度下看似理所當然的特權,包括財產分配、醫療決定和死後事務處理,對身處這個制度之外的人並非理所當然。「台日同志新聞」撰稿人宋瑞文在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撰文,探討日本性小眾在沒有同性婚姻的社會裡如何善用其他法律尋求出路,以至比法定婚姻更大的自由自主。香港現行法律又容許本地同志有幾多空間作出選擇?


文:宋瑞文


圖片來源:女同志山川真弓因分手時無法請求之前跟女友合買的房產,「全部的財產只剩這樣。」(出自ホウドウキョク「LGBT LIFE」)

20張照片帶你看第二屆外傭同志遊行

【惟工新聞】第二屆的移工同志遊行主題為「驕傲地起動,起動尋找公義」,前日(11月27日)由菲律賓組織Gabriela HK、FILO(Filipino Lesbian Organization)、Filguys-Gabriela hk、ILPS HK&Macau(Internatinoal League of People Struggle)、亞洲移居人士聯盟舉辦。
 
集會地點設於中環遮打道,移工以對抗女性暴力的舞蹈“One Billion Rising”開場,隨後是一連串的表演及發言。Gabriela HK發言人Shiela表示:「同志不僅僅是那些在城市裡、懂得理論的學者,他們存在農田裡的無地農民之中,他們存在於工廠裡被欺凌的賺不夠錢的工人之中,也包括無法上學的學生、失業的父母。」「菲律賓對於同志的歧視仍然嚴重,所以為同志爭取平權是社會經濟和政治變革的整體鬥爭裡的一部份。」
 

在第二屆移工同志遊行前,他們說...

 
【惟工新聞】身處弱勢不代表就只能硬食一切,移民家務工也可以驕傲遊行。上年菲律賓同志移工籌辦了第一屆屬於他們的移工驕傲遊行(Migrant Pride March),第二屆同志移工遊行即將在今年11月27日舉行。上星期日(11月13日),本地社運團體左翼21邀請舉辦遊行的其中一個同志移工組織FILO的成員Ivan、與及在相關社群做田野考察的研究者Franco,進行了一場分享會。
 
離鄉的鬆綁 制度與文化的再綁

English Version

多個團體今日(8月23日)前往土耳其駐港領事館示威,要求土耳其政府嚴正處理近日跨性別性工作者被殺一案,並聲援該國的性小眾。二十多名示威者一度衝過防線至領事館門外,要求領事館派出代表接信不果後,遂將行動聲明貼於館徽上及高叫口號。期間,有示威者更越過保安及警察,成功將請願信塞進領事館門罅。

發言人批評土耳其政府多番打壓性小眾,以武力驅散同志及跨性別遊行活動,亦未有採取措施打擊針對性小眾的仇恨犯罪,過去8年更有超過40宗跨性別人士被殺事件。團體亦指出受害人是在接客期間被殺,反映性工作者因社會加諸的污名而被逼躲在陰暗危險之處工作,令他們更易受客人及警察的欺凌和傷害,而香港的執法部門也從未制定針對跨性別人士的工作指引,跨性別性工作者被捕或在獄中的人權屢受侵犯。是次行動有十多個團體參與及支持,包括左翼21、午夜藍、大專同志行動、自治八樓、彩虹行動、社會民主連線、香港眾志、新婦女協進會等。

性小眾被燒屍斬首 土國政府打壓性/別運動

【惟工新聞】佔領運動時,他願為參與者提供半價服務。遇到來自社會底層的客人,他問自己是否應該「收平啲」。多年來從事性工作,客人在他面前得以「做返自己」,而他也在過程中發現自我。性小眾團體常言「性工作是工作」,於小白狐而言,相比起純粹的勞動,這份工作似乎更有實踐人性的空間。

「如果可以選擇,我寧願一出世便是人妖。」在昨日(3月31日)的新書發佈會上,《I am a Shemale Escort》的作者小白狐,劈頭就是一句簡而有力的宣言。由自認為是男同志,走到發掘女性的面向,期間受盡不能出櫃之苦,他卻以慶幸來形容自己的經歷。受盡歧視的歲月,令他明白到千萬不可歧視其他人,不論是殘疾、拿綜援的人還是南亞人。寫在書本封面的宣言,是為了他自己,更是為了被社會忽視的性小眾。

小白狐:「其實男人好慘」 傳統壓力下無法做自己

由2008年金融海嘯被裁員後,小白狐開始入行當妖妓。他毫不迴避人妖污名,反而質問,什麼是變態,什麼才是常態。「做咗幾年,發現人妖世界好特別。其實好多人鍾意人妖,但世人只係將關係分為同性、異性,最多加埋雙性戀,咁你哋話,我呢啲叫咩戀呢?」

【惟工新聞】香港女同盟會(下稱女同盟)昨日(3月6日)發表調查報告,表示若其他待遇相近,86%受訪女同志會選擇同志友善的僱主。女同盟呼籲僱主避免工作環境裡出現性傾向歧視,以免流失有實力的性小眾僱員。

調查在2015年7至8月進行,成功訪問437位女同志,以研究職場上的性傾向歧視情況。職場「出櫃」依然不容易,只有13%受訪者表示有在上一份工作或現時工作公開性傾向,近六成則表示公開性傾向與否須視乎同事才決定,顯示工作上的人際關係是重要考慮因素。

女同盟指若缺乏同志友善的工作環境,性小眾將耗費大量隱藏性傾向,影響工作表現,且導致同事間關係疏離,呼籲政府檢討性傾向平權的政策,立即展開性傾向歧視條例的立法程序,保障不同性傾向人士免受歧視。

「We are here, we are queer, we are fabulous and we know it!」

上星期日(11月8日)下午,過百名移民家務工呼喊著口號,在香港大會堂至遮打道一帶遊行,呼籲停止歧視性小眾。行動由在港菲律賓移民家務工組織GABRIELA香港分部及其成員團體發起,該組織的運動部副主席Ian表示,過往三年她都有參與香港團體舉辦的同志驕傲遊行,然而,由於多數移工朋友只有在星期日才可放假,即使想支持性小眾也無法參與行動。於是,她們今年就在星期日舉辦這個屬於移工的驕傲遊行。


(遊行隊伍向其他移工社群呼籲停止歧視性小眾)

Pages